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贺柬

作者:叶灵凤

“你可知道她还到鲁森堡去么?”

“不去了,先生。”

“她还到那个教堂里去做mass么?”

“她也不到那里去了。”

“她还住在那间房子里么?”

“不,她已经搬走了。”

“搬到什么地方?”

“没有留下地址。”

啊!这是一件怎样不幸的事,一个人竟不能知道他自己灵魂的所在!

你觉得么?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

我现在整日的处在黑暗中。因为她走了,她走时她已将光明一同带走。

爱的想念是等于祷告。

在那些时候,无论你的身体是作若何情状,你的灵魂是随时可以向她跪下伏拜的。

爱,是天使们对于星儿的敬礼。

春天啊!你的本身就是我写给她的一封情书。

hugo的les miserables读过已多时,但是这几句话依然还在我脑中萦回。我忘记不掉,便这样信笔记了下来。爱的想念确是祷告,我仿佛看见我的灵魂也向一个人跪下了。

这是我近日常做的一个梦。

我梦见在那灵秀的西子湖边,有一株圣洁的莲花生出。我远远地想向这朵花伏拜,但是已被人呵止。

有人给了我指示。我看见莲花旁边有着一个武士守卫,他手中执着锋利的尖刃,他宣言,凡是靠近这朵花的人他都要杀死。

晚风来了,莲花微微的颤动,似是也向我摇头,叫我不可为她而甘死。

但是,这样一件连上帝都不能管束的事,谁又有权力能左右他自己呢?我知道我的灵魂不久就要有他的归宿地了。因为血的滋味是甘的。

我的梦就暂止于是。我醒了,我将这样的情形告诉了一位朋友。朋友默笑不言,只是将一册书递到我的手中。

低头一看,书名是《少年维特之烦恼》,我不觉陡然一惊。我的梦似乎真实现了。我看见我亲手装成的青衣黄裤的维特,将他自己的手枪掏出了轻轻地递给我。

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我毫无疑虑地便将他的赠礼接下。

从此我的情形便变了,光明日日伴着我。

我的灵魂的目力更明亮了起来,我确切的看见了那一朵莲花,婢婷的一朵孤立的莲花,武士已经不在她的旁边了。

我的聪明的灵魂便在她的脚前向她跪下,向她顶礼,求她的施与。

虔诚的热力是足以消溶坚冷的铁的。

我仿佛看见这一朵莲花,像近了火的黄蜡一般,渐渐地弯了下来,渐渐的向我面前弯了下来。

我庄严地跪着仰了首,莲花渐渐地靠近了我的……

我感着嘴上有一道冷味,我陡然惊醒。莲花不见了。

一位朋友立在床侧望着我微笑,是他将楼下邮差适才送来的一张黄色的新年贺束放在了我的嘴上。

贺柬的寄者是我新认识的一位朋友。

可感谢的施惠者,你的盛意我领受了。我没有旁的可答,这小小的几行就作为我的献礼罢。

我但愿我的酬报能是少年维特饮过的那一颗枪弹。

一九二七年一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