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月是故乡明

作者:叶灵凤

我的家乡是南京。

这真是太巧的事,离乡已经几十年的我,居然有机会在家乡度了一个中秋。说是家乡,其实对我比异乡还更生疏,因为我在很小的时候就离开那里了。别的地方不必说,我在这海隅之地就已经住了二十年以上,就一直不曾回过家乡,对于家乡的生疏可知。然而家乡到底是家乡,何况又是中秋。我居然在离家三十多年之后,有机会在家乡度了一个中秋之夜,这怎能不说是太巧的事呢?

当我从浦口过了江,到了早已为我们准备好了的中山路上那间宽敞舒适的下榻处时,我算一算日期,知道这天恰巧是农历的中秋节,心里就立时兴奋了起来。就凭了这一股热情,我说服了同来的几个旅伴,雇了一辆小汽车,趁着黄昏苍茫,月色未上之际,先去看看秦淮河,然后再找一家道地的南京教门小馆子,大家聚餐一次,吃一碟阔别已久的家乡特产咸水鸭,用来庆祝这个在客中,可是又在家乡的中秋节。就凭了我的这一股热情,虽然我这时对于家乡的一切同大家一样的生疏,但是他们都信任了我,也许知道这对于我真是一个太难得的机会,不愿扫我的兴,因此一切都依照了我的计划。

感谢我的家乡到底是六朝金粉的旧都,再加上这几年的新建设,我的推荐果然不曾使大家失望。在微暗的灯光下,秦淮河的河水似乎还是像我儿时记忆中所见过的部样,无声的流着,但是当年九流三教聚会的夫子庙,现在却已经成了整齐清洁的市民文娱中心。是的,这就是秦淮河,这就是夫子庙。儿时的记忆已经磨白了我的头发,可是它们却愈来愈年轻了。

在新街口的一家清真教门馆子里,吃了一顿使得大家都满意的晚餐,将整整的一只咸水鸭都吃光了,然后大家才踏着月色,安步当车的回到寓所。路旁一些公共建筑物门前所装设的灯饰,也许是欢迎我们这些从远方归来的游子吧,在这深夜还五色辉煌的照耀着。

回到寓所,直到大家都睡了,熄了房里的灯,我还站在窗口欣赏故乡的月色,舍不得上床去睡。“月是故乡明”,是的,不要说是中秋之夜,就是任何一夜的月色,在游子眼中看来,总觉得故乡的月色是特别令人留恋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