《未完的忏悔录》

第04节

作者:叶灵凤

十八、感情的变迁

由于陈艳珠的提议,我们到霞飞路底一家德国饭店里去吃饭。她说,那里中国人很少,可以不致遇见熟人。

我说:“是因为我做朋友的资格不够,怕遇见了熟人使你坍台吗?”

她将头一摇:

“恰恰相反,”她说,“是因为你太漂亮了,怕使人家看见了要嫉妒我哟!”

我当然明白她不愿使人家看见的真正的原因,我说:

“恐怕没有这样漂亮吧?只怕是不愿使朱先生碰见吧?”

因为我看见一张小报上记载她和一位姓朱的很要好。

她听了这话,突然将脸一板,将手提袋拿到手里,站起来说:

“我不吃饭了,你这样说,你也不过和旁人一样的看待我,将我当作了交际花,并不认真的当作一个朋友。你既然怕我被朱先生看见,我们还是不吃饭罢。”

我连忙向她道歉,我说,“我不过听见人家说的罢了,说到怕,只要不使你为难,我是不怕被人家看见的。”

但是她说:“我怕被人家看见。”

我忍不住问了:

“既然将我当作朋友,为什么又不愿使人家看见呢?”

她将两手一抱,靠在墙上,眼睛望了自己的脚尖说:

“韩先生,我想问你一句话。”

我说:“请教。”

“你老实说,我们今天刚认识,你看我这个人怎样?”

我接着说:

“漂亮极了,美丽极了。”

她连忙摇头说:

“这样的话我听都听厌了,我要问你,我不如自己照照镜子。我是问你正经话,你好好的说,你觉得我这个人怎样?”

她这种严肃的态度是有点出于我意外的,我只好老实地说:

“不客气地说,外面关于你的谣言很多,但是照我的眼光看起来,好像并没有他们所传说那样的——”

我想说那样的坏,但是实在说不下去了。

“那么,”她接了下去说,“既然对我的印象还不坏,便请你不要提到那样的话,让我们正经的做一个朋友罢。”

“我虽然有很多的朋友,”她又将声音放低了说,好像很有感慨,“但是没有一个人拿我当作人,只是玩弄玩弄我罢了。”

她居然说出这样的话,倒使我听了之后,立刻由惊异而同情了起来。

十九、仅仅是友谊吗?

望了她从桌上的冷盆里叉了一片牛舌,斜了头,垂着眼睛,在菜盆里细细的切着的情形,那一瞬间,那一种舒闲文雅的姿态,使我幻想到坐在我对面的并不是一个生活浪漫的交际花,而是一位端庄贤淑的纯洁少女。不是在都市的餐馆里,而是在乡村小旅舍的简朴食堂里。一种朦胧的初恋的滋味,由于自己的这种幻想,开始在我的心上渐渐的溶了开来。

我望了她,心想,如果她是一位朴实无华的女性,我的这种遭遇,将是一种怎样恬静的幸福?可是,不幸的是,在昨天的晚上,甚至就在今天的下午,同她在一处的已经是另一个男子,我的美丽的幻想立刻阴暗起来了。

我自己警告自己对于这样的女性,是不能处处认真的,尤其不能将她当作一个理想的女性的,否则便要自寻烦恼了。可是她对我的态度为什么又好像很严肃呢?难道这是她的一种手段吗?

这样反复出神想着的时候,她忽然抬起头来看见我了,看见我这样的注视着她,便不禁羞涩的一笑,问我:

“为什么这样的眼馋,你又不是第一次看见我。”

我说:“能够坐在你的对面看着你,这却是第一次。”

“那么,”她回答,“你也该留一点第二次看看,你难道不预备我们第二次再见了吗?”

我说,我怎能知道人家可允许我第二次再看见她。

她忽然高兴的笑了起来。

“你不能再问她借《大晚报》吗?”

“即使人家允许来看我,”我说,“谁能保证她不失约泥?”

一听了这话,她的笑容立刻敛起了。

“你这人的嫉妒心真太重,”她说,“你如果愿意和我做朋友,这种性于是要改掉的。”

“当然,”她接着又说,“我并不是有意失约的,我已经向你抱歉过了。”

我连忙向她道歉,我说下次决不再提了。

她这才笑了起来,举起桌上的酒杯,伸过来向我说:

“祝我们的友谊万岁!”

是那样一种艳丽的笑容,我忍不住说了:

“仅仅是友谊吗?”

“像我这样的人,还敢希望旁的什么?”她回答,眼睛望住了我。

望着她的一对大而黑的眼睛,一阵原始的宗教的信仰忽然从我心上闪过,我低低的说:

“纯洁的爱!”

她不开口,却将酒杯和我的酒杯碰了一下。

二十、我要哭了

也许是多喝了一点酒的原故,她好像渐渐的兴奋起来。脸上染了酒晕,滋润的红色从胭脂下面透了上来,一直染到眼皮上,驱散了原有的疲乏,于娇媚之中更加焕发了起来。映着烛光,她的脸正像诗人所歌咏的一朵芙蓉。

仗着酒意,我便定定的望着她不动。

“不要望我,”她有欢不能自持的笑着,“有烟吗?”

我抽了一根三五牌递给她,她不用手接,却将嘴隔了座位伸过来。

“我真情愿变成一支香烟哟!”将香烟放在她的嘴chún上,望着这聚拢来的两瓣殷红的小花瓣,是有一种遏止不住的慾望在刺激着我,我忍不住这样说了。

划着火柴的手也有一点颤动了。

听了我的话,她并不去点火,只是将香烟含在嘴上,望着我的脸,望着火柴的火。

火柴渐渐的要烧完了,她仍望着不动。

“要烧着你的手了。”她说。

“烧着我的心我也不怕。”我说,“我的心早已在燃烧着了。”

她从我的手里将火柴接了过去,吹熄了放在灰盘里,嘴里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好好的要叹气呢?”我问。

“你们男子的话总是说得这样的好听,开始总是连心都肯挖出来,后来连心的影子都不见了。”

我不由的笑了起来。我问:

“难道像陈小姐这样的人,还会受人骗吗?”

“受人骗?我现在——”她突然将头一摇,不说下去了。

“现在怎样?”我好奇的追问。

“现在怎样?现在我什么都麻木了。你不要问我,再问,我要哭了。”

说着,眼睛里已经涌上了眼泪。她连忙伏到桌上,用手巾掩住自己的眼睛。

我懊悔了,觉得自己不该为了好奇和潜意识的对于她过去的嫉妒,这样的追问她,挑动了她酒后脆弱的感情。我站起来叫侍者拿了一瓶柠檬水,走过去握住她的手。我说:

“对不起你,我们还是停一刻换一个地方去坐坐罢。不要难过,谁都是不幸的。”

她擦了擦眼睛,抬起脸来望了我说:

“谢谢你的好意。你觉得我这个人奇怪吗?我整天的玩,整夜的闹,人家总以为我很开心,实际上没有一个人知道我的寂寞,没有一个人了解我,好的时候谁都是我的朋友,坏起来谁都要陷害我。谁真心拿我当作人呢?大家都拿我玩玩。我做皇后,大家都抢着送花篮;但是如果我明天死了,很可怜的死了,谁都不会来送我一只花圈吧?”

我说:“我决不忘记送你一只大大的花圈。”望着泪珠晶莹的眼,我将她的手紧紧的握住了。

二十一、理想中的妻子

我不能细细记载她这天晚上向我所说的一切。总之,她这天晚上所给与我的印象,不仅改变了我向来对于像她这种女性的成见,而且对于她的失约的不好印象也消灭了,只觉得她确是具有一个善良的灵魂,只因陷在恶劣的环境中,自己无法挣扎罢了。

我的幻想到底不曾欺骗了我,我自己这样得意的想着。

这天晚上,从德国饭店出来,已经十点多钟。我以为纵然她心里不快,跳舞场总不会不去的,哪知她竟不肯去,只是换到另一家小咖啡店里坐着。

我问她今天晚上为什么不去跳舞场了,她说:

“你还以为我每晚喜欢跳舞吗?实际上我心里是恨极这种生活了。我知道,我的名誉也靠我的这种生活和朋友换来的,然而我的一生便也要葬送在这里面了。我时常想,如果有机会使我离开这一批朋友,我是情愿安静的坐在家里找一点正当消遣的。以前我在学校里很喜欢看小说,现在简直书也不摸了。我也知道自己不好,没有坚定的主张,想改变生活,但是三朋四友一拖,便又得过且过了。我时常想,如果有一位好朋友能劝劝我,我或者能渐渐的好起来的;但是,谁拿我当作人呢!……”

她说到这里,抬起头来向我望了一眼:

“我知道你或者要笑我,说我这样的人也要忏悔了。实际上,都不是我自己的不好,都是没有朋友的原故。”

我说:“我可以做你一个朋友。”

她摇摇头说:

“也许你此刻对我的印象略为不同一点,但是你在过去,你认识我的动机,也不过想玩弄我罢了。”

这句话倒说得使我感到相当的惭愧,我诚恳地向她说,我极愿和她做一个朋友,尽力的帮忙,使她的生活渐渐的好起来。我说:

“像你这样聪明的女性,什么事都可以做的。”

她问我,她想做电影,上银幕去,问我可赞成。我想,电影总比此刻中国的歌舞更接近艺术一点。

我回答她说:“只要自己能约束自己的生活,把定自己,研究艺术的机会是多的。”

实际上,我心里在想,在自私而夸大的想着:为什么一定要做事呢?和我在一起,我情愿供给一切,什么事都可不必干了。

这是实在的,如果我的话能真正的代表她的内心,我是情愿这样做的。像她这样美丽的人,只要感情纯净起来,不仅是一位理想的爱人,而且是一位理想的妻子。

二十二、她的时间

这天晚上,十二点钟的时候,我送她回去。她住在卡德路的一家公寓里。到了门口,她就和我握手说:

“谢谢你送我,我们明天见罢。”

我见她好像不愿我到她房间里去的样子,我忍不住问了:

“为什么不请我去坐坐呢?”

她说:“你又来了。你以为我不请你进去,我家里一定藏着一个要好的朋友。实际上,告诉了你也会不相信,到我这里来的男朋友,一个人来的很少,要来就是三四个一群。我要是做出将男朋友藏到家里的地步,我也不会这样的自由了。”

我微笑着。

她看见我好像不十分相信,便说:

“你这个人的性子真没有办法,你如果不相信,你尽管请进来搜查。不过,我的房间没有你的那么漂亮罢了。”

她说着,从钱袋里拿钥匙开着后门。

“你轻一些,因为这里我住的是外国人家里,半夜里吵醒了旁人很不好。”

她住在二楼临着马路的一间小房里,我蹑着脚尖跟她走了上去。房间的陈设并不十分精致,一张床、一只梳妆台、一座衣橱、一张小圆台,都和沙发一样的相当的旧了。床上罩着一床湖色绒毯,墙上挂着一些电影明星的照片和几张自己的照片,梳妆台上散着粉盒chún膏和香水瓶。

拥着这样有名的陈艳珠的房间是这样的单纯,我真有点不敢相信。

她在拨着火炉的煤炭,我细细的留心着墙上的照片和梳妆台上的照片。我想发现一张男性的照片,但是我失望了。

我指着墙上穿了羊毛衫倚在一部汽车上的照片对她说:

“你这张照片不仅漂亮,而且现代极了,几时也送我一张做纪念啦?”

“刚刚认识,你就要照片做纪念,难道以后不想见面了吗?”

这回答,不仅使我满足,而且更鼓励着我了,我便不再开口。

“你该相信了吧?”她说:“我的生活并不像人家所说那样的浪漫、那样的神秘。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谁会相信陈艳珠每晚是一个人睡在床上的呢?”

我说:“我相信,而且我愿意每晚能亲眼看见你一人睡在床上。”

大约是过分误会了我这句话里面的含蓄罢,她很狡猾的笑了起来,推着我说:

“你走罢!你既然搜查过了,你该放心的回去了。”

我握住了她放在我肩膀上的手。

“我已经有资格搜查你了吗?”我问。

“不要废话,走罢。”她将我轻轻的推着。

二十三、幻想中的前途

从她家里出来,我也不想再到旁的地方去,便沿着静安寺路,没有乘车,走了回来。

想着临行时间她什么时候再见,她说“明天我会打电话给你”的那一种会心的表情,心上的温暖,完全驱散了夜半马路上的寒风。

马路上冷清清的没有人走,柏油路上射着街灯,几乎泛着水一样透明的光亮。我翻起了大衣领,一面走着,一面心想今晚这几小时的匆忙而又悠长的遭遇,觉着好像从电影院里走出来一样。

自己感觉的变化连自己也不能相信,昨天还决定她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女子,今天便又将自己的结论推翻了。昨天在地狱里,今天已经上了天堂。

是的,上了天堂,不仅是一个人,而且还挟了一个美丽的聪明的伴儿。我幻想着,一旦同了她在跳舞场里出现的时候,对于我的朋友们,对于她的男朋友们,将是一件怎样惊异的事,那时,她拒绝了所有的男朋友,而整个的为我占据着。听着四周窃窃的私语和询问,我真是天堂乐园里的人了。

回来,在灯下坐了一刻,她的笑容和声音充满了这房间。我知道不能入睡,便乘这机会给父亲写封信。我信上说,几个朋友想办一种画报,拉我做股东,他答应给我筹划的那一笔款子可早点汇来。

我为了要压倒陈艳珠过去的其他的男朋友,在经济方面我不能不有一点准备;况且,女性的虚荣心是不能免的。我要向她表示,我不仅愿意使她的生活向上,而且有能力使她的生活更加舒服。

惟一的条件,只要她没有第二个男朋友,过去的当然不必提了。这一点,下次看见她的时候,我要向她暗示,而且要取得一种保证。对于女性的言语,是不能过分信任的,必需取得一种具体的信证,有时更不妨加以监视。尤其像陈艳珠,也许她自己并不想如此,但是朋友从中勾引,她便又不能自主了。

是的,这是意料之中的事了。她的所有的男朋友们,今后都是我的敌人,他们决不甘心陈艳珠听从我的话的:他们不仅要挑泼,恐怕更要破坏我们的。

这一点必须要防御,如果有必要,我决定劝她同我一起到香港去。父亲起先也许要反对,但是我如果向他解释,将陈艳珠介绍给他看,再隐瞒一点过去的历史,父亲也未必会怎样坚持的。

总之,一切都要看她的行动和所说的是否一致。她如果对我有一分的诚意,一定是不忍背我的。

幻想中的前途、幸福已经在鼓着翅儿等待着我了。

二十四、一个梦

“为什么穿这样漂亮的衣服?”

“我要旅行去。”

“到哪里去?”

“杭州。”

“几个人去?”

“一个人。你去吗?”

“我也去。”

“你敢去吗?”

“我敢去。”她那么坚决的答应了。

好像是春天,天是蓝的,街道是光亮的,什么地方都充满了阳光,什么地方都充满了笑声。花开在她的脸上,燕子翅膀生在我的心上。我们瞒过了一切人的眼睛,一切嫉妒的眼睛,在火车上飞着,自己在铁道上飞着,田野跳着,电杆木让开了一条大路,杨柳从窗外伸进手来。

“不吃什么吗?”

“我吃饱了幸福了。”又是那么敲碎了水晶一样清脆的笑声。

到了旅馆里,鹅黄色的灯光照着房里的一切,什么都是朦胧而柔和的。一切都有两个影子,一张床,却有两张床的影子。从窗外望出去,湖上是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船,每个人都在快乐的唱着歌。

满天的星星,大而亮的星星,在蓝色的天上闪着,向我们眨着眼睛。

“先生,每个客人都要在簿上登记的,太太也要写的。”

“你写罢。”

“我不写,你写。”

“写什么呢?”

“我们不是夫妻,我们是爱人!”

“悄悄的,人家听见了哟!”她说着,便将头倚到了我的怀中,她的呼吸和我的呼吸混而为一了。没有风,什么地方吹来的花香呢?

太阳柔和的照着,世界要溶化了。

两个人携着手,拥抱着。我们在湖里游泳,在天上飞着,看的人都充满了羡慕,充满了惊异。

突然,“怎么有这样大胆的鸟儿!”有人这样高声的喊了,接着大家都噪逐了起来。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真的变成两只迷途的鸟儿了。四面是惊慌,混乱,挣脱不掉的罗网,渐渐逼近来的呼号。

没有太阳了,四面是黑暗,无边的黑暗。

在黑暗中,只剩了我一个人,我感到疲乏,无力了,开始向着下面无底的黑暗的深渊中,迅速的堕着,堕着。

一阵挣扎,身体一跳,醒了过来。四面是黑暗,我伸手扭开了床前的台灯,小钟是六点多钟。

一身的冷汗。心跳着,我做了一个可怕的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未完的忏悔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