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词安顿》

梦的羽毛

作者:安顿

我的领导说,他想创办一个有关梦想的版面,让每一个人都有机会把自己的梦想展现出来。他说,他的灵感来自他的儿子。

领导的儿子是一个初中生。当父亲问到他的理想的时候,他不假思索地说他想开一家“麦当劳”。“我知道我在他眼睛里特别没劲,我也知道我问这个有关理想的问题其实是多少代大人都在问孩子的问题,”我的领导背靠着窗子,阳光从他的身后窜过来照在我的脸上,也许是因为说到孩子,他脸上的光芒非常柔和,是我没有机会见到的那样一种慈祥的表情,“但是我还是说了。我说开‘麦当劳’好,可以学到很多知识,而且必须掌握很多技能,比如英语、经营管理等等……”

孩子听完了父亲的一席教诲之后非常沮丧地说,不想开“麦当劳”了,因为实在太累了,还是改行去设计电子游戏软件吧。“我又扫了孩子的兴,”领导无可奈何地笑了,“我说这个理想更好,需要从现在就学习,比如电脑知识、英语等等,结果,他连这个理想也不想要了。”

领导说,他从儿子身上明白了两点,首先,孩子的理想通常都是跟他的生活密切相关的内容,其次,他发现很多时候大人并不了解孩子们真正的思想是什么样的。

那天中午我们忘了去吃饭,两个成年人站在一个烧着热水的锅炉边上讨论一个又一个最能让人憧憬明天的梦想。

我小时候也有过类似“开麦当劳”这样的理想。

刚刚上小学的时候,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了一本法国卢浮宫的画册,我看到了那些美丽的图画和雕塑,看到了它们在宽阔的走廊里静默地俯视来自世界各地的参观者,或者更确切地说应该是艺术的朝圣者。我流连在那本画册中,用手抚摩它的每一页,仿佛这样就可以离它们近些、再近些。

那时候我的心里深藏着一个梦想,我就想成为一个卢浮宫的守门人,站在这座令多少人魂牵梦系的地方,守护这里的一切。我想像我会是每天第一个到来的人和最后一个离开的人,这样我就可以和这些永远没有可能被任何一个人据为己有的美好事物盘桓在一处,比任何一个人可能停留的时间都长。

我从来没有把这个梦想告诉过别人,哪怕是疼爱我的爸爸和妈妈。我怕他们会嘲笑我,这样一个生活在清贫的生活之中的小人儿,这么没有抱负地想到异国他乡做一个看大门的人,没有文化也永远不会有财富,只是日复一日地看着别人从眼前走过。

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没有成为画家或者科学家的理想,而只是想和自己喜欢的东西厮守在一起,仅此而已。

后来,老师要求我们写作文,用两节课的时间写完,题目是《我的理想》。我托着下巴呆坐在课堂上,心里有些难过,因为我必须为自己守住一个秘密,必须在纸上写下一个从来不曾在我的心中存在过的理想,我有一种迫不得已撒谎的悲哀。

我的作文在一堂语文课上成了老师用来宣读给别的同学学习的范文,我写的理想是长大以后,我要做一名医生,挽救那些濒临死亡的人,让他们重新能够感受生活的美好。老师说,我不仅文笔出众而且心地也非常善良,看得出来,我写的是真实的思想,而没有说大话和空话。老师同时批评了一个男同学,因为他说他的理想是做一名农民,要开着现代化的拖拉机去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老师说:“纯粹胡说八道。你们的父母送你们来上学是为了让你们到农村去出大力、流大汗吗?是为了让你们像我们那样在最好的年龄去上山下乡吗?骗人!”那个男同学被老师批评得无地自容,并且被罚重写作文。

我在课堂上一直低着头,给老师和同学的感觉是我因为受到表扬而非常不好意思,于是谦虚地低下了头。实际上只有我自己知道,老师宣读的不过是我用来应付作业的一个谎话,我的真正理想也不过就是去做一个卢浮宫的守门人,然后在游客还没有到来或者已经离开的时候独自占有一会儿那些美丽得像梦一样的东酉。

我暗自庆幸,好在没有把这个梦想写出来作为理想呈现给老师,否则,他一定会带着调侃说,别人出国是为了活得更好,而我居然是要到外国去看大门,实在是没出息。

然而,在我心里,我的这个梦想非常神圣。我觉得我并不输给那些写着要做科学家或者宇航员的同学。梦,是属于自己的,也是对于自己来说才最具有实际意义的,别人不会在意,也不会理解。

长大一些,我懂得了我是一个女孩子,懂得了有一种美丽是上天仅仅赋予女性的。我认识了那些包装漂亮、讲究的化妆品,我有了一个新的梦想,我爱上了口红。

我的姐姐比我大6岁,在我还是一名中学生的时侯,她已经到了恋爱的年龄。那时候商场卖一种现在看来非常简陋的口红,黑色的小圆管,里面是一支可以推进推出的暗红色chún膏。我喜欢那黑色的外壳,上面刻着两个金色的手写体的字:蝴蝶。姐姐把这支口红放在她的皮包里,随身带着。早晨她出发去上班的时候,会从皮包里取出来,对着镜子小心地在嘴chún上抹淡淡的一层,果然不一般,因为这一点点暗红色,她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

姐姐的红chún从此成了我的梦想,我觉得口红是世界上最神奇的东西,它可以让一个平凡的女孩子成为引人注目的美女。女人,不就是要引人注目吗?

我从来没有像认识了口红这种事物之后那样焦急地盼望长大,我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拥有属于我自己的口红,哪怕只有一支,哪怕只用一次。

我每天注视着姐姐把自己打扮得chún红齿白,每天期待着自己也有这样的一天。姐姐像明白我的心意似的,在我18岁生日的时候,她送给了我一支一模一样的口红,黑色的小圆管,上面刻着两个金色的字:蝴蝶。

我舍不得用,也没有机会用。但是我时常会把它拿出来把玩、抚摩,就像当年抚摩那本卢浮宫画册一样,我觉得生活实在是太美好了,能让我和我爱的东西在一起,能让我的小小的梦想成真。

第一次用这支口红是在上大学之后,也是我唯一的一次参加学校组织的舞会。所有的女生都精心地打扮自己。我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面对镜子,像姐姐那样在嘴chún上涂一层薄薄的暗红色。当温软的chún膏触及我的双chún时,我觉得我的心都在发抖了,这就是我少女时代可怜的梦想,就是我期待长大的几乎全部理由。

那一晚其实没有人注意我,因为我不会跳舞,只能坐在一旁看着别人翩然旋转,但是我很满足。我轻抿嘴chún的时候可以感觉到与以往的不同,我知道我已经完成了一个变化,我的梦想为我的少女时代插上的翅膀已经开始带着我飞翔了。

那支口红还没有用完的时候,我就有了新的、比它更高级的品种。成年以后,更是有过数不清的口红。我从不化妆,但是也从来不能没有口红,没有口红,我会感到有些不自信,至少是觉得生活中缺少了什么。我用的口红有时候是很贵的名牌,它们都有非常美丽的包装,然而,那支姐姐送给我的、到现在才用完一半的口红始终躺在我的抽屉里,就像当年看过的卢浮宫画册始终保存在妈妈家的书柜里一样,我觉得它们是我的梦想上掉下来的羽毛,对于别人,可能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对于我,它们曾经是我的全部理想。

我把我自己曾经有过的梦想讲给我的领导听,我告诉他,其实,每一个人都曾经像他那个可爱的儿子一样有过对于自己分外重要的梦想,大人怎样看待这一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生活因这些梦想每天都存在着而变得滋味无穷。

我尊重和理解他们,因为我也是从那个阶段走到今天的,我也和他们当中的很多人一样,读过琼瑶的小说,还在读的过程中流下过真诚的眼泪;我和他们一样,写下过朦朦胧胧、不知所以的日记,写下过不敢示人的文字,给一个也许从来不曾存在过或者仅仅是一个心中的影像的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动词安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