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除夕杂碎

作者:叶灵凤

卖懒卖懒,卖到年三十晚,人懒我啥懒?

据说这是从前年三十晚,广州的孩子们提着灯笼上街去“卖懒”时所喊的词句。

每逢到了所谓年三十晚,像我们这样的人,一年四季执着笔,要懒也没有机会可懒。在这年三十晚,若是有人“卖懒”,真想买他一天来享受一下。

孩子们除夕卖懒的风俗,不仅广州有,就是江浙也有。苏州人名“卖懒”为“卖痴”,所唱的词句是:“卖懒卖痴,人痴我不痴”。可是屈大均却说广州人年终以火照路,名曰卖冷,未知是另一种风俗,还是他将“懒”和“冷”记错了。

卖懒和“出卖重伤风,一见就成功”一样,能令听者掩耳疾走。但在除夕却另有一种卖声为人所欢迎的,那便是小贩卖“发财大蚬”了。我不知本地人在过年要买蚬,而且以蚬为发财象征的原因所在。也许是由于乡下人认为蚬是丰年的产品,蚬多则年丰,螺多则年凶,所以要在岁尾年头买蚬取吉兆吧。

蚬有多种,有白蚬、黑蚬,生在沙里的色黄,名黄沙大蚬,过年所卖的就是这一种。蚬容易传染肠热症,在平时本是很少人随街大声叫卖的。但一到年三十晚和大年初一,小贩却在木盆里摔着红纸高叫“发财大蚬”,也很少有人来干涉了。

除夕晚上的那一餐饭,本地人名为“团年”,上海人则称为“吃年夜饭”,其实是年终请客的变相,往往事先邀了许多朋友亲戚来参加,而且不一定要在除夕。从送灶以后,随时都可以“吃年夜饭”,这真如鲁迅先生所说,实在“洋场气十足”。

过年当然有喜有愁,但无论怎样困难的情形,若是能挨过除夕晚上,则明天早上任何人见了,都要“恭喜恭喜”,一切都可以暂时放下不提。因为按照本地的过年规矩,虽然年三十晚可以提了灯笼来收账,但一过午夜,吃了团年饭以后,见了面只“恭喜恭喜”,其他一切暂时免开尊口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