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生离

作者:叶灵凤

一种凄凉慾绝的意味在我心头盘旋,一封信握在我软而无力的手中。这只手,在以前,曾被誉为超过了美好的形式的,曾引起了不少人的野心的。然而已成为一件往昔繁华的遗迹了。

信上说:为避免旧势力无谓的惊扰起见,在回去以后,一切的消息都只好暂时停止了。然而不要悲伤,这是无可奈何之事。时间的过去是极容易的,待到银河重现在耿碧的星天的时候,我们又可以再缀起这中断的虹桥了。

啊啊!不要悲伤!想起是从怎样的一个心中,用怎样的一只手,写出了这样的几个字;仅仅从这几个字中,我已感觉无限的悲哀了!

将信重读了一遍,我又感觉了一道凄凉像蛇般的在我心中扰动。

窗外雨在淅沥。

回想起这过去的半年,为着我唯一的朋友的原故,我不敢讲我什么都尝到。我是,凡我所能忍受的,我是什么都忍受了。我无怨悔地弃掉了我几年来的素志,无顾借地放过了少年可贵的光阴。不知有几多次眼泪来时我偷偷地揩去,讥笑来时我默默地吞下。

然而这些能算什么!我想起了这正是献身的友情的唯一的酬报,我是感觉什么也都带点甜味了。

最可歉仄的是,将一个纯噩的灵魂的深处的安宁扰动了,在可达到的时期内,我终未能使她回到以前的状态,我是太弱了。

我确是太弱了。仅仅为了一点不足轻重的原因,我终于几次将已经浮到喉口的话又重行咽下,于是问题终是问题,光阴驶一般的过去,一切都依旧静静地没有进展。虽然我知道有一个心是在怎样地期待与渴望。

如今,更因了无可逃避的势力,唯一的一点慰藉也暂时失掉继续的效能了。我想起早几日的一束旧痕,今日的一封来函,我再想想自己,我真叹息这又是我自己用自己铸成的剑亲手将这一线的柔丝断送了!若不是我的无能,何致这样地被压束?

方期在这漫长的炎夏中,一瓣心香,能随了天际凉风,不时吹送到幽静的楼上,以慰无底的寂寞;哪知一纸传来,什么都绝望了。啊啊!谁实为之?夫复何言。

在细雨丝丝的声中,低首将来书重读了一遍,想到这个夏日的生涯,我感觉了一种被隔绝的悲哀。雨声淅滴,看去是已越破了玻璃窗,滴到我的心上。在遥遥的一角,此时能同感觉着的,大约只有这一片灰黯的雨的低空了!

梦魂何处?咫尺天涯!

想到万种情怀,突被可咒诅的传统思想所隔断,我不觉感到了一味比生离还要深湛的凄凉。

六月八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