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少华》

王府井漫步

作者:韩少华

这大街,像是画廊;每面橱窗,都是一幅画。而每当我在这街上漫步,总觉得迎面扑来的,是一幅幅动着的图景。透过那些图画,我仿佛触到了历史留在我心头的痕迹……

记得那是三十二三年前,一个秋日黄昏。我下了学,由这街上路过。刚到中原公司,迎面来了个女子。她的发型、面貌,似乎都溶在暮色里;只有那身进口“玻璃丝”裙服,在时明时灭的霓虹灯影里闪烁着。忽然,她停下来,倚在橱窗边,像等待着谁;一瞬间,我分明看见她头上倏地亮起一条弧形的放着光的发带,就像那广告霓虹灯,也一明一灭的——啊,那竟是一串手电筒上用的小灯泡;微光下,依稀可见的,是她的一抹惨笑……我朦胧地意会到了她的身份;心头一阵酸楚,扭转头去……

如果说,那画面印入我记忆的是隐痛,那么,二十年后,展现在这街上的另一幅图景,却引起我心头的一阵*挛。

那是个夏日午后。我在这街旁正看刚贴在一面橱窗上的“中央文革首长讲话”。猛然,随着一阵从南往北的騒动,缓缓开来一串大“解放”。头一辆上,立着位老人:光着头,大睁着两眼;双臂倒剪着,五花大绑;而紧贴后颈,插了根窄长的白纸标——那是只在戏台上才看得到的,死囚出斩,经朱笔判定的“招子”。上面,赫然写着:“彭德怀”!这是游街,示众;这是把一项重大政治判决公之于世;而这被判处的“罪人”,恰是革命的元勋,义战的统帅……站在马路两旁的人们,由騒动而沉默;沉默中,似乎包容着惊愕,悲悯,迷茫。我呢,心头一阵疼恸,连忙闭紧了双眼……

而今,我又时常漫步在这大街上。当年那女子倚窗而立的地方,早建起了儿童用品商店;那些曾糊满大字报的橱窗呢,张贴着的,是画展和音乐会的海报。如果说,旧时代曾在这里逼着一个弱女子让自己头上亮起自我拍卖的“商标”;恶势力曾在这里给一位大英雄强插了判以重“罪”的“招子”,那么,在今天,在这条举世闻名的大街上,生活给予人们的是什么呢?——瞧啊,迎面而来的,是捧着红腊梅、紫罗兰的姑娘,托着《自然辩证法》、《瞿秋白文集》的青年;是提着装了麦rǔ精、弹力呢的大小网兜的母亲,抱着布娃娃、塑料长颈鹿的孩子。……这一幅幅飘散着花香、油墨香、奶香和糖香的活泼泼的画面啊,正透露着每个普通劳动者对智慧、美和幸福的追求……

哦,王府井大街,虽然生活里还存在着成千个缺憾,上万种不足,可你这长长的画廊正启示着我:历史的隐痛和*挛,在消失;人们心头,已呈现出沉思的静谧,创造的喧腾!

        一九八○年初夏,于北京北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韩少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