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的忏悔录》

第06节

作者:叶灵凤

三十二、会心的微笑

想到陈艳珠的说谎,心里虽然仍旧不高兴,但是想到她隐瞒的动机,不过是怕我生气,并不是存心骗我,而且还记着打个电话来,足见她即使同旁人在跳舞场里的时候,也不曾将我忘记。想到这点,我的气渐渐的平了。但是为预防下次再有这样的事起见,我郑重的对她说:

“这一次的事不用说了。你既然知道我的脾气,下一次可千万不可瞒我,虽然我们相识并不久,说不上谁干涉谁的行动的话,但是你该信任我,我实在是很真诚的对待你,希望你的生活能够好起来。如果我是玩弄你,我又何必管你和旁人的事呢?”

她听了这话,她像很感动,对我说:

“我并不是瞒你。实际上,我是怕事情弄不成,你听见了要笑我!又怕你生气,所以才不想告诉你。否则,如果我真想做什么欺骗你的举动,我也不致这样的容易露马脚了。”

我笑着说:“你还有更好的欺骗人的手段吗?希望你不要用在我的身上。”

她用力的将我捏了一把:

“像你这样脾气的人,我哪里还有胆量敢再欺骗你。你告诉我,刚才我回来的时候,你躲在哪里?你倒有资格做侦探啦!”

我说,我站在街对面,什么都看见了,还看见她和人家拉拉手说明天再见哩!

“冤枉!冤枉!”她的头靠住了我的肩膀,两手用力的将我摇了起来,“你说假话,我连晚饭都没有吃就跑回来了,哪里有心思和人家拉手说再会呢?真担心你会比我先来了。”

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看表,已经九点多钟了,我说:

“你既然没有吃饭,这句话大约不是假的,我请你出去吃晚饭罢。”

“不要的。”她说着,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让你这样一闹,我哪里再有心思吃晚饭。肚子饿了,我自己可以烧麦片吃的。”

说着,她走过去打开梳妆台下面的橱门拿出了一罐桂格麦片,一只小小的火酒炉,开始点起火来,她回过头来问我:

“你要吃吗?我烧东西的本领很不错。”

我说:“我已经气饱了,不必再吃什么。你既然会烧饭,我将来可以不用娘姨了。”

“呸!”她回过头去,将麦片倒在一只碗里调了起来。

她今天晚上穿了一件墨绿的镶着白边的旗袍,叉开得很高,显然是回来以后不曾来得及换衣服,我就进来了。从后影望过去,在灯光下,长长的身材是真可以当得起亭亭玉立的称赞的。

窗上有着窸窸的响声,我走过去揭开窗帘一望,在昏蒙的街灯反映下,外面已经密密的下着雪了。

我说:“不好,下雪了,怎样可以回去呢?”

“急些什么?又没有谁催你走!”

“你不催我走吗?”我问。

“我不催你走。”这样回答,虽然背着脸,但是我能看得出她说话时的会心的微笑。

三十三、第十三个

因为陈艳珠催着我起来,说是时候迟了有朋友来撞见不好看,上午十点多钟就从她家里回来了。

昨夜的雪下得很大,马路上印着深深的车辙,天空还是灰沉沉的。路上的人并不多,雪后的空气似乎格外的澄澈。坐在人力车上,翻起了大衣领,吹着扑面的朔风,疲惫的精神突然爽利了起来,一夜温柔的遭遇又像梦一样的成为过去的了。

想起昨晚去等她,带了买来的那只手表一同去,我本预备在她面前大吵一阵,将手表当面摔破了,侮辱她一场,以报复她的说谎,哪知结果适得其反,化干戈为玉帛,竟住在她家里不曾回来。人的感情真是不易捉摸的。自己想到自己心里前后的矛盾,真觉得好笑。

是那样一个美丽的身体,那样美丽的一个灵魂,我忘不掉她的。我丢不掉她的。她以后即使真的骗我,我也宁可受她的骗了。

哪里再有第二个像她这样的她呢?

回到寓所,接到父亲的回信,说是款子不久可以由汇丰汇来。南中国的商业不振,香港的市面更萧条,叫我要审慎一点,自己不要过于浪费,朋友的出版事业可靠否,最好要考虑一下再投资。又说舅父又提起,澳门卢逸斋的三女儿,要介绍给我。

父亲,即使将天下所有的女性介绍到我的面前,我也不愿费神选择的了,我早选定了我的伴侣了。

父亲如果知道我近来的生活,知道她过去的为人,不会反对的吗?不会的吧。风尘中也有知己的,浪子也可以回头的,何况是本性纯洁的她呢?

等父亲的钱汇到了,我想搬家,搬到一个更适宜一点的公寓去;更想鼓励她搬家,如果她搬了新址,旧日的朋友都不知道她的住处,这样对于我们的前途便利多了。

搬家的时候,我要给她买一套新的家具。凡是足以满足她虚荣心的地方,我都一一设法使她满足。我知道,对于像陈艳珠这样的女性,如果以一点真情做基础,再加上表面的虚荣,我知道再不怕她心变了。

看见一张小报,说陈艳珠的新恋人,说起了我。说她过去有十二个爱人,现在又找到了第十三个,姓韩,是广东人;似是而非的叙了一阵我的家世,说日来正出入舞场,形同鹣鹣哩!

看了觉得好笑。我并不是需要一位圣处女,我需要的乃是一个聪明美丽,能了解爱的技术的女性。即使她过去有一百二十个爱人,也不能动摇我目前对于她的倾爱。我要的是她的人、她的心,她的以后,我不过问她的过去。

谁是那十二个人呢?也许是造谣,但多少总有几分确实的,有便我要打听一下。

三十四、写字间

翻阅自己这一向所写的日记,一本新的日记簿,所记的全是关于陈艳珠的事。读了一遍,觉得有些地方真像写小说一样,一举一动都记了下来。是的,我要不厌详细的记录,记着我和她有关的一切。无疑的,她将是我一生中最紧要、最光彩的成份了。我的过去的一切生活,在她的照耀之下,都成了黯淡的阴影。

少年时候的热情,少年时候的幸福!可惜我不是小说家,否则这真是绝好的体验哩!

几个朋友来了,不知从哪里知道了我和陈艳珠的事,都吵着要我介绍。说以前还以为我们不过是朋友,现在才知道是爱人,说我不应该瞒了他们;罚我请客,逼着我打电话找她来,约她一同来玩。

嘴里虽然推托着说是谣言,但心里却高兴极了。被逼不过,只得打电话给她。

接电话的是她公寓里的侍者,他说陈小姐出去了,问我姓什么。我说姓韩,我问他可知道陈小姐上哪儿去了,他说知道的,出去时说是上写字间去。

我料想所谓写字间,不外是到她所说的保险公司去。我便嘱咐侍者,如果她回来了,请她不要出去,我停一刻再打电话来。

几个朋友仍旧不肯走,说是非要等她回来不可,只好大家到北四川路一家跳舞学校里去茶舞,五点钟我打电话去,说没有回来。七点钟茶舞散了,而再打电话,说仍旧没有回来。

我自己心里很不高兴,朋友们都说是艳福太浅,所以今天无缘见她。我约好准定明后天请客,将她介绍给大家。

其实,张和徐等,都是素来就认识她的。

从跳舞学校出来,大家一同到南京路的新雅吃晚饭。谈了一刻,一个姓魏的朋友从洗手间回来,和小徐低低说了两句话,小徐脸上显出很古怪的表情,摇摇头,好像表示不相信。我问他什么事,他笑着说没有什么;我说一定有什么事,一定是看见了谁。我说,他们如果不说,我自己会去看。姓魏的只得说,刚才看见有三个人上楼去,其中一位女的很像陈小姐,但是不敢确定,因为只看见后影。

我不开口,但是止不住怀疑了。我站起身来到楼上去,开始向一间一间房里张望起来。在东面临街的一间房里,我还没有走过去,就听见一阵清脆的笑声,无疑是她了。我张望了一下,一共三个人,她坐在上首,穿了一件灰色的衣服,左右两个男子,其中一个我认得是秃头。

我并不生气,看了一下房间的号数,我下来拿了一张名片,喊过一个茶房,对他说:

“你对楼上二十四号里的陈小姐说,请她吃好了饭下来坐坐。”

小徐抢着问:“是她吗?不是的吧?”

“是的,我已经请她来了。”我笑着,若无其事的回答。

三十五、不愿做傻子

是的,我要保持冷静,决不丢了我绅士的漂亮态度。我要冷眼看她怎样对付我。

尤其在这样情形之下,在许多朋友面前,即使有更大的使我受不了的事情,我也只有咽下去,不能当场发作。

一刻功夫,她果然来了,仍旧是那样的笑着,向我招呼,向她认识的几个人招呼。

她好像并不曾做过什么亏心的事情一样,很自然的在让出的一个座位上坐下,她笑着说,像是对大家说,又像是对我说:

“真巧极了,想不到你们也在此地,我本来预算早就回去的,只因为接洽南京方面一个公共机关的全体保险事情,才与公司里的人陪了那位代表到这里吃晚饭。真是麻烦极了,样样职业都不容易做哩!”

我冷冷的对她说,已经打过几次电话找她,问她可知道。

“知道的。我打电话回去问可有谁来过,侍者说你来过几次电话。我随即打电话到你公寓里,他们说你和朋友出去了。我想你既然出去了,总不外上跳舞场和咖啡店去,当然一时无从找起了。”

“冤枉的哟!”阿张接着说,“我们今天来找韩先生,专为的来拜望陈小姐,哪知缘份浅,偏偏寻了一个晚上都不曾寻到。”

“对不起,对不起,今天恰巧有一点事缠住了身;改一天我一定奉陪,由我请客。好在今天有韩先生在一起,我先请韩先生做了代表罢,我还要到楼上去敷衍一下。”

我什么都隐忍着,只是说:

“我哪里有资格做代表,我先要谢谢你此刻给与我们的敷衍才对哩!”

“哪里的话,”她站了起来,“楼上是饭碗问题,是生意经,所以不能不敷衍。此地都是老朋友自家人,当然我不客气了——对不起你们,我去一刻再来。”说着,推开了椅子。

“好一个自家人!”大家都哄笑了起来。

我隐忍着,也站起来送她出去,什么都不说,送到楼梯口,她回过脸来低低的问我:

“你不生气吗?我以后慢慢的和你谈。”

我说,我什么都不生气。

是的,我为什么生气呢?我有什么生气的必要呢?我不愿再浪费我的情感了。

回来匆匆的吃了饭,我催大家赶快的走,跳舞去。

“不等陈小姐吗?她不是说要来的吗?”

“我已经和她约好在跳舞场里等我们了。”我说,这样骗着他们。

这一晚,我们换了三个舞场,我喝了许多酒,带了两个舞女出来,大家一夜都没有回去,我醉了。

为什么不醉呢?为什么不享乐呢?世界是空虚的,人生是短促的,我不愿再做傻子了。

三十六、日记中断了

回到公寓已经八点多钟,门上塞着一张条子,是她写的。她问我昨晚为什么先走了。她说,叫我见了这张字条,立刻就打电话给她,她无论什么时候都在家里等我,有话对我说。

下面写着晚间九时。大约她昨晚在新雅找不到我,便到这里来的。我一笑,将纸条撕了。毫无灵魂的女性,迟了!迟了!任是你有什么话对我说,我也不愿再受第二次的骗了。

王要脱衣服睡觉的时候,仆欧跑来说陈小姐有电话来。

“对她说我还没有回来!”

“昨晚和今早已经来过好多次电话了,我刚才对她说先生回来了。”

“对她说我已经睡了。”我用力的将一双皮鞋向地下一掼。

仆欧一吓,知道我在发脾气,便连忙走了。过了一刻,又跑了回来。“无论如何,请韩先生去听电话,陈小姐说有要紧的事。”

我睁大了眼睛向他瞪了一眼,拖着拖鞋咬紧牙齿走进了电话室。

怒气冲冲的,我拿起了听筒:

“陈艳珠小姐,请问你,有什么话对我说?”

“你昨晚没有回来吗?”

“还有什么话吗?”

“你真是生气吗?”

“如果没有什么话,我要挂断了。”我说。

“你真的生气吗?”她说,“你真的不容我解说吗?”

我说我觉得彼此已经没有解说的必要。

“真的这样坚决吗?”

“再会罢!”

“那么,也好,我不敢多说,我只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我问,冷笑着,“是要我付给你这几天的代价吗?也好的,请你开发票来收!”

“这倒不必的,我只要求你不要忘记你自己说过的话,我死了以后送一只花圈!”

“请不必这样恐吓我!”

没有回答,她已经将电话挂断了。

韩斐君的日记到这里就中断了,以后不曾再继续下去,后面的空页上,都是些通信处,电话号码,以及计算银钱出入的数目。

读了这日记,我才知道韩斐君和陈艳珠认识的经过原来是这样。两人的个性太不同了,一个太认真,一个放任已惯,当然不免冲突,认识的开始已经如此,后来可想而知。虽然陈艳珠也有些地方真的骗着韩斐君,但是从韩斐君自己的日记上,可以看出那时自己也始终在动摇着,并不曾把握住陈艳珠,有时更是自己在自寻烦恼。

陈艳珠的自杀当然不曾实现,韩斐君的日记不曾继续下去,也许他那时丢了电话,自己便改了心意去看她;也许她真的自杀过,后来才遇救。这一切,我想,只有明天见了韩斐君的面,从他口中才能知道了。

三十七、他的话

第二天,买了几份画报,一磅什锦巧克力糖,乘着下午的空闲,我便到白克路宝隆医院去看他。

他正坐了起来,靠在枕头上看报。房里晒满了沙黄色的太阳,一看见我推门进来,便丢下了报纸,笑着说:

“真对不起你,又累你跑来了。不荒废你的工作吗?你看,我今天精神好了许多,我原是没有什么病的。”

韩斐君的精神确是好了许多,畅快的笑容完全扫除了笼罩在他脸上的忧郁。但是想到这眼前瘦弱的人,就是昨晚所看的日记的作者,三年以前每夜出入酒楼舞场的少年公子,我觉得他终是完全变了另一个人了。

“昨夜睡得好吗?我带来几本画报来给你消遣。”

“睡得好的,你看,我不是已经不发热了吗?如果明天的情形继续这样,医生便可以允许我出院了。”

我将带来的画报递给他。他接着翻阅了几页,抬起头来对我说:

“你还记得吗?那年朱先生和我们所要办的画报,始终没有实现,不然到现在也可以有很久的历史了。”

我说,幸亏那时不曾出版,否则市场这么不景气,要继续维持倒也是很难的。

“你昨天晚上看了我的日记罢?”他忽然的问我。

“大略的翻过一遍了。”

“文字是幼稚极了。我那时真想将一举一动都记下来,所以写得那样琐碎。”

我说,倒是这样才是至情的文字。像我们文章写得太多了,就是写起日记来,也写得好像是预备去发表一样。

“记那日记时,我们还没有认识哩。”他说。

我问他,怎么记到那天便不曾再记下去了,否则记到那次请客的事,便可以记到我和他认识了。

“也不见得的。”他摇摇头说,“你已经看过,该可以看出所记的都是关于她的事。那时我真抱有相当的野心,觉得是我生活的一个转机,便决意从认识的第一天起就写日记,一直到我理想中所要的境地为止,做一个毕生的纪念。可笑那时不分昼夜的在外面玩,回来总是精疲力尽,但是我仍竭力不使它中断的抽了时间去写;有的半夜里写,有的天亮时写的,所以连日期也分不清了。”

“怎么后来不曾记下去了呢?”

“因为那一次她闹自杀,几天不得安宁,一搁下来,我后来忽然不高兴记了。”

“她真的自杀的吗?”

“当然自杀的。这就是像她这种女性使人难解的地方。以后的事你也许不知道了,我说给你听。”

这下面便是他所说的话。

三十八、想不到的事

那一天,听完了电话回到自己的房里,一夜不曾睡觉,疲倦得要命。想到陈艳珠刚才在电话里说要自杀的话,我觉得好笑。我想,如果像她那样的女性真有自杀的勇气,她倒可以不致说谎了,何必再过着这种言行不符的虚伪的生活呢?

我正要脱衣睡觉的时候,忽然又想起,万一她真的自杀了,我良心上倒是欠她的,因为她并不曾做了怎样了不起的错事,而我根本就不该过份干涉她私人的行动。固然说起来是她说谎,但是我凭什么资格惩罚她呢?像我这样关系的人恐怕不只我一个,而我却这样自寻烦恼的认真,未免太傻气了。万一她一时气短,受了刺激,真的自杀了,写一封遗书说是为爱我的原故而自杀,那我从何处去卸脱这个罪名呢?

所以我想了一想,觉得还是小心一点去看她一下。如果真的在自杀,还来得及阻止;如果并不自杀,我正可当面再嘲笑她一顿。即使要绝交,也要漂亮一点,牵涉到旁的问题是不值得的。

想好了主意,那天早上虽然疲倦极了,我仍立时雇了一部车子赶去。我心想,总共不过认识了几天,何必闹出笑话,给报纸当社会新闻的资料呢?

赶到她那里,侍者说她刚才出去了。我听了不觉好笑起来,我还提防她自杀,她却若无其事的出去了,难道是跳黄浦江去吗?

我问侍者:“陈小姐到哪里去了?”

“她说出去买东西的,立刻就回来,韩先生请等一会罢。”

我就在公共的会客厅里坐了下来。我自己打算,等她回来了,如果她问我为什么来的,我说我来拜望她,预备送花圈来的。

我已经了解了她的性格了,那时在打定主意。即使她不玩弄我,如果我想继续和她往来下去,也不能像过去那样认真,有些地方只好放过一点的。

谁能从一个歌舞皇后,一个交际花的手上要求纯洁的爱呢?我真自己太梦想了。

只有将观念改变一下,我才可以从她身上得到一点兴趣,否则完全是自讨苦吃,而且还要被朋友笑。

就像那时,如果接电话时我和她随便敷衍几句,我现在已经可以舒服的睡在床上,不致再撑了疲倦的身体坐在这里了。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这样想着,我听见门铃响,知道大概是她回来了,便不待侍者从后面来开门,便自己去把前门开了。

门外果然是她,还穿了那件灰色的衣服。头发蓬乱着,面色苍白,显然也是一夜不曾睡觉过。

一看见我,她不觉倒退几步。她做梦也不会想到我在她家里,而且会来给她开门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未完的忏悔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