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少华》

盼望

作者:韩少华

敞亮的阅览室,做了临时接待厅。长桌上,铺着洁白的台布。一边放着签到册;另一边摆着朵朵红花——每朵都缀着剪成燕尾形的小红纸条,写着两个金字:“校友”。

校友们陆续签了到,领了花,都朝着一位两鬓如霜的女老师走去。老师身边已围坐了不少人,可那些后到的,虽只停下步子,像当年那样,给老师行个礼,问声好,也仿佛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里,做了件让自己深感欣慰的事情似的。

老师正端详着一张张似陌生、又熟识的脸。她竟能根据那个中年女校友一笑就把眉梢轻轻一挑的细微表情,叫出对方的名字,还追述了一两件就连本人都记不清了的趣事;又从一个小伙子习惯性的吸鼻子的动作上,认出了他,还问起他的鼻窦炎可好了些……

这传统的校庆,包括邀请各条战线上的校友返校的活动,被迫中止十多年了,可老教师怎能忘记,三十一年前的今天,同那几位头戴着灰粗布八角帽的接管干部紧紧握手的情景:“可把你们盼来了!”这是她见到党派来的人说的头一句话。她怎能想得到:庆祝这样的日子,后来竟一度被诬为“资产阶级怀旧思潮”……

咔嚓——一个记者风度的校友抢拍镜头的音响,使老教师心中微微一震,眼前浮现出了另一张师生合影……

那是一九六六年秋季。一个动作灵敏得像只猴子似的男孩子,闯进了这间阅览室,一把拽下了墙上那个镜框——里面镶着校庆十周年那天,全体教工、返校校友和在校三好生代表的合影;只见他举起那个镜框,朝一个正在墙角低头“认罪”的中年女教师头上扔去……镜框跌落在地,碎了。血,鲜红的血,滴在了那张合影上,可,可真正让她痛心的,还是以后“反回潮”那阵子,上头抓住她保存了那张浸着她的血的合影,把她定为“怀旧思潮的代表人物”;那张合影么,也……

哦,她似乎觉察出自己的情绪跟眼前这气氛不大协调,就微笑着问那个记者:“你们班那个外号叫‘猴子’的小家伙,怎么没见来?”

“他……”记者不觉望了望老师额角那处疤痕,才说:“运动初期,他伤了您,还怎么……”

“这孩子,可真是……”她笑着,摇了摇头,“那,托你捎个话儿去,就说,我想他。”

说着,老人从桌上取了朵花儿,低声自语:“这朵儿,我给他留着……”

她把那朵红花,半托半抱在怀里,然后,抬头望着窗外……望着,望着,仿佛就在这时候,就在那敞开着的校门口,会一脚跨进个还像猴子那么活泼、那么欢跃的年轻人来……

一九八○年春,于北京北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韩少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