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香港的百足

作者:叶灵凤

香港的百足很可怕,又长又大,它不像中国长江流域和北方的百足那样,脚细体小。香港的百足已经属于南方的热带种,普通一条大百足总有四五寸长,最长的可以长至八英寸,同一种类在西印度群岛和南美洲的,有时可以长至十二寸至十四寸,是比蛇类更令人可怕的一种爬虫。

香港的大百足,背上是青黑色的,乌油油的发光,它的红黄色的脚上有一层壳,像蟹爪一样,爬起来索索有声,这是中国内地百足所没有的特点,也是更令人可怕的原因之一。百足是昼伏夜出的,尤其是夏季,它最喜欢在夜间爬入屋内来捉蟑螂,这是它的主要食料,也是夏季夜间时常会在屋内发现它的原因。

中国北方人呼百足为蜈蚣,苏沪一带则称为百脚。百足和百脚,其意义是一样的,都是表示它的脚多,这个俗名非常有趣,因为英文呼百足为“centipede”,这字的语源是拉丁文,它的原义就是“一百只脚”。另有一种百足的同类,身体较小,生活在潮湿处和泥土中的,爬行得较慢,全身像笛子一样的红黑相间,它的脚,比百足更多,英文则呼为“millipede”,它的拉丁文原义则是“一千只脚”。

香港的百足究竟有多少足,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其实,一只长成的大百足,仅有二十二对脚,这还包括尾巴似的最后一对脚,以及变形为牙齿的最前一对脚在内。所以一只百足实际上仅有四十只脚。那最前的一对脚,通常已变成钳形,缩在头下,从上面是望不见的。这是百足用来猎取食物或咬人的工具。它的形状像一对钳形的牙,根上有毒腺,尖端上有孔,从这里注出毒液。但其实这不是毒牙,而是一对毒爪。最后的一对脚,也长长的拖在后面成了“尾巴”,不再用以行路了。所以,一只长成的百足,在解剖上是具有四十四只脚,但它用以爬行的仅有四十只。

百足是卵生的,小百足全身作绿色。逐渐长大,身体变成暗绿色,四肢变黄色。许多不知道百足生长过程的人,偶然发现了一巢绿色的小百足,以为是另一种小爬虫,其实是误会了。

百足走路也很有趣。它不是像两脚动物那样左右脚交替前进,也不是像四脚兽那样,左前脚与右后脚,右前脚与左后脚轮流前进的。百足的走路,倒像是一队双排的兵士在列队前进,又像是划龙船的水手划桨那样,无形中分成数节,互相起伏按着一种节奏而前进的。

在鸦片战争前期,中国开始严厉禁烟,洋商的鸦片都不敢直接运入广州,他们都用趸船驻泊在零丁洋面,然后使用一种特殊的小艇,用走私方法运入中国沿岸。这种鸦片走私小艇,艇身狭长,用几十名水手划桨,其行如飞,它的绰号就叫蜈蚣船。

百足的毒虽不致杀人,可是给它咬上一口,却是很痛的。因有毒液注入,局部会红肿发炎,能使人昏眩、头痛、呕吐。又因了百足的脚爪很尖锐,抓住了皮肤不易放松,脚上带有微生物,皮肤破处也很容易发炎中毒。

香港另有一种小型的百足,身体细长多足,仅有一寸余长,如果将它踏碎了,在夜间能放出碧色的灿光。

另有一种百足同类的爬虫,身体较短,脚比百足更多更长,江浙人一般称之为蓑衣虫,北方人呼之为钱串子。它全身灰黑色,形状很难看,时常在潮湿处或屋内的墙上出现,小者寸余,大者长至二三寸,行走极速,我不知本地人叫它作什么,外国人呼之“持盾者”,说它像古代持盾疾走的武士。香港不常发现,但在森林阴湿处,则偶然可以见到。有的全身红绿斑驳,抬高了身体在烂叶上疾走。本地人很怕它,说它咬人比百足更毒。但生物学家却说这种爬虫是没有毒的,因了它最喜欢吃蚊虫,反而是有益于人类的。

百足的形状虽然可怕,但中国旧时却将它入葯,谓可以解毒。广东人更将百足列入食谱,当作蛇鼠禾虫之外的异味之一。据说旧时广州源昌街有一家大商行的老板,就是以嗜吃百足驰名的,他吃的百足是豢养的。店后有一大坑,在泥土中浇以米汁,盖上稻草,不久就能生出百足。他周年在坑中养着整千整万的百足,能用百足制出煎炒蒸焗的整桌百足筵,这真是信不信由你的怪事,据吃过百足的人告诉我,将大百足浸在滚汤中烫过,剥去壳,割下一条细白的肉,鲜甜爽嫩,其滋味不殊龙虾或蟹肉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