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人》

中青年妇女·时装慾·主力军

作者:阿成

哈尔滨的中青年妇女状态,当然与老年妇女截然不同了——这一点,各个城市都如此。

哈尔滨的中青年妇女,大多数长得人高马大,亦不乏亭亭玉立者。而且,女人都长得很美、很洋,一般的特点是:多大方而少妩媚,多冷艳而少温柔,多平俗而少文静。只要您一进入哈尔滨城,她们就会络绎不绝地进入你的眼帘,逼着你去欣赏她们,掂量她们,分析她们。

哈尔滨这座城市里的中青年妇女,文化层次比较高的,或者说真正有知识的,有是有,但并不十分众多。多数人,只受到初中或者职业高中的教育。哈尔滨考上高等学府的女性,似乎也不及南方多。因此,在这个城市里,通俗的妇女刊物,美容刊物,大众化的、市民情调的报纸,都很有销路,很有市场。

哈尔滨的中青年妇女并不是沉默的一族,似乎与中国古典美也相去甚远。你会在各种场合。公共汽车上、小中巴上、饭店、舞厅、商店、办公室、游览与休闲场所,听见她们高门大嗓地讲话,无所顾忌地放声大笑。她们坦诚而又精明,她们开朗又不无保守——甚至可以说,多层面的矛盾性,也是这个城市中青年妇女的特质之一。

哈尔滨中青年妇女讲话的速度都比较快,而且大都大声武气的。在哈尔滨你看到一个女知识分子,或者淑女,或者职业女性在公共场合上当众说粗话,并不是一件特别新鲜的事。坦率地说,在这个城市里,两个中青年妇女在众目睽睽之下,拳脚相加,相互撕打的事,虽然大大少于男性,但也偶有发生。在饭店、酒家,女人们豪饮啤酒,或者一杯一杯地同男士拼白酒,也是寻常的事。甚至喝得面如重枣,喝得脸色蜡黄,酩酊大醉。这些特别又特别的情景,也的确令众多有教养的哈尔滨中青年妇女们齿冷。

哈尔滨的中青年妇女,有相当一部分人特别能讲,甚至口若悬河,今男士相形见绌。在哈尔滨,女司仪,女相声演员,女小品演员,以及“快嘴李翠莲”式的人物,也大有人在,各领风騒,大有巾帼不让须眉之势。自然也会有极其个别的中青年妇女(像极其个别的中青年男人一样),喜欢无理夺三分。

人们常说:“事实胜于雄辩”。但有些事情却并非如此,这些个别的中青年妇女,她们完全有能力,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用自己的钢牙铁嘴,将二个明明白白的事实,搞得面目皆非——所谓“泼妇”与“泼夫”就是这样的。

或许,哈尔滨中青年妇女这种有棱角的性格,既让他们有灿烂的作为,也偶有收获叹息的场景。

我还听说,有的中青年妇女到了当代,仍然被自己的丈夫打个遍体鳞伤。如此看来,哈尔滨的中青年妇女还不够坚强,还没有走向彻底解放的光辉大道。

哈尔滨的中青年妇女,绝大多数都很敢穿,而且穿得斗艳争奇,有夺冠抢魁之势。只要世界新流行一种时装,在哈尔滨的街头,你立刻可以看到这种新时装的复制品。而且不管这种新时装怎样的不切实际,怎样的“露”,怎样的荒唐(因为所有的时装模特表演时穿的时装,有相当一部分并不适用日常生活的),怎样的麻麻烦烦或者与时下的季节格格不入,她们也一样毫无顾忌地穿出去。换一个角度说,这种状态,对于美化哈尔滨,提高哈尔滨的审美层次,起到了锦上添花作用。我也算是半个旅行家了,在国内其他的一些城市里,像哈尔滨中青年妇女这样敢穿、敢率时装潮流之先的现象,还没有见到过。而且,哈尔滨中青年妇女的这种做法,绝不单纯是“女为悦己者容”,而是追求一种效果,一种价值,显示自己的精神境界和审美情趣。换句话说,她们热爱女人的生命,热爱丰富多采的生活。

哈尔滨的中青年妇女,在新式服装的消费水准上,恐怕在全国是最高,也最亢奋的。哈尔滨中青年妇女很舍得在这方面投资,哪怕一掷千金、万金,也在所不惜。

哈尔滨的中青年妇女,在美容美发方面也是肯花大价钱修饰自己的。这也并不单纯是展示给男性看的,更多的是女性与女性之间的无声竞赛。令人亦喜亦忧。

当然,在哈尔滨的中青年女性当中,有相当数量的人,渴望文明,渴望进步,渴望温馨,渴望爱情,渴望浪漫,也渴望奢侈。如果,您同她们混熟了,她很可能打电话给您:“喂,什么时候请我吃饭哪。”这一句,几乎成了哈尔滨的某些中青年妇女社交行为上的一句口头禅了。不过,切不要以为对方让你请客,就是对你有了好感,甚至有了爱情。什么也没有,仅仅是一种新潮世界的时髦而已。

总之,哈尔滨的中青年妇女,线条有粗有细,个性有柔有刚,文化有雅有俗,既有无不体现自己的某种丈夫气概的,亦有展示女子的柔媚温顺的,既能更大程度地张扬女性的阴柔之美同时还能大胆泼辣地在社会各个领域发表自己的看法,显示自己的自信、自尊与自傲。

哈尔滨的中青年妇女已逐渐地成为哈尔滨文化艺术。新闻出版、机关单位、医疗卫生、酒家宾馆,乃至集贸市场上的主力军了。

“阴盛阳衰”的话题,不仅是普通市民聊天的热点,而且这一话题也经常出现在这个城市的某些小报上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哈尔滨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