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词安顿》

青果恋情

作者:安顿

自从开始主持有关情感的版面,我收到过不计其数的稿件,其中有很多来自年龄比我要小很多的高中生和大学生。他们的文字不同、写法各异,但是内容却都不约而同地集中在少年时代的恋情。

作为报纸的编辑,我曾经许多次被提醒,一定不能编发有关“早恋”的稿件,这些稿子几乎都被压在我的抽屉里。然而,抛开职业,仅仅作为才告别校园不足10年的我,真的从心底里尊重这些敢于把稿件寄来的作者,也真的理解那些被他们当作人生中一道美丽的风景来描述的、青果似的恋情。

我尊重和理解他们,因为我也是从那个阶段走到今天,我也和他们当中的很多人一样,读过琼瑶的小说,还在读的过程中流下过真诚的眼泪;我和他们一样,写下过朦朦胧胧、不知所以的日记,写下过不敢示人的文字,给一个也许从来不曾存在过或者仅仅是一个心中的影像的人。我知道我和他们一样,从因为不知道什么叫做爱情而对爱情充满了向往到终于要把这种突如其来的感情深藏在心中,并且自己欣赏着自己忍痛的顽强,在人造的悲剧美中完成一个少年必须要体验的放弃的悲伤。

我了解这样的感受,因为我不能忘记曾经发生在我身边的一些少年恋情的故事。每当我读到陌生的作者写来的这样的稿件的时候,我都会不自觉地回到我自己的少年时代,置身于十七、八岁的阳光之中。握住别人的稿件,读那些陌生人的故事,我有的是感同身受的、怀旧的心情。

我18岁那一年,收到过一封信。那是怎样的一封令人晕眩的信啊。

早晨,把书包放进课桌里面的时候,我看见了它,一个白色的、用来装贺卡的信封,很厚,没有封口。

我没有立即打开信封,但是整个一个早晨,我的心都沉在一种难以形容的狂乱和兴奋之中。我隐约知道有一双眼睛在学校的某一个角落注意着我,那是一种能够把我穿透的洞悉的目光。我不敢看,因为我知道那里面可能会写着些什么,还因为在我发现这个信封躺在我的课桌里的同时,也在心里相信了此时此刻全世界都已经知道了我的秘密。

我故作平静地在课间操的时候溜进了体育老师放运动器材的小屋,背靠着一只跳箱,就着从极小的窗口穿进来的阳光,战战兢兢地打开信封,看到了没有抬头也没有落款的信。我知道是他,一个个子很高、在理科班的男生,我熟悉他的字体,在我们一起在同一个班上高一的时候,我就已经熟悉了他的每一个字都向左边倾斜的字体,看过一遍,就再也没有忘记。

那封信其实非常平和,他讲了一个精卫填海的故事,他说:“假如你的心是一片汪洋的海,我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去做那精卫?”他用很多笔墨来告诉我,他第一次注意我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他趴在学校大厅的玻璃窗边上看着我从校门对面的小路上慢慢地走过来,杨花飘在我的脸上,我轻轻地拂掉。他在很远的地方就看见了我,他说他深信我也看见他了,而且他的影子在那个时候就反映在我的眼镜片上。

我自己也说不出为什么,那天,在那个光线非常暗、飘着一种奇怪的发霉的气味的小屋,我的眼泪莫名其妙地打湿了这封言辞动人的信。我想,我在一个人的眼中是这样的美好,为什么另一个人却对这一切视而不见?为什么写这封信的人是这个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注意、也很清楚他一直在观察着我的人,而不是我心里珍藏的那颗“钻石”?

我把这封信一点、一点地撕碎了,当洁白的信纸变成片片白色的小蝴蝶的时候,我决定永远不去牵动这个秘密,就让我假装不知道是谁,就让我一直装聋作哑下去吧。

然而自从有了这样的一封信之后,我还是感觉到我自己有了变化,我不再像过去那样旁若无人和自信,我开始注意自己的形像,特别是性别角色,我不知不觉地开始用一种所谓“淑女”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我心里很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为了谁。

就在我收到这样的一封信之后,学校里出了一件很轰动的事情,一个男同学和一个女同学在一起同住了几个晚上,被老师发觉了。

对于中学生来说,这实在是天大的事情。

这两个同学被老师分别关在不同的办公室里写“情况说明”,谁也不许跟对方通气,“各自检讨自己的错误”。他们被关起来写检查的时候,我们照样上课。我们读书的学校是一所有着悠久历史的老校,整个学校的气氛中弥漫着令我们非常自豪的自由和民主的气息。但是,这两个同学的事情即使是在这样的一所学校中也是不能被姑息和容忍的。我们期待老师告诉我们学校的处理结果和这两个人的情况,而我们的老师对此只字不提。

同学之间悄悄地议论着他们,他们的身世和他们的恋情。

他们都生活在残缺不全的家庭里,都没有得到来自父母双方的关爱,他们当中女生的学习很好,男生的成绩很差。他们是因为相互同情走到一起的,因为双方都是没有家的孩子,他们彼此关心和爱惜对方。他们在同学中也曾经是孤单的,因为不愿意听到一起玩儿、一起读书的同伴在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又无奈又幸福地说“我要回家”了,他们选择了对方作为同伴,是因为他们当中的谁都不会说回家的话,他们都没有必须要回的家。

同学说,他们住在一起,大概是“有了关系”,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没有人能够说清楚,也没有人愿意说清楚。

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都在谈论这件事,其中也包括收到信的我和写信给我的他。我们两个人都知道,在我和他之间有一个秘密,然而谁也没有把它说破。我们只是议论别人,议论这两个据说是因为“相爱”而被隔离起来的同学。

那是一个下毛毛雨的日子,我逃掉了自习课,背着书包到学校东甬路上的大树下,我坐在绿色的长椅上。我终于等来了一张纸条:“自习课不要上,请到东甬路第二个长椅等我。”字体依然是向左倾斜的。

他走过来了,个子很高、脸色苍白。他没有打伞,只穿了一件米色的、学生们通常不太会穿的风衣。

“出去走走吧。”他说。

我顺从地跟着他,同时与他保持着三步的距离。

他带来了那两个人的消息:他们都在稿纸上写了相同的话,“全是我的错,是我主动的,与xx无关”。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从办公室里冲进楼道,当着追出来的老师的面,说“你就都往我一个人身上推”。他们还是被老师拉进了各自写检讨的办公室,写的还是上面的那句话。

他告诉我这些的时候一直在看着我,我低着头走路,什么也不说。

“我觉得他们特别了不起。”他说,说话的时候伸出手拉我的胳膊。

我躲开了,我说:“我也是这么想。”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样做呢?”他停下来,我们就这样站在了我上学必须经过的居民区的一条小路边上。桃花已经落了,洒在潮湿的泥地上,雨开始大起来,我只有一把伞。

如果是我,我会像那个女孩子那样吗?我会吗?我不知道。但我想那不会是我的,因为我会从一开始就不让事情这样发展。我注定就是那种看别人做故事的人,故事的主人不会是我。我用了相同的话问他:“假如是你呢?”

“没有你,那个人就不会是我。”他果断地说,“就像没有了海,精卫衔着石头飞来飞去又有什么用?”

他指的是那封信,那封写着“假如你的心是一片汪洋的海,我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去做那精卫?”的信。

雨越来越大,我从书包里掏出了伞。他很自然地拿过去,撑开,把我和他一起收进伞下。这样切近地站着,我有些恍惚,恍惚之中我觉得我必须对他讲真话,我必须告诉他,我一直用目光追逐的那个身影不是他,假如他注定是那精卫,我不是他俯瞰的那片海洋。我告诉他,我从听说了那两个同学的事情的时候,就认为他们是那么勇敢和纯洁,他们的关系是一种很特别的、老师们不能理解的关系,我理解。而且,我也曾经问过自己,如果是我,我会怎么样,但是我的答案和他的一样,假如没有我注视的那个人,另一个人就永远不会是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我隐隐地觉得有些莫名的疼痛,有点像小人鱼迈着艰难的步子、仿佛在尖刀上为王子起舞时的那种悲壮的奉献。

他站在伞下听完了我讲的、其实只是存在于我心里的一个没头没尾也永远不会有头有尾的故事。

他默默地送我到我家楼下,我坚持让他带走我的伞,他坚持拒绝了。我站在楼道的窗子边,看见他的风衣在雨雾中仍然能飘起来,显然,他走得非常快。

回到家里,我写了一封信给他,说我会记住这个雨天我们说的话,记住在收到他的信之后陡然增加的自信,我说他送给我的是世界上最珍贵的礼物。我也用了一个白色的、用来装贺卡的信封。所不同的是,我选择了邮寄的方式。

我知道他收到了这封信,课间休息的时候,我曾亲眼看到那封信躺在传达室的桌子上。我们还会见面,在楼道里、在操场上,还是像以往那样点一点头。我增加了一个新的习惯,每天上学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会偷偷地往楼上大厅窗子那里看一眼,有时候,我能看到他在玻璃的另一侧看着我。而我喜欢看的那个人已经毕业了。

我们最终没有从老师那里获知有关那两个同学的处理结果,他们又回到各自的班里去上课了,因为还有不多的时间我们就要参加高考。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公然在操场上手拉手地边走边背诵课文,我在这个没有了偶像的学校里默默读书,默默地在心里认为他们真勇敢。

高考之后,我们永远离开了母校。

那年夏天,我收到过一张明信片,是精卫填海的图案。上面只有一句话:“别忘记下雨的日子里那段青果似的恋情,你的和我的。

可能每个人都不希望自己认为美好的东西带上世俗的气息,但是殊不知所有世界上的美丽原本就是无法逃脱这些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动词安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