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街边和水边的蛤乸

作者:叶灵凤

报上的“街头巷尾”小新闻,纪录两个过路人见到一家油店买油送手表广告的对话,一个说:“咁买一担油又得个手表,唔系好抵值?”另一个回答:“你真系傻嘅,有时大只蛤乸随街跳咩?水野都唔定架!”

“有时大只蛤乸随街跳?”这是一句广东俗语,有时还要在开头内加“边处”两字,加强这语气。蛤乸就是青蛙,也就是田鸡,在郊野的水田里或香港山边都很多,但是在大街上却不容易见得到,就是偶然有一只,也早已给第一个见到的幸运儿捉去了,因为蛤乸正是广东人认为美味之一,煲田鸡饭,走油田鸡,是酒楼里的热门食制,因此,决不会有一只蛤乸漏网在街上乱跳而无人去捉的。这就是“边处有咁大只蛤乸随街跳呀”这句俗语的由来,表示世间决不会轻易有便宜的事情。即使有,实际上仍多数是“乸揾老衬”,因为“边处有时大只蛤乸随街跳呀”!

蛤乸虽不会随街跳,可是一旦到了郊外或山边水洼,它们却是随处可见可捉的。蛤乸是两栖类动物之一,通常可以分为青蛙、田鸡和虾蟆三大类,后者包括传说中著名的“刘海戏金蟾”的那只三脚蟾,以及被人当作笑谈的想吃“天鹅肉”的癞虾膜,还有本地人所说的“蠄八月”的蠄八。其实也是这东西。严格的说,它们一律该称为蚌,是两栖类中的无尾类,有尾的是水晰和火蛇。

香港的蛙,包括普通的青蛙和田鸡蛤乸,据说一共有十五种之多,其实有两种是树蛙,它们是土黄色的,脚上有吸盘,能够上树捕食昆虫,又能够随了环境变色,所以不容易被人察觉。九龙郊外另有一种“牛蛙”,栖息在山边水沟里,叫起来的声音很古怪,“汪汪”如黄牛,因此名为牛蛙。美洲有一种牛蛙的鸣声更大,叫起来往往一哩之外都可以听得到。

关于蛤乸,本地人还有一句有趣的俗话“亚六捉蛤”。这是说登徒子在街上调戏良家妇女,被人设计骗到家里,无法脱身,关起门来一顿毒打,或是剥去了外衣罚他冲洗屎坑。这就是“亚六捉蛤”,即“局住不得脱身”之意,现在也用来指一般摆脱不掉的麻烦手续。因为据说乡下人捉田鸡是在夜间用火照的,田鸡见了火光便不动,任人捉捕,可是“亚六”不懂这方法,却用东西去罩田鸡,将它局住,于是“亚六捉蛤”便成为笑话了。

因了捉田鸡要用火照,走江湖看相算命,夜间在街边举起一盏油灯凑近顾客的脸上给他看气色,他们行家术语也称这动作为“照田鸡”。这种情形,我们可以夜间在九龙的榕树头,香港的修顿球场时常见到的。这也是关于蛤乸的一句有趣成语,谁说街边没有蛤乸可捉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