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望碎片》

第10节

作者:安顿

因为有了于涛和他的故事,我把所有的写作计划都暂时放在了一边。一方面是因为我迫切地想把于涛所叙述的一切整理成文字,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沉浸在这样的一种氛围之中,无法再回到过去的状态。我好像突然之间不会思考了一样,那些可以轻松地变成钱的文字在此之前可以毫不困难地写出来、传真出去、只等稿费寄来,在此之后却让我自己都感到索然无味。那都是些什么东西呀,轻飘飘的风花雪月或者隔靴搔痒似的故作深沉,一个其实没有真正过一天奢华生活的人却要把有关奢华的物质描述到对那些小男女充满诱惑;一个其实生活风平浪静的人却要好似饱经风霜一般地讲解怎样化解生活中的痛苦还美其名曰“与往事干杯”,实在是有些矫情了。

我知道我的工作与不工作是跟我的生活水准或者干脆就是我的饭锅直接联系在一起的,但是,我确实是什么也写不出了。

于涛的声音常伴我左右。

倾听他,等他的到来,变成了我的生活最主要的内容。

刘超离开以后,我没有睡,我想像在异乡的星空下也一定有一个人和我一样,无法入睡。我坐在电脑前面,就算是陪伴他吧。

我躺下的时候是凌晨4点。

我给自己吃了半片安眠葯。然后,静静地躺在小床上。

腿有些酸疼,是安眠葯开始发作的征兆,意识还很清晰。

我认识这种安眠葯是在我爸和我妈离婚的时候,我整夜地不能入睡,整夜地盯着天花板,好像我的爸爸、妈妈和家就在那上面,而我熟悉的生活就在那里上演着。

我的眼睛布满血丝,眼圈发黑,甚至眼袋也开始明显起来,仿佛一对装满眼泪的小皮囊,轻轻一按,泪水就会汩汩而出。

那个时候我妈已经顾不上我了,她为了我的生活费问题每天跟我爸谈判。

刘超给了我这种据说是用来治疗抑郁症的安眠葯。

“我没有病,我不吃给疯子吃的葯。”我几乎在刘超面前嘶喊起来。

他是那么难过地看着我,眼睛都红了:“林玲,你必须吃葯,吃了葯就能睡觉了,睡好了就能好好上学,你还要参加高考呢。听话。”

刘超哭了吗?

好像没有。我没注意。不是。他一定哭了,只是他有意不让我看到。

我答应了,一定吃葯。

他只给了我一片。说:“明天的葯明天给你。”

“你怕我自杀吧?”

我捏着一片能让我暂时放松的葯,站在刘超家那个大杂院的门口,泪流满面。

晚上睡前,我还是吃了葯。很厉害,迷迷糊糊一直睡到第二天早晨我妈叫我起来说上学要迟到了。

每天从刘超手里领葯,从一片到半片到有一天他跟我说:“今天不吃葯了,你看看能不能自己睡着。”

我已经可以睡着了。就像我再也不会下了晚自习回家第一句话就说“爸,我回来了”一样。

和初恋告别之后,我又一度不能自然入睡,我没有告诉刘超,而是自己到葯店去买了这种专门用来给抑郁症或者戒毒之后的人使用的安眠葯,悄悄地把自己治好。

从此,这种葯就一直存在我的抽屉里,在需要的时候,我会给自己吃半片。学会吃安眠葯的时候,我想我已经完全可以把单身的日子应付自如了。

没想到于涛又让我吃起这种葯来。

于涛。

一个多么奇特的相识。

明天他回来,他会来看我吗?也许不会,我们已经距离太近,谁说的?距离太近的人之间是有一种排斥力的。

我们至少都会不好意思。

睡觉真难。

我意识到有强烈的光芒在刺激我的眼睛时,也正是我妈把大门捶得山响的时候。

我妈卷着一阵热风冲进门:“怎么还在睡?几点了?”

她直奔我的卧室,看见凌乱的床和床头写字台上电脑旁边的一杯没有喝完的水才转身出来,到厨房洗手。

“妈,你怎么来了?”

“顺路。”我妈轻松自在地说着话,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我到燕莎给你大姐买一件中式夹袄,她要带到美国去穿。我这就走。你爸的司机在下面等我呢。”

我到洗手间去刷牙。我妈追了过来,把门敞开。一边看着我一边问:“于涛回来了吗?”

满嘴牙膏沫,我冲她摇头。

“是没回来还是不知道?”

“不知道。”

我妈喝了一口水:“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他没告诉你还是你不想跟我说?”

我比平时刷牙的时间要长出很多了。牙膏在嘴里就可以不回答我妈提出的问题。

但是她穷追不舍。

“说话呀。”我妈急起来,“我还等着走呢。”

“真是不知道。你走吧。”我把一大口水吐在水池里。

“林玲,我告诉你,别以为你那点儿心思我不知道。

你想脚踩两只船,一头儿是于涛、一头儿是刘老四。于涛不行了,还有刘老四垫底儿,是吧?你别做梦!于涛要是知道了你和刘老四不明不白的,他也不要你!他那么好的条件,什么小姑娘找不着?非得找你?你别自己把西瓜丢了捡个芝麻。那刘超,芝麻还是个黑芝麻!“我妈叫嚣着,从客厅里拎出刘超留下的香水中那瓶夏奈尔no.19。”我和刘超怎么不明不白了?“我也气急了,声音比平时高了很多,”谁告诉你于涛要娶我了?他想娶我,我还不一定愿意呢!你以为谁都像你……想的那样?“我本来想说”你以为谁都像你那样“,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

她到底是我妈。

“行行行,你能耐,你不用你妈管,我看你有一天后悔的时候,别找你妈哭来。”

我妈气急败坏地开了门、往外走。香水被她“咚”地一声扔在冰箱上。

我什么也没说,走过去关了门。

我妈怎么会想到我去找她哭诉呢?这么多年了,她甚至连我在想什么都不知道,也从来不想知道。

毕业分配的时候,我到一个外企公司去应聘,得到了一个做接待员和行政秘书的职位,是整个公司最低的位置。就是这样,那个管人事的胖男人还好像是施舍给我什么好东西似的告诉我:“要不是因为你的长相还可以,这个位置也不可能是你的。”

都快要毕业了,我妈才想起来问我,工作找到了没有。我告诉她我要去做接待员了,她吃了一惊。接着就莫名其妙地气愤起来:“林庆国这个人就不是东西,女儿要毕业了,他知道不知道?连个屁都不放,算什么父亲!我总不能看着你去给人家当丫鬟使,我跟你爸说说吧。”

所以才有了我继父“利用他的影响力”送我进了机关人事处这件事。我妈逢人便说她老公怎么有办法,说我继父之所以把我安排到那个局就是因为我等个一年半载就有机会提升,俨然她的女儿已经是局长后备队站在最前头的一个人了。可是我在那个地方的压抑其实比当年刘超郑重写下的“睡、误、拘”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妈就是这样一个人。我觉得在她和我爸离婚之前,我从来没有机会认识她,而在他们离婚之后,我妈把她一辈子的虚荣都集中表现在她现在的婚姻里。所以当她发现于涛的时候,她仿佛看到了比她的婚姻带给她的虚荣还要多的另一个婚姻,就是她的女儿和一个同样年长很多而又有钱的男人缔结的婚姻。于涛看起来不如我继父有地位,但是于涛有一样我继父没有、而我妈做梦都想有的东西——钱。

我妈才不会去想,于涛是怎样变成有钱人的,我妈关心的是结果,是一个她的女儿能直接享受到的结果,而我已经知道了一部分过程,而且,我将继续知道。

最初,我为我们的母女关系感到悲哀,渐渐的,悲哀被另外一种东西取代。我理解我妈,她的安全感已经在她和我爸的婚姻里丧失殆尽,即使她现在已经感觉到了安全但每每想到过去仍然会心有余悸,因此她千方百计想让她的女儿抓住一样东西,或者是钱或者是别的什么可以作为依靠的东西,这也是一种安全吧。

其实人都是这样的,就像溺水的人获救之后仍然不停地打冷战,之后也许终生看到水都会本能地颤抖一样。

人永远认为自己没有的东西是最能让自己感到满足的,所以才会为了获得那一切而拼尽全力,仿佛飞蛾扑火,以为火中才有温暖和光明。

随便吃了几片面包,我再次坐到电脑前面。

按下采访机的开始键,于涛的声音重新响起。

于涛也是一只飞蛾,飞向他梦想的财富,飞向他用辛苦努力换来的一个他和他心爱的女人的明天。

敲门的声音非常谨慎。

门外是那天来送晚餐的人,他居然抱着一束浓红色的玫瑰:“林小姐,于总让我给您送来的东西。他让我告诉您,他已经到北京了,现在在公司处理一些事情,今天晚些时候,他会跟您联络。”

我收下了玫瑰和一个大纸袋,里面的东西用白色的无纺布包裹着,看不出是什么。

关上门,我舒了一口气。

于涛,他终于出现了,以最是他的方式。

打开一层层包装,一条米色的亚麻长裙被我摊平在床上。群摆上靠右侧,是绣工精致的一群各种姿态的蓝色蝴蝶,正在努力地向上飞。

和商标在一起的是于涛的条子:林玲:我已回京。

这是给你的礼物,觉得你会喜欢。那天的红玫瑰应该已经枯萎了,我买了新的,也希望你会喜欢。

公司的事情比较多,只能晚些给你电话。

希望你有兴趣等我。

于涛我当然会等,怎么会不等呢?

红玫瑰重新开在我的大玻璃瓶子里,但是不影响她们给我带来好心情。

我觉得我也在像玫瑰一样盛开。

坐在窗前,我想起很早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叫做《走出非洲》,男主角开着飞机带寂寞的女人在天空中翱翔。刘超笑着说:“你们女人需要的就是这些。”我嘲笑过电影里那种送玫瑰讨女孩子欢心的小男人,但是于涛这样对我,我也高兴。

如今我坐在窗户前面,是在看花,还是在等人?

我哑然失笑。女人终归是女人。

借着天光看不知第多少遍的《东方快车谋杀案》,直到故事已经真相大白、房间里必须开灯、肚子也饿起来的时候,于涛依然没有电话打来。

大约在9点钟的时候,电话铃才响起来。我几乎是扑向电话机。

“林玲?”

“是我。你在哪儿呢?”迫不及待就迫不及待吧。

“在公司。有一点儿小麻烦,要加班。你吃晚饭了吗?”

“吃过了。”我的语气里的失望沿着电话线一直传送到于涛那一边。

“你愿意到我的公司来看看吗?”

“可是,你是在上班……”

女人除了喜欢被男人呵护的感觉之外还有一个特性,就是在这种时候的虚伪。

“没关系,主要是财务部的人加班,我没什么,只是我不能走就是了。你来吗?”

于涛,你为什么不说其实是你很想见到我?为什么不说已经好几天没有看到我,你想念我?

“好吧。”

“半个小时以后,司机在楼下等你。”

我站在窗户前面向楼下看着,一辆白色轿车缓缓开过来的时候,我欢快地跑着下楼。拎着长长的裙子下摆。

是一条新的裙子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慾望碎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