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舶寮洲的古物

作者:叶灵凤

舶素洲一名南丫岛,在香港仔鸭朋洲的对面,中间所隔的海峡,就名舶素海峡。从香港到舶寮洲,现在已有直航的轮渡。可是从前还没有轮渡的时候,你只可以在香港仔搭往来两岛之间的街渡,或者自己雇船去。

香港范围内的岛屿,最大的是大屿山,其次是香港岛,第三便要数到舶寮洲了。舶寮洲地方很荒僻,多是未开发的荒山,仅有几个小村落。没有大的渔村,没有特殊的出产,也没什么名胜古迹。但它却因一件事情而著名,那就是曾在这个岛上发现过我们先民的遗物。

发现古物的地点是在舶寮洲的西部,是个大海湾,土名就叫大湾。这地方面对大屿山和长洲岛,中间所隔的海面名西舶寮海峡。被发掘出有古物的遗址共有三处,即榕树湾、洪圣爷庙和大湾肚三处。这些地点都在向两的这个大海湾上,其中出土遗物最多的是大湾肚。从香港坐船去看这个遗址,最好是乘船绕过舶寮洲的北部,直接驶到大湾海面,从那里再转驳小舢舨上岸,甚或从大船上游泳上岸也可以,因为发现遗物的地点就在海滨沙滩和土壤交界的地方,破碎的陶片几乎俯拾即是。若不采取这样的路线,则可以在东面的“野餐湾”(一名旅行湾)上岸,从那里直趋全岛的中心芦须城,再向北翻过几个山坳,下山来到海滨,就到了大湾。这一段步行的路程要有人带路,而且在夏天走起来会很辛苦。

大湾肚的先史遗址,是无意中给人发现的。发现的经过很有趣,那己是第二次大战以前的旧事了。据说,当时港英当局正在兵头花园地底下建筑一座蓄水池,需用大量的海沙(这座地下蓄水池就在今日喷水池那一片大草地的下面。喷水池背后的那两座小台就是泵房,水池的人口正对港督府,乘巴士经过上亚厘毕道可以望得见),包工的建筑商雇用帆船到舶寮洲的大湾挖取海沙,工人偶然在泥沙中发现很多陶器碎片和箭簇,拿回来卖给人,后来给水务局知道了,便告诉当时香港大学的一位教授,他便亲自到大湾去查勘,发现在那海滨一带的高地上,几乎遍地都是这类陶器碎片。后来他又将这样的发现告诉一位神父,邀请他一同去做比较有计划的发掘,颇有收获。后来,这位神父根据他所掘得的这些遗物,与我国先史及殷商时代的文物加以比较,写了好多篇很细密的论文发表,可惜他在一九三六年因病去世,研究工作便中断了。

舶寮洲发现先民遗物的大湾,三面有山环抱,因为向西,可以免除东北和东南季候风的侵袭,又从山腰里有一道溪流直通海中,终年不涸。从地理位置上说,这确是一个理想的建立村落的地址。先史时代,曾经有人在这里住过,是不难想象的。至今山脚下还有废弃的田地的遗迹,又似乎开辟过园圃。可是现在仅有一两间孤单的寮屋,四周全是一片野草杂树,显得非常荒凉。

据那位神父的现地查勘报告上说,这类遗物的埋藏量约有四尺厚,自地面向下掘,平均掘到十六八寸至七十寸的深处,就可以发现这种文化层。蕴藏量最丰富的一层,是在三尺左右的深处。那些表示文化水准较高的陶器,仅在上层才有。至于石斧和铜箭簇,只有较下的地层始有发现。根据这些情形看来,可知遗物的位置层次,都不曾经过翻动或水流的冲洗,还保持着原来的自然堆积层次。

舶寮洲的先史遗物发现至今,已经几十年。本地人多数仅知道这地方曾出过“古董”。至于究竟是些什么“古董”,以及它们是多少年以前的遗物,能正确理解的人并不多,甚至有些人误解,以为这是几十万年以前原人时代的遗物,或是几万年以前的遗物。

根据发现最多的陶器碎片的花纹、火候和制作方法,与其他各处所已经确定年代的相类遗物来比较,明显的表示舶寮洲所出土的先史遗物与当时中国沿海的文化源出一辙,其年代约在公元前二百年至五百年之间,即是距今约二千五百年左右的遗物。

所发现的陶器碎片,多数是一种圆形的“瓮”或“缸”的碎片。完整的一个也没有。从拼凑起来的残缺不全的形状看来,这种陶器是圆形的,约有十英寸高,口上有短短的颈。颈下有花纹数道,多是斜方格或菱形的线构成的图案,是用硬物压成的,图案的风格显然受到中国铜器的影响。此外还有一种类似杯的陶器,有些附有薄rǔ状的黄釉。因为有釉,它们的时代比那些瓮一定更迟些。

石器都是长方形经过仔细磨琢的石斧,是可以装柄的。此外还有非常尖锐的石箭簇,又有许多大小不一的石环,类似戒指或手钏。并发现了钻取这些石环的工具和剩余的石片。石质有些与本地附件的岩石性质相同,有些显然是从外地运来的。

那神父等所发掘的舶寮洲先史遗物,从前都贮藏在香港仔的华南修道院以及香港大学的利玛窦宿舍内;经过太平洋战争,这些东西都失散了一部分。一九四八年,著者曾同侯宝璋、翦伯赞等人结伴旅行南丫岛,大家曾到这遗址去看过一次,并从地面上拾回了若干陶器碎片和石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