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来》

闲居

作者:叶灵凤

下雨时关上窗子,天晴了重行打开,这是谁都能理会的事。但是窗子在下雨时依旧开着,天晴了仍然被关着的也是很多。

至于我,见了太阳出来,早一刻因雨而关上的窗子此刻又打开了。这样,你们该不能再说我是不识时务的吧?我不仅是识时务,我还能追随而适应时务哩!

孩子被母亲打着的哭声,从对面矮屋门口越过小池传进我初开的窗子来了。孩子,你太不识时务,你的哭声阻碍了我窗口空气的流通。

我居然能提到空气,这又是我识时务的明证。空气的名词是受过科学洗礼的人才知道的。

但是,“近来外面的空气不很好”,这也是关于空气的,这句话你也懂么?

愧我浅薄,我不能回答。我只知道屋里的空气,我不知道外面是怎样。

至于屋外,几天炎热,墙外弃着的几口枯棺已经被新生的野草遮住了。开辟草莱的人,正在那里填池筑篱极力的向这块无主的坟地侵占。

本来住在此地的我们,所怕的只是夜里有名无实的鬼,但是此刻有白昼里有名又有实的人了,这是更可怕的,于是房东给我们的短墙缠上了铁丝网,使我们变成了帝国主义者。

我说,池上的浮萍啊,不要胆怯,在你将池面侵占满了之后,尽管向我们的墙里侵来,我们是同道的。

浮萍首肯了,但实际上有侵占野心的并不是浮萍。他是漫然答应的。这不负责任者!

向坟地建筑房屋,这是活人对于死人的侵占。

在闹市和路旁树立纪念碑铜像,这是死人对于活人的侵占。

至于近日那绵亘南北的大出丧,则又是不肖的活人利用了死人向同类侵占了。

呸!那是大出丧么?你又太不识时务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魂的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