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少华》

作者:韩少华
《韩少华》序曲
正文预览:

窗帘,低垂着。每座镜台上,都亮着一盏小灯;每面镜子里,都映出一个正在描眉理鬓的姑娘。多么寂静,连让女伴帮助自己顺一顺背后的飘带,都只用轻悄悄的转身当作无言的请求。往常的喧闹消失了,有的只是准确、敏捷的动作与深思的眼神。镜台上的小灯,一盏一盏地熄灭着。姑娘们提着长裙,走了出去。一阵调试琴弦的声音乘空儿飘进门来。只剩下一个姑娘了。她承担了这里所有的寂静与严峻。望着镜子……

在线阅读
《韩少华》记忆
正文预览:

你正望着我呢,年轻的朋友——虽然,你与我并没有促膝而对,可我觉得出,你正望着我的额头,鬓角,端详着岁月留在那上面的痕迹……你的眼睛仿佛正在询问我:“记忆,是什么”医学家说:“健忘症是大脑走向衰亡的征兆。”道德家说:“忘恩是负义之母。”佛学家说:“置一切忧喜于心外者,得大自在。”而革命家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这说的都是忘却,记……

在线阅读
《韩少华》婚事
正文预览:

北屋大妈算是晚年不得个心净。二姑娘跟二姑爷,过的好好儿的日子,猛不丁的就闹上离婚了。这不,这位二姑奶奶,头不梳、脸不洗,一大清早儿,跑来把孩子往姥姥怀里一搡,拉开被子,倒头就睡——“这准是又吵了一宿,唉……”大妈摇摇头,抱着外孙女儿上街了。直到晌饭端上了桌子——那两个油汪汪儿、黄生生儿的荷包蛋,是大妈特意给二姑娘煎的,却见老头子遛弯儿回来,连茶都没呡一口,嘟哝了一句“还算是俩大学生呢,让学问迷了心窍了”,就一甩手,又走了。“大学生怎么啦上……

在线阅读
《韩少华》鎏金钮子
正文预览:

看见一张脸,从那扇好大的钢化玻璃门的反映中。不用细看,想必是青着眼圈儿来的。也好,不抹眼睑晕膏,眼影就显现着了。红外线自动控制玻璃门。银白色铝框。左右方向自行开启。青着眼圈儿的面影被扯得消失了。脚尖儿前面,一条绛红色地毯,直铺向高悬着水晶吊灯的门厅深处。由红地毯引导着,进了更衣间。数一数么本届大赛决赛阶段的参加者一共多少名要数一数的。估量一下自己站着的横杠下面的分母以及整个分数的值,和它所提示着的或然性,也可以……

在线阅读
《韩少华》空床
正文预览:

那是一条老深老深的小胡同儿。无冬无夏,只要天一蒙蒙亮,就听见一阵铁轱辘小车子响。从胡同尽里头响过来,经我家后窗户底下,直响到胡同口外头去。到天傍黑儿,才见那推车的人,一个孤寡老太太,推着满满一车烂纸,朝胡同斜对面的废品收购站蹒跚而去。那些年,老街坊们打照面儿也只点点头,咧咧嘴,不大台北京的老礼儿了。只这老太太,早晚儿见了还照旧哈着腰,搭个话儿;人们随口应着,擦肩儿过去了,并不觉得这么大年纪还低头哈腰的,礼数过重——老太太多年就罗锅着腰了。……

在线阅读
《韩少华》三重奏
正文预览:

又到了这条林荫小路转弯的地方了。我不知不觉地,随着妻子,也渐渐把脚步放慢。妻停下步子,依旧站在转弯处那个花坛旁边,望着小路尽头那掩映在绿荫里的月洞门。她等着什么人,我知道。这几年来,我跟妻每天清早都要到这小公园来散散步,呼吸点儿新鲜空气,然后再各干各的一份儿事情去;也不知不觉地,又恢复了二十多年前的样子,由她轻挽着我的胳臂……这或许真比年轻人的同样举动更惹眼些。莫非真是相爱越深,越久,那种……

在线阅读
《韩少华》暮雪
正文预览:

下雪了。守在小桌子旁边的那个老者,还揣着手,眯了眼睛,望着窗外;任凭那些打完电话的,把四分硬币放在桌角,看也不看一眼。只是该找钱了,他才伸出一个指头,从桌上那摊硬币中间,拨出应找的数目,往前一推——即便这时候,那眼神,也没离开窗子。每到周末,这小小的公用电话站总要忙上一阵。这时候,信息过去了;就剩个小伙子,一把抄起话筒。“——,——,——,——,——,——。”“……

在线阅读
《韩少华》寻春篇
正文预览:

迎着早春的轻寒,或野游,或山行,多么好啊。也许,早春的景色过于素淡了;可也正因为还没有万紫千红的撩拨,才更宜于漫步,沉思……趁个假日,我出了城,径自寻春去了。“山带去年雪,春来何处峰”眼前,蓟塞披沙,燕山负雪,可凭借什么去寻觅春天的第一双脚印儿呢……春的影子么,该是绿的。如果找见了大地上最初的一小片草地,那就一定是春天刚刚落脚的地方。春天必在那里。不上田间小路,我只朝着旷野走去。微风挟……

在线阅读
《韩少华》花的随笔
正文预览:

我爱花儿。我们的大地上,也许没有不爱花儿的人。我们的大地,四季都开得出好花儿。爱花儿,就是爱生气蓬勃的大地,就是爱美。其实,何止花儿美;就连一些包含着“花”的字眼儿,也足以引起我好一阵联想……漫天飞舞的雪片儿,人们叫它“雪花儿”。也许,大雪纷飞,正像天外飘来了梨花瓣儿也许,瑞雪一落地,泥土滋润了,软活了——雪,不正联系着一开春那满地的好花儿那么,木匠师傅为什么……

在线阅读
《韩少华》第一课
正文预览:

清晨,校园里静悄悄的。教师宿舍里出来一位年轻姑娘。她抱着讲义夹子,脚步轻快。这姑娘才从师范学院毕业。今天开学,她就要上生平的第一堂课了。进了教研室,一个人也不见——太早了。她到自己桌子前面,嗯桌子上,不知道是谁,放了只小玻璃杯;杯里清水晶亮,插着几枝天冬草,两朵叫不上名儿的小红花儿。这是谁插的、谁放的姑娘想了想,笑了。望着眼前的花草,又想起上星期来学校报到的那天……那天,半路遇上雨了。……

在线阅读
《韩少华》万春亭远眺
正文预览:

游景山,就要登万春亭;登万春亭,就要纵目远眺,将这八百年古都风貌,尽收眼底——这,该是不言而喻的了。那么,这无须言而自喻的道理在哪儿呢很简单。万春亭正建在这古都的制高点上;这制高点,又恰在这城郭的中轴线上,不是么,当你登上这亭台,举目南望的时候。紫禁城宏大壮阔的建筑群,就在你眼前了。那布局的端方,气势的雄伟,是只有在这里,在万春亭,才最宜于领略的。也许就是这个缘故吧,景山和北海重新开放之后,我没有忙着去欣赏那琼华岛上的白塔,太液池中的碧波,却怀着切盼已久的心情,登……

在线阅读
《韩少华》忆厂甸儿
正文预览:

大凡是老北京人,该不会不记得厂甸儿吧。那是个传统的大集市,清代《帝京岁时记胜》里,就有“每于新正月旦至十六日,百货云集”的话。逛厂甸儿,曾是北京人过年的一件大事儿。一出和平门,顶打眼的是路旁的两溜儿暖棚。里头静雅得很,展销着国画、书法、挑山、横披、册页。棚角儿还摆着红木高几,碧桃、腊梅、迎春、水仙,悄悄地散着清香,顺南新华街往前,路两边儿就是卖吃食和玩艺儿的了。论吃食,从铜钱儿大的豆楂儿糕,到五尺长的大糖葫芦儿;从顶着胭脂点儿的江米爱窝窝,……

在线阅读
《韩少华》寒冬,我记忆的摇篮
正文预览:

我的童年,是在祖国的春天来到之前度过的。我儿时的记忆上,总是蒙着霜,披着雪,凝结着冰凌。是的,严寒的冬季,是我的记忆的摇篮。所以,一提起童年,小朋友啊,我只能给你讲几个冬天的故事……面前,摆着一张照片,一张仿佛落了层灰蒙蒙的尘埃似的照片。照片上,几只骆驼,悠着铃挡,走着;拉骆驼的,拖着沉沉的步子,走着;扯缰绳的手,低低地垂着。那缰绳,长长的,一头儿系在骆驼鼻孔里横插着的小木楔子上;那另一头儿呢,松松地搭在拉骆驼的手……

在线阅读
《韩少华》君子兰
正文预览:

兰,孔夫子曾誉之为香国的王者,屈原也曾用来比作贤人美士;而郑板桥爱兰,至死不渝,更为人所称道。至于君子兰,被人们珍爱,乃至敬重,却并非怀古,而是有感于今了。兰而冠以“君子”,是其确有古君子之风么君子兰,主根、花茎、蕊柱,一以贯之,垂老而不改其正直;展叶喷华,自是由于本固而荣了,哦,古人曾说:“君子务本”。君子兰,叶青如碧,花洁似,萼层出,蕊循序,素心蕴藉,华彩风发,既质朴,又光耀照人。古人也曾说:“文质彬彬,……

在线阅读
《韩少华》雪白的,雪白的小蝴蝶
正文预览:

我知道,我的小女儿在汉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里扮演了主角。那是她们幼儿园的孩子们,为了送别“国际儿童年”,正在排练的小舞剧。我也知道,她们班里就有不少外国小朋友,那么,这小主人公由一个黄头发、蓝眼睛的小姑娘来演,不更合适么小女儿却告诉我:“选一个黑头发、黑眼睛的,就是玛格丽特、爱丽丝她们跑到老师那儿出的主意呀——还说,这是为了友谊……”当然啦,说到友谊,我只好笑着点点头。现在,我正替女儿抱着大衣、帽子和手……

在线阅读
《韩少华》盼望
正文预览:

敞亮的阅览室,做了临时接待厅。长桌上,铺着洁白的台布。一边放着签到册;另一边摆着朵朵红花——每朵都缀着剪成燕尾形的小红纸条,写着两个金字:“校友”。校友们陆续签了到,领了花,都朝着一位两鬓如霜的女老师走去。老师身边已围坐了不少人,可那些后到的,虽只停下步子,像当年那样,给老师行个礼,问声好,也仿佛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里,做了件让自己深感欣慰的事情似的。老师正端详着一张张似陌生、又熟识的脸。她竟能根据那个中年女校友一笑就把眉梢轻轻一挑的细微表……

在线阅读
《韩少华》王府井漫步
正文预览:

这大街,像是画廊;每面橱窗,都是一幅画。而每当我在这街上漫步,总觉得迎面扑来的,是一幅幅动着的图景。透过那些图画,我仿佛触到了历史留在我心头的痕迹……记得那是三十二三年前,一个秋日黄昏。我下了学,由这街上路过。刚到中原公司,迎面来了个女子。她的发型、面貌,似乎都溶在暮色里;只有那身进口“玻璃丝”裙服,在时明时灭的霓虹灯影里闪烁着。忽然,她停下来,倚在橱窗边,像等待着谁;一瞬间,我分明看见她头上倏地亮起一条弧形的放着光的发带,就像那广告霓虹灯,也一明一灭的——啊,那竟……

在线阅读
《韩少华》洁白的起跑线
正文预览:

校园西侧那排白杨,让自己长长的影子渐渐遮满空旷的操场。把操场跟教学区隔开的那一带爬着长春藤的“绿墙”,在斜晖里似乎更葱郁了。一只小鸟儿,正站在那篮球架的篮筐上,自在地唱着什么,却忽而扑楞楞地飞到了高高的杨树上,还扭回头来,窥探着什么——哦,一位身穿旧运动服的老教师,提着把高筒铁壶,穿过墙角那扇小门,走进操场来。他,仿佛并不忙着开始计划中的工作,只昂起白发苍苍的头,望望那“绿墙”,望望这操场,这跑道,默默地站在那儿,思虑中又渗进了些怅惘:“操场,跑道,真的就这么告别了……

在线阅读
《韩少华》温馨的风
正文预览:

我从青岛乘船去上海。启锚了。人们挤到甲板上,告别那退入岚霭中的半岛之城,也享受着大海所款待的清爽的风浴,兴致很高。我,却双腿痛得难耐,只得回舱,倒在铺位上;刚拿出本《收获》来,没看几行,竟睡了……等晚餐铃响了,我醒来正要起床,——“对不起,同志,”一声带着胶东乡音的招呼,从上铺传了下来;随后,一只肤色黝黑却还稚嫩的手臂,把那本杂志递还到我面前,“你睡着了,杂志滑到地板上了;我拾起来,也没经你允许,就……”几乎同时,探出一张微黑的娃娃脸儿来;那两颊,歉然地漾出一对浅浅的笑涡儿…………

在线阅读
《韩少华》赏菊琐记
正文预览:

红叶黄花,该是京华秋色里的精英了吧。这就怪不得我在双清别墅的石阶前才看过红叶,就又跑到太液池边赏菊来了。一脚跨进这菊的王国,喜悦中是又浸了些惊叹的——那异彩纷呈的上千株佳品,怎容人不为之叹赏呢。而赞叹之余,竟又觉得那些缀在花冠下的勋徽也似的题名,虽经刻意推敲了的,看上去却不那么舒服。“季秋之月,菊有黄华。”这里,黄菊命名,多以“金”为喻。黄金么,是常以其光辉而炫贪夫之目,以其贵重而动市侩之心的。金而为钗钏,自是当行本色;可这素以傲霜而令人倾……

在线阅读
下一页章节列表(共75章)
韩少华电子书下载

《韩少华》电子书全集提供TXT及EPUB格式下载,适合运行于PC、IPHONE/IPAD、安卓手机、Kindle等终端上阅读;TXT版本可以先免费下载到电脑再通过数据线传到支持TXT格式的终端上离线阅读;EPUB版本可以在手机上直接下载阅读喔(手机站m.txtgogo.com)!TXT下载 | EPUB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