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害虫的天堂

作者:叶灵凤

香港有许多美丽的徽号:东方之珠,帝国皇冠上的宝石,民主橱窗,人间天堂,走私者的乐园……这已经不少了。可是昨天看书,忽然发现香港还有一个别名,虽然不大冠冕,却是我以前从未听到过的。我一向自负“渊博”,这一来才发觉自己实在很鄙陋,现在提起笔来还觉得脸红哩。

这个别名是一位英国生物学家给香港题的。他是香港大学医学院的生物学教授,喜欢研究昆虫,尤其是对人类有害的害虫。他说香港害虫之多和大家对它们放任不管的情形,实在令人惊异。他认为照这情形看来,香港实在毫无问题可以称为“害虫的天堂”。

对于香港害虫之多,他举出蟑螂、白蚁、蚊虫、苍蝇、木虱为例。他说他初到香港来授课时,有一天想找几只木虱来做试验标本。拿了两只玻璃管交给大学堂的“苦力”,吩咐他们给他捉几只木虱来。第二天苦力交还玻璃管给他,两只玻璃管里装得满满的都是木虱,他说那情形比他想象中的整个香港殖民地所有的木虱还要多,而他们还说只是随乎从床上捉来的。

对于苍蝇之多,他举出长洲和大埔墟两个地方为例。他说这是新界清洁程度最好的两个地方,可是只要看看街边卖的咸鱼猪肉和甘蔗上面的苍蝇的情形,他说如果有人能数得清楚,他真可以不经考试就给他一个数学学分。

香港的蚊虫本来很有名,因此疟疾也有名。跑马地快活谷和赤柱坟场里的那些十九世纪五十年代的坟墓,墓中人十有八九是香港疟疾的牺牲者。当时英国人提起香港就摇头,有句俗话说:“you go to hong kong for me。”意思是说:“如果派我到香港去,请你去埋我个份。”就因为当年香港的蚊虫和疟疾太厉害。香港的蚊虫现在虽然比从前少得多了,但是夜里耳边有时仍然可以听到嗡嗡声,而且简直一年四季都有。这位生物学教授提出了一个灭蚊的好办法,他劝港英当局饲养蜻蜓,因为蜻蜓是喜欢吃蚊虫的。他说这方法比改建沟渠省钱得多了。

对于蟑螂和白蚁,他认为目前还没有简单有效的扑灭方法。他提议港英当局拨款聘请昆虫专家来研究对策。

我不知官方对他的建议反响如何。看样子好像很冷淡,因为至今不见报上有“从伦敦聘请研究扑灭香港害虫专家”抵港的消息出现。因此,如有人在民主橱窗里发现有苍蝇或木虱,切不必大惊小怪,因为这里同时还是“害虫的天堂”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