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少华》

君子兰

作者:韩少华

兰,孔夫子曾誉之为香国的王者,屈原也曾用来比作贤人美士;而郑板桥爱兰,至死不渝,更为人所称道。至于君子兰,被人们珍爱,乃至敬重,却并非怀古,而是有感于今了。

兰而冠以“君子”,是其确有古君子之风么?

君子兰,主根、花茎、蕊柱,一以贯之,垂老而不改其正直;展叶喷华,自是由于本固而荣了,哦,古人曾说:“君子务本”。

君子兰,叶青如碧,花洁似rǔ,萼层出,蕊循序,素心蕴藉,华彩风发,既质朴,又光耀照人。古人也曾说:“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君子兰,叶丰泽,花明润,神貌泰然,却绝无矜傲;即面对山花野卉,也处之怡悦。古人还曾说:“君子泰而不骄”。

据一位老园艺师讲,君子兰根深而硕,只灌以清泉,就行了。所需极俭,却给人以启示和感召。正如古人所云:“君子惠而不费”。

听一位南国友人说,君子兰原生在水边,石畔,任凭水淡石荒,居处简陋,只要一株卓立,就会峻影高洁,清芬悠远,足以让石水生香。也如古人所云:“君子居之,何陋之有?”

古人还曾说,那种“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的人,才堪称“君子”。那么,人们心中活着这样一个人:多少烈士,曾向他托付襁褓中的孤儿;八亿黎民,曾向他寄予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国土上振兴大业的使命。而他,一生处巨变,临奇险,气节却从不可夺。如果把“君子”二字贯以民族大义和党性原则,那么,称他是“当今君子”的风范,“革命君子”的楷模,也不为过誉吧。

他,就是生前喜爱君子兰的那位当代伟人。

“君子怀德”。他所怀的品德,如山高水远。

“君子喻于义”。他所信的主义,如地久天长。

“君子不忧不惧”。他无疚而不忧,无私而不惧——这,该是当今君子之风的精魂了。

哦,愿这君子之风,香兰之气,荡我神州……

        一九八○年一月八日,于北京地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韩少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