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人》

“神秘的咒语”与城市人的感情判断

作者:阿成

在哈尔滨这座城市里,各种各样的思维模式和反应方式是多姿多彩的。

这里只聊其中颇为有趣的一种。

哈尔滨的这种别样、有趣的思维方法,又更多的凸现在企业,以及民间的交往当中。这种思维方法的重要特点,一是有让人有莫名其妙的权威性,二是他们使用的“咒语”,既人人熟悉,又深入民心。是一种流动性广、普及、生命力强,又活泼生动的判断媒体。

如果有人掌握了这条法则,又能破译其中的奥秘,他便会在人际交往中,乃至事业的发展上,发挥着不可估量的作用。不仅如此,还会因此获得诚实、憨厚、老成、知情达理、有城府的殊荣。

要说明这种类似广告说词的特点,需举几个例子才能展示哈尔滨一些人的思维与判断的“魅力”。

比如说,要劝一个尊重经验、迷信先验的哈尔滨人多吃鱼多吃肉,无需什么长篇大论,也用不着什么逻辑推理,更用不着科学的阐述,您用五个字,就可以达到目的,那就是“是荤强起素”。

这是一句民谚,意思是说,凡荤腥的食物都比素的食物强。在这五个字面前,哈尔滨人会不假思索地认为您说得对,您的话有道理。那么为什么是对的,又为什么有道理的呢?原因很简单,因为你说的是一则民谚。哈尔滨人从来是固执地认为,民谚是具有权威性的,是多少年来多少人经历了无数的体验与教训总结出来的,再者,大鱼大肉比素的食物好吃这种现成的经验,也会给那句民谚的权威性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因此,判断就成立了。

事实上,荤的东西并不绝对比素的东西好,这是有科学根据的。然而这并没用。在科学与经验面前,众多的哈尔滨人宁肯选择经验而从之,也不依靠科学来决定自己的取舍。

这种一则则一句句类乎神秘梵语似的“经验”,大多数是靠民间自觉地口头流传至今的。千百年来,这些民谚、名言名句、歇后语之类,在民众的生活中发挥着不可估量的作用。而且,这些神秘的“梵语”与政府行为、政策和科学,竟是相互独立而并存的。

因此说,凡是能够大量地掌握这些“经验”并且能够驾轻就熟运用的人,就会在这个城市里享受智者的形象。

比如“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这一句,同样具有很大的说服力。然而,有理真的能走遍天下吗?无理真的是寸步难行吗?有趣儿的是,尽管现实生活能够提供许许多多活生生的例子对此提出有力的反证,但是许多的哈尔滨人并不以其为然,他们仍然相信这句话是对的,是一条真理。并且,用这句话做为自己实践行为的准则。南方人说东北人有点傻,不灵活,恐怕是跟这一域的人受“咒语”影响弥深有关吧。

比如“谏之双美”。可直言上谏就一定会收获“双美”的效果吗?这是很值得怀疑的。孔子还曾十分痛苦地说过“唯上智与下愚不移”呢。孔子会真的这样认为吗?当然不是,如果是的话,他就不会说“寒门出贵子,白屋出公卿”了。那么,把这句话调整为“谏之两伤”,就一定没有道理吗?然而一些可爱的哈尔滨人,宁可相信前者,也不信赖后言。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某些哈尔滨人在思考上喜欢走捷径的特点,以及将复杂的事情简单化的思维方法。

再比如,两个人打起来了,孰是孰非,总得讨个公道,这样才利于事情的解决和正义的伸张。可一句“一个巴掌拍不响”,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把责任分摊给打架的双方了。而且,还显得那么有说服力,有权威性,不容置否。更为有趣的是,本来没有责任的一方,在这样一句话的观照下,自己竟然进入反思状态,反省起自己的“过错”来了,而且最后,还能心悦诚服、痛心疾首地承认,“一个巴掌拍不响”是对的,是自己错了,假如对方在打自己左脸的时候,自己把右脸也让给他打,事情也就可以避免了。

这种不可理喻的判断,大约也是一种城市异化的文化心理在作祟。结果是:好人越来越好,好的让你直糊涂;坏人越来越坏,而且坏得理所应当,理直气壮。

如此而言,若净化一个城市的文化环境,光靠写些标语口号不行的,甚至是无聊的,应当在城市人文化心理方法上搞点研究,使那些“神秘的梵语”失去权威才行。

我们继续举例子,把事情说透,将哈尔滨人的文化心理作进一步的展示。

例如,一个女士同一个男士,偶有几次单独的接触,他们周围的一些哈尔滨人就会出来据形判断云:两个人的关系不正常,是暧昧的情人关系。

这样的“风流韵事”自古以来就具有越演越烈的素质,甚至成为泱泱大国的别一种民间文学和别一种娱乐消遣的方法了。这种风流韵事,一般也都会越闹越大(这个“闹”字作得可真好,准确、形象,而且有声有色,有人物,有景致,有气氛)。在如此舆论的重压下,受害人又果然是委屈的,个性与胸怀所致,又不能将此事一笑了之,做不以为然状,便去找有关领导说明情况,为自己作主,惩罚谣言制造者。但领导的一句“无风不起浪”,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击败他或她的陈述与请求,并轻而易举地将谣传中的罪名永远地戴在受害者的头上。任何人也无法改变这一点。

某些哈尔滨人愚昧得也真够可爱的了。

如果仅仅是这样一个结果,还算是好的,顶多影响当事人一生的声誉,影响他们在群众中的形象,或者给自己的配偶及亲属带来一些不妙的影响而已,抑或使自己的人生价值丧失殆尽,变得像枯叶一样毫无意义,换句粗俗的话说,把你便宜地贱价处理掉了。而严重的,他们的丈夫或妻子知道了(正巧他们的脾气不好,又心胸狭窄,不自信),这事情可就闹大了——这个“闹”字哟,可怎么说您好呢?!“带罪”的女人或丈夫,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了,“无风不起浪”!后果闪电一样的出现了:丈夫被妻子毒死了——或者妻子被丈夫勒死了——出人命了。这种事,在哈尔滨是有一些活生生例子的。

那么,这一切至此应该万事皆休了罢?这您就错了。千万可别小看那一句仅仅五个字的“无风不起浪”的威力呀,它像一个人的影子一样,既能跟随着你穿过时间的隧道进入历史的永恒,还能毫无畏惧地伴随着你进入阴曹地府接受冥界的审判。

记得有一次我从上海乘船去大连。我站在船舷上,那一天真的没风。但四野的海浪依然有尺把高,像似数万计灵魂的舞蹈——那是我第一次怀疑“无风不起浪”这句话的可靠性的。

再比如“姜还是老的辣”。也正因为如此判断的诱惑,使得有些人一遇到难题,便喜欢向白发人请教。这当然是无可指责的君子之风了。白发人毕竟是白发人,他们有广阔的阅历,有丰富的人生经验,所谓“走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听他们的没错,正如俗话说的那样: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一点,在哈尔滨这座城市里也是被众多的市民信奉不二的。可是,世间的任何事物都不是绝对的。恰恰是一些白发人的话,在某种程度上体现着一种守旧,墨守陈规,甚至是故步自封的思想。这对一些年轻人,尤其是对那些锐意创新于改革大业的年轻人来说,作用无疑是消极的。大而话之,它不利于整个民族的昌盛与繁荣;小而言之,它也不利于你的身体力行。因此,姜未必都是老的辣。老年人被骗,被耍,被玩的事,也多了去了。甚至一个年轻的小媳妇,也能轻而易举地把一个老年人的钱财骗个精光。姜怎么会总是老的辣呢?

再比如,在哈尔滨市有一个顺口溜,是调侃司机师傅的,不妨抄录于下:

一等司机开小车,跟着领导混吃喝;

二等司机开吉普,跟着领导到处唬;

三等司机开面包,拉完结婚要红包;

四等司机开大客,亲戚朋友都有座;

五等司机开大板,不管拉啥都来点;

六等司机开胶轮,哆哆嗦嗦也来神;

七等司机开手扶,家里常点煤油炉;

八等司机车老板,卖点马料下小馆。

这一组顺口溜,便把哈尔滨全体司机的形象都给糟蹋了。然而,这种顺口溜的威力,在于它对人们认识、判断,甚至社会的舆论,都能产生重要的影响。这实在是不可小视的。

如果你想诱使这样的哈尔滨人去作恶,用“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即可;如果你想勾引这样的人去荒唐,也十分容易,用“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就能奏效;如果你想怂恿这样的哈尔滨人大把大把地花钱,选用“人生苦短,需及时行乐”则可矣;如果你想挑拨这类人之间的关系,用“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就能一言中的。

我常想,如果一个外地人,想在哈尔滨这个地方办成点事情,恐怕事先掌握一些这个城市信奉的“歇后语”、“名言名句”之类,是十分重要的——要知道,这个城市中,有相当一部分人,而且是掌握着一定权力的人,是特别习惯于这种思维方式和判断方法的。

习惯于使用这种思维方法和判断方式的那些哈尔滨人,是很容易被人所左右的。他们这些人基本没什么主见,也不善于进行科学的判断,他们处理任何事情,几乎全部依靠这些五花八门又自相矛盾的“名言名句”——这种城市的思维景观,真让人触目惊心。

在这一组哈尔滨人物、灵魂、情感、判断的画廊面前,逐个浏览,逐个掂量,会令人大惑不解起来——人类经过了几万年的进化,经历了几千年的文明,怎么会如此的幼稚和不成熟呢?仅仅是一些歇后语,一些民谚,一些名言名句,就会对这些人产生那么大的作用,真是令人难以置信。但这的确是事实,而且是不断发展壮大的事实。再有几千年的生命力也未可知。这究竟是人的悲剧,还是民族的悲剧呢?是科学的悲剧,还是一个城市的悲剧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哈尔滨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