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冰车

作者:叶灵凤

是九十八度夏日的炎热的正午,一条用柏油浇成预备给高价的摩托车可以轻滑无声疾驶过去的大路旁,这时有两辆独轮的手车在停着。

两个车夫都休息在道旁的树荫下:这种在此地并不是为庇荫他们的树荫下。

车上装的是刚从冰厂里运出的人造机器冰,莹白的砖形的方块排列在几支衬了干草的蒲包内,一部分被太阳的热力溶解了的冰块已经将蒲包渗湿,黄色的蒲包的外表这时已染成了紫黑色。

溶解的冰水不停的从车上滴下,蒲包上升腾着一层被太阳蒸发的水汽。

空气静静的一丝也不流动,柏油的路面有几处已经被烈火一样的太阳烘成了流质。坐在这样的路上,与其说是休息,不如说仍旧是在劳动。

车夫脸上的汗不停的流着,车上溶解的冰不时的滴着。

为了天热所以就有人需要冰,为了在热天需要冰所以就有人要流汗。可是享受冰的沁凉和流汗的并不是一人。享受沁凉的人并不流汗,流汗的人并不能享受到冰的沁凉。

宇宙的秤上的平衡倾斜了,大的变动就在眼前。

从车上滴下的水点已经将地面染湿了一块。

“走罢,还要赶着回去吃午饭哩!”一个车夫说。

另一个沉默不开口的扯着衣襟将脸上的汗拭了一下也站起来。

两支独轮车在人力推动之下又蠕蠕的前进了。

九十八度的天气,烈日照耀着毫无隐蔽的路上,汗是怎样也不会停止的。

眼睛上生着两道眉毛,原是给你遮住因劳动而流下的汗液以免阻碍你的视力的。也许有人还不知道这个用处,可是两个车夫却知道得太清楚了。他们除了眉毛之外,又在额上加了一道用棕毛做的像月桂诗人的桂冠一样的棕梗。

汗太多了,眉毛已失了他的效用。多量的汗不时要湿透了眉毛从眼帘上滴下,于是额上只得光荣的加上了一道棕冠。

谁又会顾虑到人类中有一大部分会流出这么多的汗呢?

坐在电风扇下的哥儿掀着电铃责问送冰的怎样还不将冰送来。

这午饭的时候,光滑的路上挤满了急着要回家去休息的摩托车,交通是异常的紧张。

两辆独轮车缓缓的推到了十字路口,正待尽力要赶着推过街去的时候,突然警哨响了,对面的警灯亮了,交通改变了适才的方向。

两个车夫只得将两腿用力挣开支持着车身的均衡,心中不觉起了无名的愤怒。

“这该死的冤家对头!”

街对面的交通指挥灯用着他每秒钟十八万六千英里的速率射出了他的红光,立刻两辆独轮车、两个车夫和街上的一切都染成了红色。

你知道么?前进的东西受了阻碍就会这样改变他的色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