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人》

冰灯与冰雕

作者:阿成

在哈尔滨的冬季,还有另外一个独特的景观,就是享誉全国的“冰灯”。

哈尔滨“冰灯”的来历,似乎与传统的“上元灯节”有些关联。

早年哈尔滨的冬夜漆黑而漫长。有些资料上介绍说,赶马车的车老板用饮水桶冻一个冰灯用以照明。冰灯就是这样发明的。这种冰灯是很好做的,将饮水桶打满水,放到外面去冻,当然水的外层都冻上了,顶层和底层也冻上了,这时候把它倒出来,成一个桶型的冰砣,然后在冰砣的上面凿一个口,将里面未冻实的水倒出来,就成了一个冰灯的罩了,再在里面放上蜡烛,再在外面拴上灯把,点燃蜡烛后,就可以照明了。用来夜间走路,夜间喂马,不仅方便,而且也很好看。有的冰灯是作为一种标志,或者一种气氛,安放在自家大院门口,看上去也别有情趣。早年哈尔滨边城的一些商家、客栈、饭馆门前,常用这种冰做的灯照明,招徕客人。

在早年的哈尔滨,侨居在这个城市里的欧洲侨民,用冰灯组成巨大的十字架,摆放在冰冻的松花江面上,举行神圣庄严的宗教仪式。观者甚众。我想,所有参加这一仪式的洋男人和洋女人,一定一人提着一个冰灯,或者举着一个火把,听主持宗教仪式的神父像亢奋而悲怆的诗人那样,同上帝和信徒们说着什么。

到了传统的上元灯节,冰灯就更有了用武之地。最为普遍的,是家家都给小孩子做一些小冰灯,让他们挑着冰灯笼出去玩儿,放小鞭儿,打冰尜儿,堆雪人,打爬犁。大人们精心雕刻各种各样的冰灯悬之于街市之上,五彩缤纷,光怪陆离,流光溢彩地供看客观赏。史书上说:“上元,城中张灯五夜,人声彻夜不绝,有镂五六尺冰为寿星灯,中燃双炬,望之,如水晶人。”大约是这种节目的伎使者了。

后来,哈尔滨的冰灯逐年地发展了,先是在大街小巷,做一些冰灯、冰雕。不过此时的冰灯、冰雕已不再是先前的那种简单的式样了,而是把冰灯、冰雕做成各种各样的形状,林鸟花卉、飞禽走兽、楼台亭阁、神仙小鬼、古今人物、科技成果等等,供游人欣赏。是时,冬夜的哈尔滨已经变成了一座璀璨的水晶般的城市了。

后来,哈尔滨市政府把冰灯作为一个地方的节日固定了下来。每年都在哈尔滨的兆麟公园举办“冰灯游园会”。这之后,冰灯和冰雕,不再是民间行为了,而是由专门的艺术家和若干名工程技术人员及众多的工人师傅来制做。公园门前用大块的冰砌成巨大的牌楼,再用各种彩灯辉耀之,让看客疑是天上宫阙了。公园内的冰灯、冰雕以及冰建筑,更是五花八门,有用冰块砌成的世界著名建筑,像教堂,像殿堂等等。还用冰仿造成世界著名的雕塑,像自由女神像,像华沙美人鱼等等。其他如飞禽走兽之类,都以冰雕的形式,以不同的艺术风格和不同的艺术流派,在公园内淋漓尽致地得以表现。而且,还在松花江的北岸,举行“雪雕”的展览,供游人观赏。同时,冰灯游园会还举办冰雕比赛、冰上婚礼、冰灯摄影比赛等活动,吸引着大量的中外游客到这个城市来观光。

近年来,或许是哈尔滨的冰灯、冰雕太正规化了,太专业化了,太集中了,抑或当地人对它们太熟悉了,哈尔滨的市民对冰灯、冰雕的热情,似乎并不怎样的高涨。而且,去观看冰灯游园会的,也大多是外人,或者省城以外的黑龙江人。便是有哈尔滨人,也人数很少,而且多数是陪着9n也的客人一同去观看的。仅此而已。

总之,哈尔滨的市民对冰灯的热情,大不如先前了。

在前文中我曾说过,这个城市的人是爱做白日梦的。我想,如果将全市人民动员起来,创造一些方便,让全市的老百姓自己动手做冰灯,做冰雕,甚至雪塑,摆在自家的楼前。院前,或者街口等地,那将是怎样的景观和怎样的气氛呢?

不管怎么说,冬泳和冬浴,冰灯与冰雕,毕竟是哈尔滨人性格与智慧的组成部分,它展示了哈尔滨人崇尚勇敢和热爱生活的精神面貌及生活情趣儿。

一段时间以来,哈尔滨曾为自己城市的别名感到忧虑。是叫“冰城”好呢,还是叫“雪城”好呢?如果叫“冰城”、“雪城”,会不会把外地客人,尤其是外地的投资者吓跑了呢?那么,叫“丁香之城”,又显得太嫩了点儿,如果不叫“丁香之城”,叫“榆树之城”又觉得有点儿老气横秋。倘若叫“动力之城”又太工业化了。总之,讨论了很长时间,也没得出一个统一的结论来。

随着哈尔滨历史上的“教堂之国”、“东方的莫斯科”、“中国的小巴黎”、“音乐之城”等称谓的渐次消亡,在更多外地人的心目中,“冰灯之都”似乎已经成为当今哈尔滨这座城市的代名词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哈尔滨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