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作者:叶灵凤

在昨夜的梦中,我梦见在粉霞的光晕中,两只白衣的基路伯飘然降到了人间。轻风过处,调残了的玫瑰又都怒放起来,夜莺不敢再怨唱,已落下的树叶,匆匆地又都归上自己的原枝。

是春天到了么?我羞羞地拭干了泪痕,从座上降身下来张望;一切都是晕红,空中充满了醉人的香气,我像一位处女第一次被她的情人抱吻着一般,羞羞地只是不敢抬起头来。

一件东西突然扑到了我的身上。这是失去了多年的天真,带着幸福的翅儿,今夜重归他的故主。

我得了这勇气,第一次,我才敢睁开我朦胧的眼睛向着她们张望。

眼睛是这样的明亮,不用镜子,我已经看见她们的心中映出了我的影儿。

似曾相识……

我笑了。满房的玫瑰都因我的笑声而显得格外的红艳。

剥,剥,剥,是小雀儿啄着他的闷壳,是白衣的天使在叩着他的孩子的灵扉。

像在梦中一般,我恍恍惚惚的掷下笔去将门开了,我不相信此刻会有春的消息。

涌进来的是一阵爽神的笑声,我的萎靡的花上像突然淋了一阵甘露。

“此地有一位y先生么?”

“y先生?就是我。”

回答我的话的又是一阵爽神的笑声。许久不曾笑过的我也禁不住笑了。

“敢问两位是谁……”

“我是u。”我这才知道这就是几日以前写信来的u.她突然会到此地来,真是出我意外的事。但是,哪一位呢?

“这是我的朋友,是k,名××。”

“怎样?××?”

“是的,是××,就是你自己。”

又是一阵净得像水晶一样的笑声。

这一次,我的嘴虽仍笑着,但是我的心不曾笑了。我仿佛看见一个人立在上面,在一本簿子上不知写下什么。写下的是什么?注定的是什么?我的心在诧异着。

“有什么事来的么?”

“不,顺便来看看的,也可以说专程来瞻仰的。”

笑,笑,笑……

恍恍惚惚,是白日的梦,是梦中的白日?来的时候是意外,去的时候更是意外。只是,我仿佛觉得,几分钟的遭遇,我像失去了一点什么,同时我又像获到了一些什么。

“这或许要惹旁人的议论,以两个青年的女性,仅因一点文字关系,就突然跑去会一个素不相识的青年男性。了解我们的人自然知道这是天真,不了解我们的人不知道要将编派成什么了……”

“日前的一晤,我承认是我生命史上最可纪念的一页。虽不免有点冒昧,但,同名的××,我认识你已不仅自那天起,我想这一点心灵上的认识,总足解释我一切的冒昧而有余,况……”

“冷寂的楼头,永远是冷寂的,永远是灰色的,但自昨日以来,我觉得一切都有了生气,我觉得窗外那一枝残叶也分外的可爱。啊,u.k.这是谁的力量?……”

美国的e.saltus,在他的一部小说上曾写过,他的一位朋友,向他的朋友问道,他对于他的两位女朋友中,觉得究竟谁是最好的一个。

他的回答是:“is the lily fairer than the rose?”

是的,玫瑰有玫瑰的色香,百合花有百合花的香色。各有不同的内心与外表,但各个都是同样的可爱。

在海波微扬的堤岸上,在自然的寂静与拥抱中,在苍茫落日的烟霭下,在薄暮的归途,在昏黄的村市的灯影里,凭了一点无邪的天真,几个几日前还是并不相识的人,此刻已渐渐的熟识了起来。几日的往还,更酿成了一种亲切深湛的友爱。

“怎么又笑了起来?”

“一想起了就要发笑!”

“想起见面时的情形,总止不住会笑。”

“好,待我写一篇文字作我们相识的纪念,题名就叫做《笑》。”

“笑?……”底下接下去的已经又是笑声。

“好,我们静候着,静候着你的笑的来临。”

在纯洁的笑声中,青鸟传来了别的消息。人终是无能,总只有低头听着他的心的摆布。

玫瑰花开了,而且开得异常的丰盛。一夜的春风,冬眠的虫儿睁开眼来已完全不相信这是他的旧有的世界了。

我陶醉于现实的梦,我的心不准让我将好的梦儿轻易的向人间泄露,于是写下了的两页文字,其余的字迹终只有我一人才能辨认。

“一篇文章怎么还不写出?”

“一篇《笑》怎么还不写出?忘记得这样的快么?”

“听说y答应写一篇文章的,怎样不写了?”

“敢是你们……”

在这样的雾围中,我怎么也分辨不清我的心意,我怎么也不能将我那一点神秘的意念表出。

“一个宿诺不曾践实,终是你的一个重担。”

“负着重担是有担子卸下后所没有的滋味的。”

“他们呢?”

我这才知道潜越终是无用。人间的一切终该任他在人间流露。强迫的锁关,只有更引起好奇的探索。

我懊悔了,我几乎在一片洁白的梦痕上涂了一点别的颜色。于是,在新的春光中,我便急急的将这一点写下。

春啊,你若要鉴赏你的新妆,这里便是你的宝镜。

在春的脸上,我发现了那永远忘不去的笑痕。

笑的纪元一百四十二日于听车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