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山狗与水獭

作者:叶灵凤

香港人在重阳节去拜山,你可以听见他们这时会提起一个在平时少提起的名词:山狗。

他们所说的山狗,是人而不是狗。有时指负责巡查山林的园丁,有时指出没坟场盗窃花木物件甚或掘墓的歹徒,有时又指打扫坟山的土工。除了对歹徒,山狗这名词实在太不妥。特别在江浙一带,对于打扫祖坟山地的乡下人,是尊之为“坟亲家”的。

但是香港山上却有真的山狗。它们不是普通的野狗,也不是流浪山野的丧家之犬,而是近于狼的被称为“dhole”的动物,一般人称它们为红毛狗。这种野狗,据说在印度很多,它们能够集体攻击老虎。描写印度风物著名的英国小说家吉卜林,就曾有一篇题名《红毛狗》的短篇描写它们的生活。香港的红毛狗当然没有印度那么多,但新界一带却偶然会有这种东西出没。它们的模样颇似本地人称为中国种狼狗的那种大黄狗,毛色黄得近红,脚很短。它们喜欢吃海边的小蟹和死鱼,因为,在夜里时常三四只一群走到海边来觅食,过去曾有人在启德机场见到过。此外,青山、大帽山、九龙山,都曾经发现过它们的踪迹。香港岛上则从未见过。

红毛狗显然不同于由家犬流浪山头而成的野狗。《广东通志》云:“韶州有赤狗,穴居,吠则不祥。”所指的就是它们。广东少狼,赤狗就替代了狼的位置,但它们并不像狼那么凶恶。

水獭在香港是属于被保护的小动物之一,是不许人捉捕的。事实上,水獭皮虽然很值钱,在香港却不容易捉得到,因为它们现在已经很少,白昼又喜欢躲在洞里不出来,所以根本连见也不容易见到的。旧说香港岛南赤柱浅水湾一带有很多水獭,近年已经很少见了。现在还有水獭的地方,是大屿山和元朗后海滨一带,但也只有住在海滨的人才有机会见得到。

水獭虽然以鱼为食,但它们却住在岸边的洞里而不住在水里,小水獭甚至不会游水,要像人一样慢慢的才学会,因此动物学家说它们水居生活的历史一定很短。

中国对于水獭有许多古怪的传说,说它们能成精作怪,滨水人家的妇女害怕水獭,正如城市人家害怕狐狸一样,原因就因为相信它们能迷人。又说獭终年捕鱼,每年要祭鱼一次,《月令》上有“孟春之月,鱼上冰,獭祭鱼”的记载。据说獭祭鱼时将鱼排列岸边如陈列俎豆那样,因此,古人嘲笑写文章的人找了许多书放在手边来乱抄一通,为“獭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