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家园纪事

作者:叶灵凤

花匠挑着一棵开满了白花的树,走过我们的门前,向我们说:

“先生,这是梅树,你们要么?过几个月可以结这样大的梅子。”花匠说着用手这样比了起来,我们仿佛看见像玛瑙一样的累累的梅子。

“真能结梅子那才有趣!”凤说。

“不结梅子看看梅花也是好的。”我说。

这样的结果,梅树便种到我们小园的中央,代价当然是很贱的。

五六尺高枝桠扶疏的树干,细小丁香一样的白花,肥短的绿叶,它虽然并不是孤山林处士所钟爱的梅妻鹤子,但我们的园里却突然的增了光辉。

“这是什么树哟?”邻家买菜归来的主妇这样向凤问。

“结梅子的梅树。”凤说。

“哟,那么,有梅子吃了。”

“结了请你们吃。”凤得意的说。

我诵着“黄梅时节家家雨”的诗句,心里虽一面希望着梅子真能成熟到金黄,一面又担心着梅雨时的郁闷。

有一天。

现在已记不起第一个说这句话的是谁,总之是有一天,有人突然这样对我们说:

“哙,你们受了骗哟,这不是梅树,这是李树哟!”

“梨树?‘雨打梨花深闭门’的梨树?”我们惊异了。

“不是梨树,是桃李的李树。”

“你自己不要弄错了,花匠说的是梅花树。”

“你们不相信,你们等着看好了,看将来结成的果子是梅是李。”

说的人随即又举出了证据,说梅花和李花有怎样的区别。我们大家不开口,都等着未来的事实的证明。

果然,过了不多时,街上白糖梅子的喊声已经到了我们耳中,我们树上问题中的仅有的十几粒果子还只有纽扣大小。梅?李?我们自己也不能决定,但我们都说果子的成熟总有早迟。

不可掩隐的真实终子暴露了,十几粒营养不良的果子又凋落了几粒,等到结成有半寸对径的时候被剩下四粒,四粒毫无问题的苦李。

“怎样?是梅子还是李子?”

“这花匠大可恶!其实何必一定要说谎,难道说是李子,我们就不买了么?”

话虽这样,但我们从此对这颗李树总有点不大喜爱,而旁人问到这颗树的时候,我们也总有点趑趄,仿佛不愿将受骗的经过使旁人知道。

不知是土地不良,还是秋的势力已经活动的原故,半月来这颗树的树叶渐渐枯萎,生了许多毛虫,现在已经变成了几枝枯干。

“原谅它罢!不论它是梅是李,它的时代总已经消失了。”看了它这可怜的情状,我忍不住这样说。

我能原谅李树,但我不能原谅那骗人的花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