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作者:叶灵凤

许久没有回到故国来的他,在旅馆住下的第一夜,在没有去拜访任何朋友之先,就由了侍者的指导,走进金屋跳舞场去。今晚是星期六,是fancy dress。

mask,黑的遮眼,夜礼服,奇炫惊骇的艳妆,粉香,酒气,烟,颤动的肉体,耀眼的华服,这灯光晕红中波动着的一切,都是他尝惯的了。

无意间,他在角桌上发现了一个御着黑遮眼的妇人,穿着极华丽的衣服,但是没有同伴,只一人独坐着。场中一切的活动,都好像不屑使她注意。她好像怀着极大的哀愁,到此来只为的是消磨时日。虽是眼睛已被遮住不能看清她的相貌,但是由身体其余各部的优美推测起来,可以断定她定是一位极美丽的妇人。

他的注意点立刻被她吸住了。回国来的空虚的心,无意的被她占住了,他目不旁瞬的看着她。她走动时他也走动,她到走廊上去他也去,最后她走上屋顶花园去了他还是跟着。时间多了,他便觉这位妇人的可怪。他知道今晚大约有“romance”要发生了。

皓月当空,花影满地,屋顶上悄无一人。她大约知道后面有人追踪她了,突然反身面向着他立住。

月光下的这位妇人身材的袅娜,是怎么也形容不出。经验充足的他,便毫不惊慌的向她施了一个华贵的敬礼:

“恕我唐突,我可以同夫人谈话么?”

她极优美的将头点了一点,舒展她蛇一样的诱人的长臂牵着衣服在一张椅上坐下,她表示允许了他的请求。

“恕我唐突。我注意夫人已经好久了,我遏止不住我自己的注意。”

“我早知道。”声音又是这样的优美!

“我是刚才回国来的,我在此地认识的人很少。”

“我早知道。”

“我从夫人的举动上看来,恕我唐突,我觉得夫人好像有点心事。”

“假若这样,这大约因为你自己想惹心事的原故。”

月光时隐时现,对了这样一位神秘的妇人讲话,他觉得自己好像是在梦中。由了她的言语和服饰看来,他知道她定是一位有忧郁的大家贵妇。

“敢问夫人的……”

“不必问我。我对你说,我没有属于任何人。”

“真的?”他现在不仅是好奇的探问了。

“你信任我。”她态度的庄严,简直令人要伏拜在她的裙下。

“请你告诉我住址。我们可以时常相见么?”他怎么再也支持不住了。

“不必,我们可以每晚在此相见。”

“在此地?”

“是的,你每晚可以在此地见到我,一直到你不愿见我的时候为止。”

她说话的声音也是这样的带着凄凉的调子,他完全止不住自己了,他大着胆子伸了手去握她的手。她并不推拒,任他握着,但是身体却端凝得像石像的不动。

夜风幽幽的从花间吹过,送来下面醉人的乐声。他望着她带了黑遮眼的脸,他的心完全被她迷住了。

这样,两人对看了有一分钟。

“你可以将遮眼除下一刻么?”

“……”她缓缓的将头低了下去。

“慈悲一点!”

她仍是不动。

“我求你,救救我罢!你不信任我么?”他走得更近一步,紧握着她的手,对了她这样说,他的嘴几乎要靠着她的脸了。

她突然将头再抬了起来。望着他不动,她缓缓地将脸上的那黑遮眼除下。

是这样的动人!一个人若在未看见她的脸之先就死去,这个人在世上真是白活!

只一刻,她又带上了。

到夜一时,她才说要回去。送她上车的时候,他握着她的手:

“再说一次,你是没有属于任何人的!”

“我现在是属你的了。”

他看见她第一次的笑。

次早,他去访问他才结婚不久的一位老友、著名的银行家。宏丽的住宅,华美的客厅,是此地有名的暴富儿。

“哦哦!欢迎,欢迎。你是几时回来的?我想你的事业总已使你成为资本家了!”他的老友见来的是他,便跑出来握着手欢迎,将他引进自己的私室。

“只有这样的房屋的主人才是资本家哩!”他指着周围华丽的陈设这样说。

“听说你已经结婚了,是么?”他又问。

“是的。假如说我是资本家,我的新夫人便是我资本的全部。”他说着就叫人到楼上去请夫人。

新夫人来了!

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将眼睛揉了几揉,睁得更大一点,但他所见的还是一样。他立刻像突然被人在头上猛烈的打了一棒一样,什么都在他眼前乱了起来。他的朋友的介绍,这位夫人的招呼,他自己的回答,他一律都不知道。

“哈哈,你们怎么这样拘束!大家是挚友,不用这样……”银行家望望他的朋友,再望望他的夫人,他完全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样慌乱。

这时,恰巧仆人来通报又有客人来了。

“眉娜,他是我的老友,请代我招待,不必拘束,随便谈谈……”银行家匆匆地又跑了出去。

他再也忍耐不住了,像猛兽一般,他突然去立在她的面前。

“说!你是没有属于任何人的!你为什么说谎?”

她缓缓的将低着的脸抬了起来。她的脸!她的眼睛!她是这样的美丽。她是这样的忧郁。她仰了脸摇着头说:

“假如我是说谎,这正因为我是爱你的原故。我是不忍使你知道我已经是属了别人……”

一滴凝着的眼泪滴了下来,她缓缓地将脸避了开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