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家婆打我!”

作者:叶灵凤

在封建社会的家庭里,婆婆同媳妇的关系始终搞不好。由于吃人的旧礼教的回护,吃亏的总是可怜的小媳妇,结果只好上吊、跳井、投河、服毒,用死来表示自己的抗议。这种千百年来集结着可怜的被压迫女性的冤气,惟一可以发泄的出路,就是民歌和民间传说。不说别的,仅就我国民间关于野鸟的传说来讲,有许多就是同婆婆磨折苦媳妇有关的。如著名的姑恶鸟,传说就是一个不为家姑所谅的媳妇的化身,因此冤魂化为野鸟以后,就“姑恶姑恶”的叫着。这传说已经够凄恻了,可是维护旧礼教的旧时文人,写起“禽言”来,仍说她化为鸟以后,还要说“姑恶”,实在有乖妇道,说什么“姑言妇恶定有之,妇言姑恶未可知”,至死仍要派定她是个不孝妇,有时读起来真令人生气。

广东民间也有一个媳妇被家婆磨折寻死后化为野鸟的传说,它的叫声,就是“家婆打我!”

据说,从前有一媳妇,丈夫出外谋生去了,按时寄一点钱和食物回家来,这种食物是家婆所爱吃的,她时常说媳妇偷吃,不时将媳妇毒打。媳妇因为丈大不在家,无处可以诉冤,只好半夜偷偷的哭着:“家婆打我!家婆打我!”后来一再挨打,实在受不了,只好私自离家逃到山里。她临走时,从家里拿了一个包袱,不料慌忙间拿错了,里面全是孩子的衣服。她想回来换一个,因此就给家婆捉住,不用说,这一次当然打得更厉害,她只好自叹命苦。哭着千不该万不该“揽错包袱”。后来她死了,化为一只野鸟,便这么终日凄凉的叫着:

“家婆打我!”“揽错包袱!”

这只喊着“家婆打我”的野鸟,其实就是布谷郭公的一类,有时又称花喀咕,我国古名鸤鸠。它们是南方的鸟,夏天从南边以至长江一带都很多,直到秋天才飞向更南的地方去避寒。它们来香港的时间,约在每年的四月下旬,五六月里叫得最起劲,一到十月便离开此地迁到南洋和印度南部去过冬了。

关于这种野鸟的传说,各地不同。它的鸣声是kwi kwi kwi kwa,广东人说它叫的是“家婆打我!揽错包袱!”北方人则拟为“光棍好苦”,说是天气暖了,不必再愁冬天的衣着,因此“光棍好苦”。江浙乡下人因为它们叫的时候正是农忙时期,因此从它的声音里听出的是:“快快割禾!”“割麦割禾。”后一说由来颇久,至少宋朝人已经说它们是这样叫了,因为《东坡志林》里曾说:

江湖间有鸟鸣于四五月,其声若云:麦熟即快活!今年二麦如云,此鸟不妄语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