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新年画和旧年画

作者:叶灵凤

书店和街头的画摊上都挂出了大批年画,这显示一年过得容易,转眼就是农历的春节了。这些年画,都是新出品,采取了旧形式新内容的方式,看了觉得样样都满意,只有一样:就是全是用胶版石版彩印,没有用木板雕版套印的,看了总觉得有一点不过瘾。

明知现在的年画,是大量生产的,自然只能用石印或胶印,不便再用旧法,再用木版来套印。但是由于从小所看到的年画全是木版套印的,有一种先人之见,反而觉得现在这些画得好又印得好的年画,怎样也是“新年画”,不免令人要想起从前那些印得粗糙,画得稚拙,可是充满了土俗趣味的旧年画。

我国的那些旧年画,有两大来源。北方一带通行的是天津杨柳青的出品,江南和上江一带则是苏州桃花坞的出品。我小时是在江南长大的,因此所惯见的年画,全是苏州桃花坞的。在那时候,偶而也有从上海来的用“西洋五彩石印法”印成的年画,价钱比较贵,是时髦货,大家都认为精细可喜。没有想到我们到了现在,反而要怀念那些用木版印的旧年画了。

孩子时的京戏知识、历史知识,大部分都是从这些年画上得来的。《三国志》、《杨家将》里的人物,全是从这些年画上在我们的脑中完成了定型,因此不能不承认当年的那些年画,也多少具有教育作用。还有许多民俗知识(也许有些人会说是迷信知识),如老鼠嫁女、五毒图之类,也都是从年画上得来的。因此这些旧年画给我留下了极深刻和印象。

除了桃花坞的出品之外,当时在我们家乡,还有一些本地的出品,因为当地的刻版事业也是很发达的。本地的出品,很少是故事画,多是门神、花纸,以及那一种画得圆圆的“一团和气”,这是一个梳着双髻的胖娃娃,贴在单扇的门上或是橱上,给我的印象最深。可惜我多年要找一张这样原刻的“一团和气”,至今还未曾如愿。

我觉得这幅年画,简直可以送给世界和平保卫委员会作招贴,它的艺术性和宣传性,都不下于毕加索的那只和平鸽。

当然,这是我自己的感受。现在的年轻人,生活在新的环境中,对于那些旧的用木版套印的旧年画根本没有深厚的感情,反而会觉得新年画的气氛同他们的生活十分调和,这又是我们一时所不易接受的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