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年宵花市

作者:叶灵凤

六种争开向葯栏,冬来花事不曾残;

天南春色无来去,长与东皇共岁寒。

这是屈翁山的冬日对花绝句。所谓六种,是指梅花、菊花、月季、高丽菊、雁来红和水仙。广东因为气候与北方不同,这冬天,不仅菊花与梅花同开,就是桃花也会提早开放。前天才过立春,可是小园的夭桃,已经开得落英缤纷了。这种情形,我们如果到湾仔海边的年宵花市上去看一下,就更可以明白,所谓“花历天南最不同,吹嘘不必定春风”,是一点也不错的。

年宵花市上最当令的是吊钟水仙和桃花。买了桃花的大都不再买吊钟,但水仙是必买一两棵的。桃花最值钱的是大株而形如覆伞的双瓣桃花,水仙是经过人工制作的蟹爪水仙。一株模样整齐的高大“桃花王”,花贩会贴上红纸标价千元以上。可是在这年头儿,连最讲究的南北行和银号都在“悭皮”,对于这样贵的桃花,恐怕很少人会有闲情来“问价”了。

除了吊钟、桃花、水仙之外,花市上陈列最多的是万寿菊和桔树了。这两种花树都是要连盆成对买的。万寿菊价钱不贵,而且经摆。桔树虽然有趣,小小的一盆,满缀着丹黄色的桔,这是本地人认是最吉利的,可是价钱又贵又不容易买。因为许多桔都是假插上去的,甚至有些冬青树枝上也装上一颗颗的桔,当作桔树来骗人。盆栽的还有玫瑰、月季和海棠,后者多数同仙人掌、罗汉松陈列在一起,已经属于盆景的范围了。剑兰当然也很多,在年三十晚上,荷兰种的大红剑兰索价可真吓人。光顾这类洋花的都是小家庭居多,因为他们的房里是不适宜插吊钟、桃花之类的大枝花的。

岭南虽然以梅花著名,可是在香港的年宵花市上不易见到梅花,这是因为香港的梅花少,而且早已开过了。

香港花贩不识芍葯,因此他们将那一盆一盆的大丽花呼为芍葯,这是与将外国人插在襟头的“康乃馨”呼为丁香一样,是最煞风景的事。这也难怪,因为岭南没有牡丹和芍葯,因此,花贩们就根本不识这种“春风拂槛露华浓”的名花为何物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