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牡丹花在香港

作者:叶灵凤

牡丹是我国特产的名花。国色天香,不同凡卉,古来以洛阳产的最有名,所谓姚黄魏紫,久已艳称。岭南的土质和气候不适宜于牡丹,因此广东没有牡丹。但是每到农历过年的时候,广州和香港的年宵花市,必有几盆牡丹陈列出售,从未见过牡丹的,这时都争围着看一看以开眼界。不用说,花贩所标的价钱是惊人的。

这种应景的牡丹花,全是放在密室内用火烘逼出来的,因为北方的牡丹其实要到春天三月才开花。从前广州的花贩为了适应西关富户和十八甫的大商家的过年要求,便用种种方法使得牡丹提早开花。《广东新语》记这种牡丹在广州种植的情形说:

广州牡丹,每岁河南花估持根而至,二三月大开,多粉红,亦有重叠搂子,惟花头颇小,花止一年,次年则不花,必以河南之上种之,乃得岁岁有花。

每年香港年宵花市上所陈列的牡丹,就是用这方法培植,而且多是从花地运来的。从未见过牡丹花的人,见一下固然可以开开眼界,可是曾经在北方赏过牡丹的人,在香港年宵花市上看见了这种所谓“牡丹花王”,真不免要失笑。

俗说“牡丹虽好,还须绿叶扶持”,这可见牡丹叶和牡丹花相得益彰的重要性,可是在香港出售的牡丹花,因为是用火烘出来的,虽然开花,却没有叶子,在光秃的枝干上,缀着几朵营养不良的纸扎似的花。试想,没有绿叶扶持的牡丹(牡丹的叶于是特别浓绿肥大可爱的,而嫩叶的鹅黄浅绿色更美丽),那模样不仅不可爱,而且丧失了“国色天香”的尊严,看来简直滑稽得令人失笑,然而香港人却伸长了脖子围着争看这往往标价二百大元一对的“花王牡丹”。

因为南方没有牡丹,连这里的画家画牡丹也画不好。广东画家时常嘲笑北方画家画荔枝,爱用紫黑色,画成了荔枝干,我却亲眼见过香港一位以“写花”自负的“画伯”,用西洋红画出来的牡丹,叶子像菊,花像丁香(即上海人所谓康乃馨),而且是草本的。

牡丹并非是不能用人工火力催开的。这本领要推北京的园艺家。北京郊外丰台的花农,在北方那样严寒的天气下,他们在地窖里铺上稻草,生起炭火,能及时种出肥大的嫩黄瓜(即本地青瓜)和花红叶绿的牡丹花来,以适应北京人过农历年和春节的需要。

现在交通便利了,我希望在今后香港的年宵花市上,能有人从北京直接运几盆牡丹来陈列,那才能使从未见牡丹真相的香港人真正开一开眼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