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人》

哈尔滨人的个性之abc

作者:阿成

这座城市人们的某些生活作风,与自己先祖始终有着很大的相似之处。雍正皇帝曾经这样评价过这儿的人:

……多有以口腹之故,而鬻房卖产者,即如每饭必慾食肉,将一月所得钱粮,不过多食肉数次,即罄尽矣,又将每季米石,不思存贮备用,违背禁令,以贱价尽行粜卖,沽酒市肉,恣用无余,以致阖家匮乏,冻馁交迫,尚自夸张,谓我从前食美物,服鲜衣,并不悔悟所以致此固穷,乃以美食鲜衣故也。

这意思就是我在前文中曾说过的“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朝没酒现掂对”的样子。

看来,任何一座城市,及其市民,都不是完美无缺的。

这个城市的人们,强悍固然强悍。比如打架,一丁点小事儿,三句话不来,立刻动手,仅仅拳脚相加还是“文明”的,某些无聊的看客还会觉得没劲。常常是几句争吵之后,上去就是一刀,对方立马血流如注了,这才觉得好看,才能赢来孬汉的喝彩声。不似南方人,两个人吵架,就是一个吵,多为君子状,“君子动口,不动手”。而且越吵双方走得越远。我曾在杭州见到过两位年轻人在马路上吵架,我则在一旁袖手旁观,学点知识,感受感受。结果,两个小伙子光说不练,几慾动手,也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其中一回,差一丁点儿真的要动手了,却被一位围观的纤弱女子在他们当中一站,两只像笛子粗细的胳膊一支,就轻易地把他们分开了,让我这个哈尔滨的看客好生糊涂。这种事,若是在哈尔滨,大约早就刺刀见红了。因此在这里,我也奉劝来哈尔滨的朋友们,尤其是火气旺盛的朋友,千万别在这个城市里和游手好闲的青年人吵架,免得受皮肉之苦。如万一遭遇不测,说句软话,道个歉,凭着外地人的客人身分,是完全可以化险为夷的。哈尔滨的好人也罢,坏人也罢,绝大多数,对外地人还是有礼貌的。这同好客与自卑的地域文化不无关系。

这个城市的人们,吃苦固然能吃苦。但一定数量的人的吃苦,都是万不得已而为之的。一般说来,只要他们兜里还有钱,还有饭吃,有酒喝,吃苦的活儿,跌份的活儿,大抵是不会去干的。记得有一年市政府为了解决待业青年的就业问题,决定无偿拨出若干台手摇掌鞋机,安排些待业的青年到街头为人缝补鞋子,解决生活来源问题。掌鞋这个行业是很挣钱的。现在鞋的假冒伪劣产品很多,城市人的活动量日益增大,再加上哈尔滨人常常出手慷慨,从不在几毛钱上做文章、费口舌。干掌鞋这活儿,是能挣大钱的,因此,不少南方人带着老婆孩子,不远万里,来到这个偏远的城市干这活儿。您哈尔滨人不是爱装绅士、装淑女么,那您就尽情地装好了,只要把钞票慷慨地丢下来,一切都配合您,满足您。这些精明而又能吃苦饮卑的南方人都挣了很多钱,在南方老家盖了楼,购置了现代化的家具……可哈尔滨那么多待业青年,却没有一个人肯干这活儿的,觉得跌份。宁可受穷,所谓穷要面子。是自尊还是脆弱,还是个性使然,这是很难辨清的。

在哈尔滨有相当一部分人就是这样的。有钱的时候,就出去高消费,沉迷于摆谱儿,装大款,穿名牌服装。没钱的时候,不仅不思反省,反而到处吹嘘自己曾吃过什么,穿过什么,以为荣耀得很——如前人评价云:“性颇愚,不知计算,又习于游情,稍近劳力之役,辄避不前。每三五成群,酣饮市肆,一日未终,罄诸有而后已。不知积蓄。”前辈看问题还是挺准的。

这个城市的人们,自尊固然自尊。但某些人常常表现得十分脆弱。如果到商业服务场所走一遭,就会有一定的感受。你会看到某些服务员营业员接人待客十分傲慢冷淡,惟恐对方小瞧了他,双手支在柜台上,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面对这一脸不屑,顾客便笑着脸,谦卑地说:“对不起,麻烦您,请再给我拿一件看看好吗?谢谢您,真不好意思。”这种倒错的状态是颇能说明某些城市人心理的。这时,服务员便能立刻笑脸相迎了。甚至一下子成为知己也未可知。在同哈尔滨人交朋友时,特别重要的一点,就是您得先尊敬他,不小看他。一旦成为铁哥们儿之后,你怎么骂他、损他,也不会影响你们的友谊。哈尔滨终然是一个重情义的城市呵。

哈尔滨人的个性,优美的一面自然还会有很多很多。这里不谈了,留给慷慨之士畅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哈尔滨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