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贺年的糖果和果盘

作者:叶灵凤

春花秋月年年好,试戴银幡拼醉倒;

令朝一岁大家添,不是人间偏我老。

这是陆游《元旦词》的下半阙。是的,又过了一年,谁都大了一岁。自元旦以来,未能免俗,不免拖儿带女的到几家亲戚朋友家里去拜年。这时不妨特别留意一件事,留意各家捧出来奉客的“贺年糖果”。

既是过农历新年,总觉得应该遵守原有的好风俗。尽量的保留使用中国风味的东西。当然不必跪到地上去磕头,但用玻璃盆子盛着用五彩透明花纸包的果汁糖,总使我一见了就有反感。广东本来是有很好的中国风味的“贺年糖果”的,那就是蜜饯:糖金橘、糖莲心、糖马蹄、糖冬瓜、糖莲藕……不知怎样,木地人采用的竟一年少过一年了。

这些广式的贺年蜜饯,每到春节的时候,从内地总有大量运来供应,在形式和味觉上具有浓厚的中国风味。何况一年之中,又仅有在过年的几天才上市,平日是很少卖也很少人买的。我不懂为什么许多人偏不用它,而去买一年四季随时可以买得到的洋式糖果?因此我到人家拜年,若是拿出来的是糖莲藕、糖金橘一类的东西,虽然我平时不大吃甜的,这时也要多拈几块以示拥护。若是拿出来的是玻璃纸包的果汁糖,我一定袖手不顾,以示抗议。

其次,我对于用玻璃盆子盛贺年糖果,也表示反对,尤其是那种廉价而伧俗的美国货。春节用糖果敬客,最好盛在果盒里,其次也该用江西的磁碟。再不然,就是汕头货也不妨,总比玻璃碟大方厚重些。

果盒,本地人通称全盒,上海人称为果盘,北方人则称为桌盒,这才是新年盛糖果敬客最富丽大方的器具。本地市上还有一种福建漆的果盒,朱红漆五彩描金,有的里面还配上磁质的格碟,实在名贵大方,只可惜价钱高了一点,不是一般人都可以买的。但我仍止不住要幻想,将形式鲜明的各式蜜饯糖果,盛在这样朱红描金的果盘里,在有客人来的时候拿出来款待来拜年的亲友,将是一种怎样富丽大方而又同周遭的“恭喜恭喜”的气氛非常调和的景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