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人》

走出城市的哈尔滨人

作者:阿成

眼下哈尔滨人出走大潮的形成,当然和全国的大气候有关了。但更重要的,也同某些形形色色的诱惑有着十分紧密的联系。

有一部分年轻的男人或女人,在哈尔滨这座城市里生活、工作,一直觉得自己的才干和价值没有得到充分的发挥,感到前途无望,再加上工资低,没有住房,个人生活平庸而桔据。这种滞重而又一成不变的工作和生活,终于让他们忍无可忍了,才下决心出去闯荡江湖,做一番大事业。

哈尔滨的这些外出闯荡的年轻人大多藐视传统,唾弃固定的工作,厌恶陈规陋习,崇尚个性自由和个人价值。在他们的身上体现着城市中的一种全新的人文主义精神。

他们的出走,绝大多数是在本单位彻底辞了职,断了自己的后路的,然后,义无反顾,凭着一身的胆气,一腔的热情,一脑瓜子的幻想和些许的委屈,凭借一两个算不上关系的关系,乘火车,千里迢迢,去闯北京,闯海南,闯广州,闯珠海了。

他们在新的栖息地经历了许许多多数也数不清的苦难,他们常常吃不饱饭,没个固定睡觉的地方,常常遭人白眼,受人欺负和欺骗等等,这些都是他们的家常便饭了。好在他们个个都有让人吃惊的意志,有忍受常人不能忍受的能力。有的人终于在一无所有的废墟上,建立了自己的事业,拥有了自己的“领地”。有的还发了财,当了大老板,也有的成了白领阶层的绅士,成为某某人的帮办、幕僚。还有的人当了大公司、大集团的中坚力量,个别人还因此出了国,去海外某生。

自然也有失败者,然而,所谓的失败者,毕竟是寥寥无几。要知道,在哈尔滨青年的心目中,经历的本身就是收获,就是财富,就是一种成功。带着一脑瓜子的经验、智慧、能力,再回到哈尔滨去干,就有点儿所向披靡的意思了。

的的确确,这座城市的出走者,原则上说,是没有失败的。这一点,已经得到了哈尔滨人的共识。

应当说,从哈尔滨外出去闯世界的人,也并不清一色都是自愿的、思索型的、价值型的人。其中,不乏被迫者。所谓被迫者,也大都是一些中青年人,他们无法忍受领导或同事、同行的欺负,或者是个人的婚姻出现了裂痕,家庭发生了毁灭性的变故,抑或是自己所在的工厂企业不景气,开不出工资来,或者是机关裁员,年纪轻轻给安排退休了。他们是含着委屈,含着不情愿,含着泪水离开可爱的故乡哈尔滨的。这样的一些人在外地谋生,似乎更能吃苦,更有承受侮辱、轻蔑和欺压的能力。只要给钱就行,只要给饭吃就干——苍天在上,哈尔滨太让他们失望、让他们伤心了。

这些人,在精采的外部世界里,摸爬滚打,风里雨里,几年下来,都混得不错。有的在某某公司、企业、集团有了一个小小的位置,或者相对比较固定地干一份还不错的手艺活儿。差一点的,或者卖菜,或者干服务,或者卖苦力,虽然发不了大财,小财上肯定是能发的。而且,他们已经不习惯在外地的某一企业干长了,他们喜欢跳来跳去,跳来跳去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能力和魄力。他们挣了钱,便把在家乡受苦的老婆孩子接到北京,或者广州,或者什么地方,玩一玩,风光风光,然后再挥泪惜别,互道珍重,再继续干自己的营生。

在他们当中,自然也有幸运者。我的一位朋友,因家庭婚姻变故,又加上在供职单位没有评上职称,再加上新的恋人无情地背叛了自己,便毅然辞掉了公职,只身一人闯进了北京。几年的工夫,我的这位朋友不仅在北京成了家,娶了一个贤惠的导游小姐为妻,而且还策划了一个原始部落游乐园和圆明园的“世界原始图腾荟萃园”,听说已经挣了一二十万了。从他身上我发现,一个人的大脑,是很有潜力的,只是没有开发,尤其是在一个地方呆久了,就更开发不出什么来了,以为自己就是那个水平了。其实,只要换一个环境,又有压力,逼着你去想事,你就能更大程度地开发自己的智慧,获得意想不到的成功。

哈尔滨去外地闯荡谋生的人当中,还有一些诗人、编辑和形形色色的作家、艺术家。这伙人的出走,除了个性的原因之外,也和北京的某种“认定”的素质不无关系。全国各地的歌手、乐手的表演,若能得到北京的认定,即在北京得个什么奖,他们所在的城市才能看重他们,承认他们。这本身,不仅仅对他们是一个诱惑,也是一个暗示。使得这些人发现,如果继续在自己的城市里求发展,求承认,求看重,太困难了,自己周围的环境,同事、同行、领导之类,有的不仅不会支持自己的发展,甚至还可能成为自己走向成功之路的障碍。他们出走的原因,有人事上的,有社会关系上的,有公关能力上的,也有经济实力上的。还有——彼此太熟悉也是一大障碍,给重塑自己的新形象会带来若干难题,这样,纵然你有天大的本事,也难如愿以偿。

另外,在这个城市的一些人当中,有一个怪毛病,他们不习惯于承认本城市的诗人与艺术家的成果与表演,他们特别好玩儿地放纵自己去欣赏外来“和尚”的三四流的表演。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在这座城市里,你可以说一个成功者是愚蠢的、平庸的、无聊的,甚至是讨厌的、虚伪的,但你绝对不能说一个真正的平庸者、无聊者是愚蠢的、平庸的。这是这个城市中某些人的一个不可理喻的反应状态。

哈尔滨的诗人和艺术家走出这个城市,到北京闯荡,在那里,他们什么没劲的活儿都干,做什么尴尬的事情也不在乎,他们到处去推荐自己,宣传自己,把自己的水平表演给人家看,或者展示给人家评定。他们当中有的人成功了,火了。当这个成功与火了的人再回到故乡哈尔滨,风光肯定大不相同了。“历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家乡人也为他们感到自豪,感到光荣。他们的表演,他们的艺术能力,让家乡人幸福得热泪盈眶。

不过,在这一类的人当中,也有在本城市凡事都一帆风顺的,领导也支持,环境也好,人事关系也好,什么什么都好的人,可他们就是觉得自己是被北京遗忘的人。基于这种考虑,他们才毅然决然地放弃自己在本城市优厚的条件,去闯荡北京的。这样的人,也同样能吃苦,而且还能冷静且客观地面对十分苛刻的竞争条件——只要能出名,干啥全认!

在哈尔滨外出闯世界的大潮之中,我们还应当看到另外的一股,这一股是很惨的。她们是一些年轻的女性。她们在北京、广州、海南等地的谋生方式是可怕的。她们在各种各样的服务与娱乐场所,高价或者廉价地出售自己的青春。有的,发了大财;有的,被投进了监牢,过上了漫长的铁窗生涯……。这里,我愿上帝宽恕她们,也愿上帝拯救这些迷途的羔羊吧。

哈尔滨这座城市的外出大潮,现在仍然在继续着。哈尔滨人的那种能够迅速地摒弃旧的观念,去闯荡世界的精神,你不能不佩服,也不能不为之肃然起敬。他们无论走到哪里,哈尔滨,永远是他们最忠实的伙伴,哈尔滨永远是他们灵魂的栖息地呵。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哈尔滨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