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金镜

作者:叶灵凤

案上有一面金质的镜架,架上覆了一幅茜红色的纱幔;茜幔沉沉,从来不轻易去揭动。

尤其在这几日,绝望的悲哀像泰山样的压住了这薄薄的一层,使弱小的灵魂连辗动的勇气也没有。虽是有时风吹幔动,似是说出了她自己也不甘这样的压迫。然而,这样的反抗有什么用呢?

追回起昔日的笑容,已如梦中的往事了!

往事如烟——

我仰在椅上,将首昂起,恍惚看见我的希望,在几次的挫折之后,已化成了一缕轻烟,飘飘地向上飞去。淡青的烟痕,在空中袅袅地消散,将归到寂灭。

我紧瞅着不动。可怜这是最后的希望了!

许是望得太久的原故,我的眼力有点朦胧了起来。朦胧间,我仿佛看出空中的烟的飘摇,并不是他自己的扰动,是由了另外有一只手在刻刻地去追捉。手动处,将消的一点烟痕也随着动了。

手继续在追捉。轻盈的烟,像狡蛇似的总是很易捷地从掌中滑去。但是在几次的扭动后,终耐不住时间的巨轮的转动,渐渐地归到飘渺,终至消灭了。

希望纯然消灭了,手依然还是空着。

空着的手渐渐地垂了下来,垂到无有。接着,突然间,在了无一物的空暗中,猛然又现出了一个悲惨的面目,被两只手掩覆着。

我受了这意外的惊动,将头略略移了一移。我感觉有两道清冷的东西,从颊上流到了我的chún边。

我低下头来承受这咸苦的滋味的时候,桌上的金镜又回到了我的眼中。

——啊,朋友!朋友!是因了你的原故,沙漠中才又得到了可味的甘霖!

我立了起来,将镜架握在手中,仔细地想去将纱幔揭开,完成我这件渴望已久的愿望。缓缓地揭去,但是才揭到架上露出一幅黑色的长裙的时候,我的手又中止了。

似乎有一种不可抵抗的威力阻止住了我似的,我终于战栗着将镜架重行放下,不敢揭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