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鼋头渚的秋光

作者:叶灵凤

许多年以来,每见到画报上所刊载的太湖鼋头渚那一座飞甍画栋的小亭照片,总要为之神往,认为能站在那座亭上欣赏太湖的景色,实在是人生一乐。想不到终于有了这机会,而且还拍了一张照,真是此身已作画中人了。

年轻时候虚度韶光,应做而未做的事情很多,住在上海那么多年,往来沪宁路上那么多次,竟不曾到无锡去一游太湖,实在也该列为这种应做未做,想起来要顿足追悔的事情之一,现在居然有机会游过了,总算完成了人生的一愿。

三万六千顷的太湖,烟波浩荡,峰峦掩映,可说是从任何一个角落,在任何一个时候看起来都是迷人的。我到无锡的时候,正是现在这样的秋天,下榻在湖边山上的太湖饭店第一晚,在微明的月色下,站在饭店大门外宽阔的坪台上,眺望远处太湖的一角,湖面的微波似乎在月光下闪闪的发亮,树丛间露出来的明灭不定的火光,我也不知道是灯光,渔火,还是萤火,耳中再听到从草间传来的一派秋虫鸣声的合奏,我就已经被眼前这样的景色迷住了。直到夜深,我还舍不得去睡,站在窗口,隔了窗纱,将太湖秋月下的乡野夜景,贪婪的再看了许多。

第二天一早,我又站在大门口,将昨晚朦胧中所见到的景色,再重新加以领略。晓雾未收,在一片流荡不定的白茫茫的雾海之下,这里露出了一个屋脊,那里露出了一堆树尖,使我简直分不出哪里是水,哪里是陆。这是一副大家笔下的水墨画。

我们是从山脚下的湖边,乘了小汽船,绕过小箕山去游鼋头渚的。置身在舟中,横过湖面,虽然明知这不过是三万六千顷的一角,但是一眼望去,森浩无涯的湖波,仿佛已经足够使我领略到太湖的全景。等到沿着鼋头渚的松林小径,登上我所向往已久的那一座小亭时,放眼一望,脚底下是芙蓉、芦苇,舐着湖波的岩石,远处隐隐约约的青螺点点,也不知道是七十二峰中的那一峰,我知道自己已经置身在画图中了。

我不知道春天,夏天和冬天的鼋头渚景色怎样,我只觉得在这萧疏高爽的秋晴午后,站在这座小亭上眺望太湖,远处有白帆的渔舟列队缓缓的驶过,阳光有一点暖意,湖上迎面吹来的风又有一点凉意,“秋水共长天一色”,实在是一种令人难忘的享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