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灵魂的归来

作者:叶灵凤

浸压在梅雨势力中的江南,简直消失了盛夏的意味。在绵密紧凑的雨声中,那不时卷进来的一两阵潮湿的凉风,拂到坐在屋子里的人的单薄的衣上,令人止不住索索地有点寥落之感。若不是壁上的日历还分明示着旧历的五月,我真要疑心是飘泊在天涯的浪人,忘记了时节的变迁;是长夏已去,又轮到帘卷西风的时候了。

就在这样一个雨咽风鸣的清冷的黄昏,从淋湿的绿衣人的手中,我接到了一件沉重的封函。不用拆开,仅由我在一瞬间消失了力量的心房,回想起早几日的所言,我已知道里面蕴藏着的是一些什么了。

这里面是:痴心人朝夕用热血所培植成的贝叶,本来是贴伏在一个温静的心旁,如今竟因了新生的荆棘,要扰及他的安宁,只得又暂行重回到故主的怀中了。这是,梦的回顾,是灵魂的归来。

啊啊,这灵魂的归来!

用战栗的手,将这缜密的小包打开,从那黑而细小的字迹中,我看出了短促的生命的历程中的过去的波痕和可咒诅的爱的往迹。有玫瑰色的微笑,也有惨怖的血的凝晶。

将这许多白色的片形展开,我能唤起他们产生的背景和时日。有的是在静默的深夜,流自一个为工作所疲劳了的笔尖;有的是在朦胧的黎明,发自一个还沉湎在夜来枕梦中的心灵。有的是思涛汹涌时的千里长流,有的是层岩叠嶂中的涓泉细滴。有强颜的慰藉,有掩隐的呻吟。

将这许多重读了一遍,我是用手按着止不住震栗的心房,将一去不可再来的悲苦的前尘,狠心去重搜拨了一次。

回想起这一叠纸的遭遇,我又不能不叹息残酷的命运之神大无所不用其恶技了。在早几日,这一叠函笺,还在一个温柔的掌中,每于无人的静地,被悄悄的展开了细读。读时,在沙漠中能迸出了清泉,在冰雪里能开出了玫瑰。虽然有时也会,清朗的天上突染起了灰暗的愁云;欢乐的园中,被撒入了悲哀的种子——然而无论如何,他终是在尽着他的使命,于寂寞中去作无望的安慰。

可是,如今竟受着命运的强迫的指挥,不得不舍弃了他可依恋的乐土,在紧密的雨丝中,重回到我这里来了。我这里虽是他的故土,然而这仅是一个被毁坏了的故乡。是已消失了往昔的繁华,仅遗下令人喟然兴慨的残迹的墟落了!

啊啊!我归来的灵魂,我亲手创出的生命!你休要自悲遇啬,感叹你的寂寞,这原不过是暂时的惊扰,短时间的失据。再过几时,待到旅雁南来的秋日,在红叶染遍了西郊的绚烂的天气中,我仍是要使你重飞回她的怀中的。

我不怨命运的颠倒无情,我但愿这霉雨时期能早点过去。

七月五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