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香港唯一的一部植物志

作者:叶灵凤

本书原名“flora hong kongensis”,著者乔治·班逊姆(george bentham),一八六一年伦敦出版,本文四八二页,外加序目五十二页,附地图一幅,售价不详。莫林都尔夫的《中国书目提要》列入第一七七一号,绝版已久,不易购得。

苏威贝氏在《香港自然史》一文里说:“在一八六一年时,班逊姆氏就出版了他的《香港植物志》,这直到今日还是关于这区域的主要植物学著作。”

本书共收香港所产花木名目一千零五十六种,除按照种类分别编号外,并注明发现的处所,发现者的姓名,以及与其他区域所纪录的同类品目的比较,这不是供给一般阅览的一本植物志,而且又没有图,因此若不是专家,看起来颇觉枯燥。

著者在卷首写了一篇二十页的序言,说明他的材料的来源,以及在他以前有关香港和中国的植物学方面的研究。在香港未成为英国殖民地以前,欧洲人所获得的中国植物标本,大都经由澳门和广州带到欧洲,这都是一八四一年以前的活动,当时所采集的标本,有得自大屿山和汲水门的,因此颇有可能其中也有香港岛的出产在内。但正式在香港岛采集植物则是一八四一年的事。这就是偕同那位著名的英国海军水道测量家贝尔讫尔氏一同在香港岛登陆的理查兴斯氏。他本是海军医生,但是却对搜集植物标本有兴趣,于是便成了第一个在香港岛采集标本的欧洲人。他这年冬季在香港逗留了几星期,带回欧洲的香港植物标本共有一百四十种。

除了理查兴斯以外,早年以研究香港植物著名的两位人物,是张比安与汉斯。张比安是位军人,他在一八四七年调到香港,先后驻扎了三年,利用余暇在岛上各处采集,一八五○年归国时,他的行囊中,竟带有近六百种的香港植物标本。

汉斯自一八四四年以来就住在香港,他将热心采得的标本送给当时周游世界的一艘英国船“先驱”号上的朋友。这艘船曾经过香港,后来同行的一位植物学家便用这些资料写了一篇《香港的植物》。

班逊姆氏说:他的这部《香港植物志》的材料,便是根据这两个人以及其他几个人所搜集的资料汇合而成。

班逊姆氏将香港所产的植物与附近其他各地所产的作一比较研究,将它们按照地理分布情形归纳为七大类。班逊姆氏说,香港岛所处的位置,在植物种类的分布上是中国大陆北方的终点,同时又是南方热带的起点,因此范围极广。当地所产的植物,可以北至西怕利亚西南部,南至非洲南美洲都找得到它们的同类。至于附近的印度、南洋、日本在植物上和香港关系的密切,那更不用说了。

除了班逊姆的这本《香港植物志》之外,还有几部关于香港花木的著作,时间都是比较近一点的,但规模都比班逊姆的小得多了。其中一本是s·t·邓与w·j·丢讫尔二人合著的《广东与香港的植物》,一九一二年出版,其取材大都根据香港园林署历年所收藏采集的标本。这些标本,据一九四九年本港政府年报所发表的数字,已达四万种之多,其中有许多都是著名植物学家如a·亨利,e·h·威尔逊等人历年所采集者。

此外,香乐思教授所编的《香港自然学家》季刊以及他在近年所出版的关于香港食用植物的几种小册子,都是对于本港植物有研究兴趣的人的好参考资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