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人》

“业余牧师”

作者:阿成

在“城市人”的话题当中,大约总是有让人感到不快的话题吧。

一个城市,也像一个人那样:“金无足金,人无完人”。

这里我大着点儿胆子,聊聊这座城市里的“业余牧师”和“城市萨满”。

其实,我当然想多多地去表扬与颂扬一下哈尔滨人。但是,在这个城市中,做表扬与颂扬的人才是极多的。这方面的工作我不先去做,他们也会热情地补上去的。而傻里傻气地批评一下这座城市中某些人的人,却还寥寥无几,我先试试。

哈尔滨的“城市萨满”和“业余牧师”实际上已经逐渐地成为这个城市中最为亢奋的一族了。

“城市萨满”和“业余牧师”是近年来这座城市滋生出来的新品种,而且此两者在这座城市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行当也越来越肆无忌惮。二者的行为不仅干扰着一个城市的判断,也影响着这座城市的健康成长,使这个城市中的一些人良萎不分、优劣不辨。二者如此的“风光”,如此的作用,还会因此派生出众多的崇拜者与效仿者,使这个城市的素质越来越低。

“城市萨满”和“业余牧师”,大多来自仕途失意,理想破灭又不学无术的那些中、青年人当中。

公正地说,这些人在先前也是很努力的,紧着折腾,可谓夜以继日,不辞劳苦。然而,想升官的,官没升上,想发财的,财也没发成(甚至赔了本钱,负了债),当款爷与富婆的美梦也彻底破灭了,落得个两手空空,身前身后真干净。不免委屈得很,沮丧得很,觉得天道不公。

然而,这些人并没有那种铤而走险的胆量,去彻底堕落。那么,完全的去出卖自己,又于心不甘。他们仍旧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知识分子(或许,他们真的是一些平庸的知识分子),甚至打扮成艺术家、批评家——在他们看来,这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最后一份自尊和本钱了。

哈尔滨的“业余牧师”当中,有许多人,开始是有想当歌星、当教授、当剧作家、当诗人、当作家、当画家,以至当华裔外国人的,但这些美丽的梦,都随着素质的不高或错过了机会,像肥皂泡一样破灭了,他们彻底绝望了。梦醒时分的不尽惆怅和无涯怨恨,一直撕咬着这一伙男男女女朋友们的心,让他们觉得不甘。尤其是那些成功者,让他们觉得可恨、可恶、可厌,甚至可杀!他们甚至在心中暗暗地发誓,要更狠、更无情地鞭笞和蹂躏那些成功者,让他们一辈子不得安生,让他们一辈子都觉得闹得慌。并要化成一只只蚊子,围着他们叮咬个不停,让他们狼狈不堪,丑态百出——正像俗话所说的那样,他们“不图打渔,专门搅和水”了。而且唯有这样,他们才觉得痛快,舒坦。

哈尔滨的这些“业余牧师”,一般是读过几本书的,是认识三千汉字和一些英文单词的人。尽管他们的梦没做成,但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都有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他们无须去做怎样的努力,怎样的辛劳,就可以维持自己温饱和间有奢侈的生活。他们所以成为城市的“业余牧师”,正像前面所说的那样,只是过去对自己的期望值过高了,致使人格异化了。

古人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些“业余牧师”,志同道合,或同是天涯沦落者,从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走到一起来了,他们已经在这个年轻的城市当中形成了一个网。

“英雄爱英雄,惺惺惜惺惺”。这些“业余牧师”,彼此谈得特别投机,也特别痛快。群情激奋时,竟杂以谩骂了。在这种痛快淋漓的接触与交往之中,他们无意中发现,对成功者们的攻击与低毁,再加上油腔滑调的讽刺和无所顾忌的调侃,可以使自己拔份儿,有形象。把那些成功者都打倒了,自己就是最成功的了。这一认识使“业余牧师”的判断进入了误区,他们把这种无聊的调侃与不负责任的中伤,当成了一种水平,一种境界,一种知识,一种能力了,甚至视作是自己的立足之本了。于是,那些没当上官的“业余牧师”,开始大肆攻击当官的,而且“妙语连珠”,赢得喝彩;没当上音乐家的,便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机会,糟蹋名音乐家的每一部作品,还暗隐有抄袭行为;没当成诗人的,几乎是含着眼泪,以一个被害者的身分,把有成就诗人的作品说得一无是处,一文不值。

这里,不妨以“业余牧师”攻击剧作家为例,以飨读者茶后一笑。

“业余牧师”们总是精力充沛地利用那些可以利用的机会及可以使用的园地,攻击成功剧作家的所有剧目。比如你写历史题材,他便说你没有当代性;你写当代题材,他说你缺乏历史的纵深感;你写洋一点的作品,他批评你是洋奴,专门讨外国人喜欢;你写中国气派的东西,他批评你的作品缺乏世界性,不能站在人类的高度看问题;你得了奥斯卡奖,他说奥斯卡奖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并能举出谁谁谁拒绝领奥斯卡奖的例子操练你;你写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他说你是小家子气,小感情,不大气,庸俗;你写古今的伟人,写气壮山河的人物,他说你是个投机分子,是大喘气;你写具有先锋意味的东西,他攻击你是拾人牙慧;你写现实的,他说你愚昧、陈旧;你什么也不写了,他说他早就料到了,说你不过是一个昙花一现的人物,江郎才尽了;你的创作呈井喷之势,他说你有数量没质量;你参加几个社会活动,他说你哗众取宠,不甘寂寞;你一声不吭,他说你要死狗,玩深沉,装大腕;你站在街头和一个女士谈话,他说你已经离婚了,娶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媳妇;这个剧作家若是一个成功的女性,同一个男士在一起吃冰点,他宣传你是一个风流娘们儿:“妈妈的,她烂透了!”;万一你心血来潮,恶作剧,写一篇小文赞美这些城市“牧师”中的一个,这受“表扬”的一个便忸怩起来,打电话给你,羞羞答答地说请你吃饭……

城市丰富多采的社会生活,给这些“业余牧师”开辟了无限广阔的生活空间,他们在这个空间里,如鱼得水,左右逢源,而且所向披靡,进则可攻,退则可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很有些巫师之风度的。

这些“业余牧师”,一天电话不断,身上的bp机终日响个不停,他们只要抓起电话,别人就甭打了,一聊就是一个小时,而且:狗屎、小丑、装孙子、跌份儿、高层次。高品味、高档次、特新潮、特没劲,哥们儿、姐们儿、情人、桑拿、卡拉ok、打的、咖啡屋、嘬一顿、宰一顿、你说你是谁、你当你是谁、那能咋的、请我吃饭、玩股、赌钱、离婚、远足、出国、绿卡、老板、总裁、美钞、美容、美发、他妈的、先生、女士、小姐、我先生、我夫人等等不离口。他们的谈话内容,多是:我让谁谁谁给涮了,谁谁谁又把谁谁谁也涮了,测了谁谁谁之后,还要涮谁谁谁,不涮那个谁谁谁我就不是谁谁谁了;还有,谁谁谁下台了,谁谁谁离婚了,谁谁谁自杀了,谁谁谁发财了,谁谁谁叛逃了,谁谁谁破产了,谁谁谁把谁谁谁操练了,谁谁谁宴请谁谁谁没请谁谁谁了。而且越说越溜,越说越油,越说越来劲了。在溜、油、来劲当中,他们突然觉得自己特有能力,特有知识,特有水平,特新潮,特当代,特不同寻常了。并在这几“特”的感受下,“业余牧师”们兀然觉得自己很伟大,很举足轻重,很杀气,很有水平了。

哈尔滨的这一伙亢奋的“业余牧师”,似乎一天闲得很,有用不完的精力,有使不尽的热情。不仅如此,他们凭着自己那一条三寸不烂之舌,有很广的关系网,而且令人吃惊的是,他们完全有能力,有阵地左右这个城市的话题。

有人称这些“业余牧师”是本市的蝗虫,这些蝗虫的打扮,说起来也并不特别:一双耐克鞋、一件t恤衫、一条牛仔裤、一个金戒指、一个bp机、一头长发加一脸不屑——这是男蝗虫;女蝗虫则不同,常常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或者戴一副眼镜,当然也是一脸的不屑——好像把世间的男男女女都看透了似的,说起话来总是居高临下的样子——这就是“女牧师”。

“女牧师”也特别能讲,而且夸夸其谈,让人感到一种灾难,而且只要谈起来,就是外国名字大联唱,歌星、舞星、影星大联唱,高档饭店名字大联唱,狗屎、狗屁、狗东西大联唱,让人感到世界快要出事儿了。

哈尔滨的“业余牧师”似乎已经成了这个城市的别一种公害了。

不过,这些“业余牧师”,大多数从事一段时间的“牧师”工作之后,突然有了无聊感、疲劳感和羞耻感,开始逐步地正视现实,面对现实,重新开始有意义、有价值的生活,恢复一个人的尊严,让人看了,既悲怆,又让人尊敬——其实,说句心里话,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是有希望的,再往前跨一步,就成功了——当“业余牧师”怕是他们的一个劫数,一门必修课么?

让这个城市中的所有的人都宽恕他们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哈尔滨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