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芋乸芋仔

作者:叶灵凤

中国人对于芋的尊重,远在薯仔番薯之上。虽然同是大众的杂粮,但是芋却列入山家清供,与笋蕨菰蒲一样,成为斋食的妙品。中国旧小说里就时常有深山古寺,老僧拥絮煨芋,向热中名利的来客谈禅的场面。这是真的,将干爽的小芋头埋在热炭灰中煨熟,剥了皮来吃,甘香清淡,这种滋味实在不是热中名利之徒所能领略的。在香港八月十五要用红芽芋仔拜月,人们喜欢先期买了芋仔在太阳下晒干,拜过了月宫就连皮煮了,剥皮点砂糖吃,滋味也不输于煨芋。

香港街市上出售的芋头种类很多。北方人所常吃的芋,颇近于本地的红芽芋仔,通称芋芳。据说这就是古时所称青芋。但香港除了红芽芋仔以外,还有白芽芋仔,此外还有槟榔芋和荔浦芋。后两种每个都很大,有时一棵有几斤重。槟榔芋切开来有槟榔花纹,所以称为槟榔芋,吃起来最粉最香。

广东的芋很有名,方书上说有十四种之多,春种夏收者为早芋,夏种秋收者为晚芋,它们与早稻晚稻并登,乃谷米之佐,所以俗称“大米”。据屈大均说,广芋之美者,首黄芋,次白芋,次红芽芋,皆小,惟南芋大。南芋色紫生沙,甚可食。而白者优良,又有银芋,苗茎莹白,与叶皆可生食。

芋的叶子很大,盛夏时看来恍如荷叶,不仅银芋的茎叶可食,就是荔浦芋的粗梗,剥去了外皮,里面的梗心也可以腌酸或是炒来吃。香港山边另有一种野芋,地下的根茎不发达,可是叶子很美丽,有些上面还有细碎的红点。因此有人拿来作盆栽。就是普通的芋头,也有人拿来栽在大瓦盆里放在墙头上的。

本地人称大芋头为芋乸,这个名称虽与上海人的芋艿发音相近,其实意义却不同。芋乸乃是指大的芋母。上海人所说的芋艿,“艿”字是“奶”之讹,这是本地人所说的芋仔。芋仔是附在芋乸上的。

广东人过年,将槟榔芋切成细丝,用油炸成一饼一饼的称为芋虾。平时则多数将芋乸当菜吃,如扣肉、煮鱼,多以芋乸作配,很少当点心吃。上海人则喜欢用糖煮芋艿,像广东人的番薯糖水那样,称为糖芋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