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鸦片战争与江南文物的劫难

作者:叶灵凤

在鸦片战争后期,英帝侵略者以南京为目标,用大量军舰和运载陆军的运输船溯江上驶,沿途焚烧掳掠,一直打到了镇江。由于镇江军民抵抗最烈,使得侵略者吃了大亏,因此在镇江停留很久,焚烧破坏也最甚。等到他们的侵略范围沿江扩展到南京江面,昏庸无能的满清政府已经实行妥协投降。这一场丑恶不名誉的侵略战争,就在南京的城下之盟的耻辱中结束了。南京城在鸦片战争中总算不曾实际遭受侵略者的蹂躏。然而,饶是如此,敌人血污的手仍不曾放过南京,仍在许多地方留下了破坏的罪行。

南京是我的家乡,镇江是我少时游读之地,对于这两个地方的文物古迹,我一向最为关心,也最为熟悉。近来在灯下读当时侵略者在事后所写的作战和见闻的回忆,其中不少地方留下了破坏当地文物古迹的供状,如镇江的焦山、金山、北固山;南京的明孝陵和琉璃塔,都不曾幸免,使我们明白后来所见到的这些名胜古迹的被毁坏情形,原来也是与这场侵略战争有关的。

琉璃塔即南京大报恩寺塔,是明永乐所建,金塔里外都以五色琉璃砖瓦砌成,光耀夺目,鬼斧神工,当时有天下第一塔之称。明朝对外贸易很盛,外国客商听到琉璃塔的盛名,乘船到中国来贸易时,专程到南京去观光这座名塔的人很多,口碑所及,许多外国人都知道中国有这样一件“宝物”。琉璃塔后来在太平天国防守天京的战役中,被曾国藩炮轰毁坏了,但在满清道光中叶,仍是相当完整的,因此英国侵略者的军队到达南京上岸后,大家自然不放过参观这座闻名已久的宝塔,同时更不顾一切的剥取塔面的琉璃砖和塔内的金佛作纪念品,以致这座有名的艺术建筑物受到了很大的人为损害。

一八四四年出版的贝尔拉德的《纳米昔斯号航行作战记》,其中就有关于当时侵略者在南京践踏这些名胜古迹的情形。“纳米昔斯”号是英国当时的一艘新式的铁甲汽轮,亦译作“复仇神”号,曾在澳门香港停泊,后来运兵沿海进入长江参加作战,直抵南京,因此所记载的都是第一手的资料。

作者贝尔拉德在第三十六章里记载他们抵达南京江面后,等待签订《南京条约》时,大家上岸“游览”南京的名胜古迹情形道:

在南京城外,两处最值得注意的有趣目标,当然,乃是有名的琉璃塔和中国古代王朝的帝王坟墓。对于前者,要想将它的特殊构造和特点加以描摹,给与读者心中一个正确的观念,实在很不容易……

……由于它的完整和漂亮,以及建筑材料的质地,它高高的杰出在中国所有其他同类建筑物之上。最特出的是它用来砌面的砖,全是各种不同颜色的瓷砖,敷上了光亮的釉质,以及装饰内部的大量金质偶像。

这建筑物是八角形的,大约有二百尺高,分为九层。最下一层的圆径是一百二十尺,因此八角的每一面是十五尺。但是这圆径每上一层就缩小若干;不过每一层的高度都是一样的。塔身是建筑在一座坚实的砖石基础上,高出地面大约有十尺。从地面进入塔门,要跨上十二级的石级。塔的表面砌上了有釉的不同颜色的瓷片,主要的是绿色、红色、黄色和白色。但是整座宝塔并非金是用瓷质建成的。每一层有突出的屋檐,其上铺有绿色琉璃瓦,八角的每一角都挂有小铃。

这座建筑物的效果,从相当的远处望来,由于它的外表特点和新奇,可说值得人惊叹。你如果要上到塔顶,要跨过至少一百九十级的楼梯,经过塔内的每一层,不过有些地方显然已经缺乏修理。塔内的每一层,第一眼看来令人惊异,其实是过于繁琐,缺乏流丽,因为在每一面的墙上,在窗门之间,墙上有小龛,其中放置了无数金色小偶像。

从塔顶所见到的景象,是值得攀登的麻烦,以及抵消对塔的内部装饰情形所感到的些少不满意的。这一份产业的范围伸延到三十英里的面积,大部分是曾经用业已坍毁的短墙围绕起来的。乡野被山岗和溪谷以及房屋和耕种的田地交错间隔,看起来很美丽。不过,有些地方看起来却很荒凉。但是,这到底是一幅能令人感到很大兴趣的景色,不仅由于所见的田野,更由于置身所在的地点以及这座塔的本身。据说这座塔的建筑,曾经花费了一笔巨款(约七八十万镑),而且继续了十九年才完工。

以上就是《纳米昔斯号的航行作战记》的作者在当时所见到的南京琉璃塔的现状。由于遗留下来的有关琉璃塔实际情况的资料不多,这一段描写虽然仍有他的误解和偏见,但仍值得拿来同明代一些有关琉璃塔的记载作一个比较。近人张惠衣所辑录的《金陵大报恩寺塔志》,搜集的资料虽多,但都偏重诗文传说,不曾收入后人所见的这样塔的实际情况。

接着,作者便提到由于有人狂热的搜集纪念品,琉璃塔遭受这些英国侵略者破坏的情形了。

《纳米昔斯航行作战记》的作者,对于当时在南京登陆的英国侵略军兵士,游览琉璃塔时,为了攫取纪念品,恣意加以破坏的情形,这么记载道:

基于一种并非不自然的慾望,要想攫取一些样品或是纪念品,用来纪念这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莅临这个帝国的古都,遂使发生了不少剥取、损坏这座建筑物的外部某些部分,以及内部大量金佛的事实。但是,后来管塔的主脑僧人,或是所附属的庙宇的僧人,为了这事所提出的申诉,似乎过于夸大了一些,目的也许想获取一笔可现的赔偿费。这是很明显的,大部分被拿走的样品,事实上乃是由僧人自己卖给游览者的。不过,他们终于为了这事向亨利·砵甸乍爵士提出申诉,由于他的要求,曾采取步骤防止再发生这些暴行,真的,后来为了要向中国人争取更好理解的值得嘉奖的目的,而且要在当时环境下,表示曾采取了公正的措施,有一笔数量相当可观的钱曾付给了庙中的住持,以便用来作为修理装饰这座建筑物之用。这笔钱远远超过了实际损害的价值。

作者贝尔拉德的这一段记载,一方面无可抵赖的承认,由于那些“游览者”要攫取纪念品,使得琉璃塔的塔面和内部装饰受到了损害;一方面又竭力替他同伴的破坏行为作辩护,说他们抢走的“纪念品”乃是向寺中僧人购买的,又说侵略者的统帅砵甸乍接获申诉后,曾经付出一笔远远超过实际损失价值的赔偿费。

我们要知道,这些有意的辩解,都是故意蒙蔽真相的记载。根据历来的情形,在我国名胜古迹地点,照例总有小贩设档向游客兜售玩具小饰物,甚或碑帖拓本作纪念品。当时琉璃塔所在地的江南名刹大报恩寺,当然也不会例外。英国侵略者可能曾向寺中的卖物小贩买过一些小件的土产纪念品,若说寺中僧人会将塔中的金佛以及砌在塔面的瓷砖卖给这些外国兵,可说是绝对不会有的事。相反的,他们目睹这庄严宝刹遭受到破坏,不仅敢怒,而且敢言,倒是真的事实。寺中的住持曾向砵甸乍提出抗议,就是最明显的证据。

至于说砵甸乍曾付出了赔偿,而且说数目远远超过了实际的损失,这也是完全没有根据的。试想,建于明永乐初年的大报恩寺琉璃塔,建成时就有天下第一塔之称,它的被破坏岂是一笔赔偿费就能够抵偿的?而且,砌塔的五色琉璃砖瓦,都是根据整个设计来定烧的,据建塔的史料所载,每一块砖谷按其指定的用途,大小都不同,又岂是有了钱就可以修补的?贝尔拉德并没有说明究竟赔偿了多少,竟说远远超过了实际损坏价值,可知是有意替这种破坏行为文过饰非而已。

在《纳米昔斯号航行作战记》第二册的卷首,有一幅插图,画的是南京明孝陵的景色,主要的是想画陵前的石人石兽,说明作:“南京的帝王坟墓和雕刻的怪物”,是一个英国侵略军的军官所作。看了这说明再看这幅插图,就明白作者不仅对中国历史知识的贫乏,而且作画手腕也不甚高明。正如早期所有的外国画家笔下所画的中国建筑物那样,对于宫殿庙宇的屋顶屋檐,以及牌坊亭台楼阁等等,完全抓不到中国艺术建筑的特殊式样,只是想当然的乱画一通,画成一些非驴非马的东西。这个英国军官也不能例外。他将明孝陵的享殿等等都画得像是茅屋,牌坊更像是路边的广告牌一样,完全不曾捉到牌坊的形象和特色。至于神道前的石人石兽,本来是两面相对排成了一长列的,他竟将石人和石兽分成两处来画。高大的石人像是一群巨人游客,石兽散聚在一旁,像是马戏班里的兽苑,更看不出来是雕刻,难怪他要说这是一群怪物了。

作者贝尔拉德对这幅画很赏识,曾在画中特别加以推荐,说是比任何文字的描写更能将这些雕刻给人以明白的观念。这可以表示作者对于明孝陵的真实景色,也不甚了了。他在画中介绍明孝陵的景色说:

南京另一项值得注意的,令人发生巨大的兴趣的目标物,乃是那座庞大的非常古老的墓园。这地方据说是帝王的坟墓,是属于明朝的。它们都坐落在山坡上,距离南京城主要的城门并不太远,在一条整齐石铺道路的尽头。

但是,这地方更值得引人注意的,乃是那一条有巨人排列的道路,他们大部分都是用巨型的整块石材雕成,一直通向坟墓。在中国别处地方不曾见过这样的东西,它们看来已经非常古旧。四周的野草长得很高,遮掩了有些被打碎的破片。

接着他就介绍了前面所说的那幅插画,说画上曾画了一些庞大的马、象、斑马,以及其他的野兽等等。说它们都制作粗糙,而且是随便放置在那里的。又说它们很带有埃及的影响。

凡此种种,都说明作者对于中国历史文化知识的缺乏,而且有些还有可能是胡乱下笔的。南京明孝陵的一些石人石兽,至今还排列整齐,并不像作者所说的那样,是随便放置在那里的。石人是一堆,石兽又是一堆。

“纳米昔斯”号未抵达南京之前,曾在镇江参加作战。镇江有名的三山:焦山、金山和北固山,自然逃不掉英国侵略军铁蹄的蹂躏。他们在进攻镇江之前,先占领了镇江西门外沿江的金山,并且在金山寺的宝塔上设瞭望哨。但是蹂躏最甚的是北固山,因为他们是由这里登岸攻城的。

北固山有“天下第一江山”之称。这里的甘露寺,就是小说《三国演义》里所说的刘备招亲的地方。山边有一座铁塔,至今还残存一二级,是我国有名的古文物。这座铁塔在鸦片战争中,曾遭受严重的破坏。当时侵略者甚至主张将铁塔拆卸,逐件盗回英国去。

在该书第三十六章里,有一节这么写道:

我们在镇江所发现的一种最奇妙的东西,大概要算那座完全用生铁铸制起来的小宝塔。看到这座小宝塔,使我们对于中国古代许多实用艺术的发展,产生了许多有关创造性的推想。有人把这座宝塔叫做郭士立宝塔,因为他是第一个发现这座宝塔的人。

这座宝塔引起这么多的注意,问题于是辩论起来:有无可能把这座宝塔一件一件拆开来,并把它搬到英国去,作为代表中国古代文明的标本。这座宝塔虽然分为七层,但一共只有三丈高,每层单独自成单位,却分明铸造起来的。大家因此设想,如果决定搬运的话,也不是全然不可能的。

宝塔系八角形,周围都有浮出外边的装饰品。可惜时间过久,这些装饰品有些看不清楚了。根据塔上镌刻的文字,郭士立先生作出判断,估计这座卓越的建筑物,至少已有一千二百年的历史。

姑不论这座宝塔的年龄是多么大,我们毫无疑问地证明了这一点:就是在把大量的铁铸咸一个坚固的物体和装饰品这方面,在欧洲人采用这种技术以前好几世纪,中国人早就熟悉它了。我们认为这座宝塔,比起我们在战争中所俘获的那些大炮来,是一种更加优美和更有价值的战利品,因此,这座宝塔没有能够拆下来带回英国去,不能不使我们心中感到遗憾。

(据一九**年上海出版《鸦片战争末期英军在长江下游的侵略罪行》一书所引用的译文)

居然要将甘露寺的铁塔拆运回英国去,而且以不能这么做为“遗憾”,这真是十足帝国主义侵略者的口吻!

这座铁塔所在地的甘露寺和北固山,相传就是《三国演义》里所说的刘备过江到孙权家中来招亲的地方。由于两人游北固山之际,曾信口赞了一句:“此乃天下第一江山也”。后来在甘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鸦片战争与江南文物的劫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