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人》

时装与人

作者:阿成

当代哈尔滨人的打扮,可以称得上是千奇百怪、绚丽多姿。

这里先聊一聊哈尔滨这座城市里的流氓的打扮。

一个城市当中如果没有流氓,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流氓是任何一个城市的重要的人文景观之一。

流氓的时装

哈尔滨的流氓也分大流氓与小流氓。

哈尔滨的小流氓多是一些十六七岁,或者二十左右岁的青少年。只要他们走在城市里,走在大街上,你一眼就可从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分辨出他们来。哈尔滨的这些小流氓,脸色一律是苍白的,但于苍白的脸上仍然闪烁着青年人的勃勃朝气,只是在他们的眼睛里,你才发现里面的无赖之色和些许的凶光。哈尔滨的男性小流氓,在生理上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大多都是八字脚。这一点让我大惑不解,难道八字脚走起路来方便吗?还是能显示出一种自由自在、一切都无所谓、老子天下第一的“潇洒”?更为有趣的是,哈尔滨的小女流氓,又多是内八字脚,两个脚尖向里边收着(这真是一个人类难以破译的生命密码),那样在街头站着,同外八字脚的男性小流氓耍贫嘴,或者吃烤羊串儿。他们总是说一句再配一句骂人的话。

哈尔滨小流氓的打扮,总的趋势及总体风格,偏好于简单。比如喜欢穿肥裤裆的长裤子。他们大多数都不喜欢穿牛仔裤,因为那样看起来太正经,而正经的形象又不是他们所欣赏所追求的。他们脚上的鞋,夏天多是那种北京产的白塑料底儿呢面的松紧布鞋,冬天则是白塑料底儿条绒面的棉布鞋。他们一律喜欢穿白袜套,而且都洗得雪白。他们喜欢穿休闲式的西服上衣,或者t恤衫(不是那种印着字的文化衫),冬天则穿皮夹克,里面只穿一件白衬衫,露着青黄的大脖子。

哈尔滨的小女流氓,通常都浓妆艳抹,而且化妆术极其低劣一般,嘴chún抹得血红,脸上的粉脂也抹得很厚、很粗,不匀。她们穿的衣裙不知为什么都是那么不合身,有点大,显得拖拖邋邋的。即使是大冬天,也同样露着脖子,脖子上戴着廉价的金项链,脚上的高跟鞋已穿得一塌糊涂。在冬天,她们也喜欢穿条绒的棉布鞋。

哈尔滨的小流氓个顶个,无论男女,不怕冷,火力都很壮。

这些小流氓无论走到哪里,给人的感觉是一群蜇人蜂,行人都提防地躲着他们。他们总是边走边唱一些没头没脑的流行歌曲。

这些,小流氓们手中并没有多少钱,但他们喜欢这种无拘无束的生活。

哈尔滨大流氓的打扮,与小流氓完全不同。大流氓们一般都长得比较胖,大腹便便的,留着小黑胡子,一脸横肉,一脸疲倦,眼睛里闪烁着歹毒之光。他们穿得都很讲究,而且都是昂贵的名牌时装。无论是西装还是皮夹克,都价值几千元。他们手上大都带着钻戒,手里拿着大哥大,走到哪里,危险与欺骗就到了哪里。但是,哈尔滨市的普通老百姓并不惧怕他们,他们从不无故騒扰和平居民。这一点同哈尔滨的小流氓不同。这些大流氓每人都有一两个或实或虚的“生意”可做。而且都有一辆专车,有相对固定的姘头,相对稳定的家庭和一群甘为他效命的地痞无赖。这些大流氓的社会交际都很广,也很深入。在更多的时候,他们希望外界把他们当成正经的生意人或企业家来看待,这样可以增加生意伙伴的信任感。他们走到哪里都喜欢炫耀自己和谁谁谁是朋友,同哪个影星、歌星是哥们儿,并常在一起吃饭等等。他们的人生态度,是属于消费型的。当他们有朝一日穿不起名牌时装时,便露出狼的面貌。用嗜血的方式,重打天下。

哈尔滨女大流氓也多是有自己的一份生意或买卖可做。她们最喜欢穿高档的新潮服装,配戴昂贵的首饰,出入最高级的酒家夜总会,进高级的美容美发厅。她们的打扮无所谓美也无所谓不美,总之都是全市最昂贵的时装。她们无形中做了洋人的时装公司、鞋帽公司、首饰公司的推销员了。她们有的是钱,想买或者想做什么样的时装,是很轻松的一个动作。她们主要的特征就是豪华。在她们当中,也有一些人是高级妓女,她们经常出入一些宾馆酒家,做色情交易。她们当中还有一些人是“三陪”小姐,在桑拿浴、在夜总会做各种非法的服务工作。还有一部分人,年轻美貌(其中不乏一些在校的女大学生),长期或短期地充当某大款的情妇。这些人很少在路上走,基本上都是坐小车。她们除了对钱崇拜之外,对其他的一切已心灰意冷,不再信任了。她们在阴暗的世界里见的太多了。这个城市中最为可怜的人,可能就是她们了。

知识分子的打扮

哈尔滨知识分子的打扮,大体上也分为两种。一种是庄重派。庄重派大多都西装革履,衣冠楚楚,一尘不染。

庄重派的一身行头,一年四季各有一套。除此之外还有风衣、围巾、皮包等等。只是都不是高档的,也不是名牌。但质量都说得过去。价钱虽不高但也不低,走在哪里都是一副文质彬彬、道貌岸然的样子。唯一使他们感到骄傲的,就是他们自己早年毕业于哪所大学,就教于谁,或留学哪国,现在自己在某处干什么,因此自己是名副其实的知识分子。至于成绩的有无,多者不为多,少者不为少,大者不为大,小者不为小,都是成竹在胸,腹有鳞甲的样子。

另一类知识分子的打扮,总体上趋就新潮。他们喜欢穿价格比较低廉的夹克衫、牛仔裤、旅游鞋,喜欢穿得随随便便,这类的男知识分子,大都喜欢留长发,也有戴眼镜的。他们充满着朝气,充满着叛逆精神,充满着对世界批评的慾望,他们喜欢下小馆,点几个便宜菜,在一起喝酒,甚至喝得酩酊大醉。他们也喜欢郊游、远足、卡拉ok、诗歌和流浪,这一类知识分子总的形象,就是不修边幅,放荡不羁,反英雄主义,崇拜名星与歌星,抗争意识最亢奋,最不顾一切。他们当中能成功的(自然是极少数),就是一代大师,一个划时代的人物,不能成功的则占绝大多数……

中层干部的打扮

哈尔滨中层干部的打扮,在改革大潮,在经济繁荣和新生活的涌动之下,也日趋高档。他们身上的高档所在,开始仅仅表现在他们的“领带”上,都是高级的领带,世界名牌,再别上一枚金领带夹就不同凡响了,看上去,是一副对改革开放很支持很热情并充满信心的样子。接着变化是衫衣,衫衣开始走名牌化的道路了。后来是鞋。有道是“鞋破穷半截”,鞋是逐渐上档次,再进入名牌系列的。随后是西装。开始的西装是讲究面料质地的优劣,颜色的好坏,后来便堂而皇之地换上名牌西装了。

总之,中层干部的时装变化,一是有理性,有思考,有条不紊,一步一个脚窝,呈整体推进的趋势。二是不花哨,不扎眼,不搞那些不伦不类,不三不四的东西。而且也排斥休闲装,免得给人民一种不务正业,吊儿郎当的印象。

干部毕竟是干部呀。

普通市民的打扮

哈尔滨普通市民的时装(主要是指工薪阶层的普通市民),他们的服装,在新生活中当然也有变化,而且也应当有所变化。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无奈,他们的工资收入普遍都比较低。一般是买不起高档时装的。因此,他们身上穿的大多是本地产品,或者是一些假名牌的时装。耐人寻味的是,这样装束的人在本城至少占70%以上——是该城时装的主潮。如果说哈尔滨的时装总的特点是什么,估计得说,是以假名牌、价格低的普通服装为主,以高档精品时装为辅的状态。

另一个值得注意与分析的现象,就是这一阶层中的中青年妇女时装,其档次并不低。她们身上几百元、上千元、或者几千元一件的时装、鞋子、提包,也时时可见。这种现象不仅仅是女人天性爱美的原因,恐怕也是一个复杂的社会课题。

少年儿童的时装

再一类,就是这个城市中少年儿童的服装。

哈尔滨少年儿童的服装状态,同样分为两类。

一类是豪华型的,从鞋到衣服、裤子、书包(也包括自行车。手表、收录机),全是名牌,全是高档货。值得注意的是,享用这些高档服装的,并不清一色是款爷、富婆,以及总裁、大官的子女。他们当中包括着众多的工薪层子弟。这些工薪层儿女的父母,自己紧衣缩食,宁可自己什么好衣服也不穿,全给自己的孩子打扮上。他们这样做,是怕自己孩子受委屈,也担心自己的孩子在学校里被同学和老师看不起。可怜天下父母心哪。这些父母甚至在吃和玩的方面,也尽量地满足自己儿女的新潮慾望,像喝可口可乐,吃汉堡包,打游戏机,过生日等等。甚至儿女要购买昂贵的贺卡、笔记本、磁带、名星照之类的玩意,也勒紧自己的腰带,满足他们。他们也并不是不知道“娇惯无义儿”、“惯子如杀子”的古训,似乎也知道“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女谁见了”的道理。可他们仍然在坚定不移地这样做。

这真是别一种悲怆的血泪史了。

他们希望自己的儿女学习好,上大学,成一个人物,当一个什么家,给父母亲争光。他们自己是完了,没啥希望了,就是混了,过去所有的梦,都一个紧跟一个地破灭了。现在,这些梦就靠孩子来实现了。他们把孩子上大学,当成自己的价值和光荣,是一种福分——这种崇尚文化的古传统心理,毕竟是中国人的精神结构之一。

那么,另一类,的确是穿得最普通的一些学生。他们的父母的确没有钱,工厂又开不了全资,吃饭都成了问题。穿好衣服就谈不上了,但他们也尽量让自己的孩子穿得干干净净上学去。他们和孩子拧成一股绳——在学习上,超过那些华服美食的学生,他们是这样想的,也真的是这样做的。

甚至可以说,这个城市未来的希望,也恰恰落在这一类孩子的肩上了。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哈尔滨人》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阿成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阿成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