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香港的“一岁货声”

作者:叶灵凤

清末有一位自署“闲园鞠农”的人,编过一本《一岁货声》,记北京一年四季街上和过门的小贩各种叫卖声。尤其对于过年过节叫卖应时食品的“吆喝声”,收集得更完备。

北京小贩的叫卖声本来是很有名的,腔调多,有时还佐以特殊的器物来配音,词句又往往别出心裁,如从前过年沿街卖“春联”的,他们叫卖的词句是——“街门对,屋门对,买横皮——饶福字!”

末后两句的意思是说,买门媚上贴的如“五福临门”之类的横披者,另外奉送大“福”字一个。

又如买过年用的油炸食品如茶泡之类者,他们喊的是:“吃的香,嚼的脆——茶果!”

因此《一岁货声》这本书读起来非常有趣。可惜这书只有抄本流传,没有印行过,见过的人恐怕不多。我忽然想起这书,是因为前些日子听见窗外有人喊——

“打——石——磨!”

我就意味到快过农历年了,因为香港有些古老家庭为了过旧历年,自己磨粉蒸糕,便不得不事先将常年少用的石磨拿出来整理,将用滑了的磨齿重新打凿一下,于是“打石磨”的人就应时出现了。因此只要一听到“打石磨”的呼声,你就知道过年就在眼前了。这正是香港的“一岁货声”之一。

香港的小贩虽然多,可是对于自己货物的叫卖方法却非常忽略,叫卖的声调和词句也很单调。常年听见的只是“甜橙——老树甜橙”一类的老调,有时更莫名其妙的喊着:“平咯——五个卖六个”,使你猜不出从五个平卖到六个的究竟是什么。而这样的喊声,往往喊了一半忽然中断了,你走出去看一下,原来差人来了。

就因为这样,香港沿街流动的小贩多数是没有牌照,偷偷摸摸做生意的;而且香港有些地方在早晚是不许小贩高声叫卖的,有些区域更根本禁止小贩出声叫卖东西,又因为多数小贩都是临时改行的,他们恓恓惶惶,不可终日,也就难怪对于货物的叫卖声没有研究了。

关于香港小贩的叫卖声,我以为只有两个特点值得一提:一是香港因为楼居的人多,小贩喊叫时习惯用一只手衬在嘴边,仰头向上,以便住在三楼四楼的人容易听到。一是香港卖粉葛(即外江的山葯)的小贩,喊起来一定要喊卖“实心藕”,不许喊“卖——葛”。这是因“葛”字的本地音读起来与“god”相似。“上帝”怎么可以随便沿街出卖?洋人听了非常不高兴,因此从很久以来,就规定卖葛的只许喊“卖实心藕”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