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少华》

双亭小记

作者:韩少华

到地坛去,成了我近几年不辍的早课。

那里环境好。成片的树龄在二三百岁的松柏固然难得,正在繁衍着的草皮,刚栽下的时样花卉,也都自有些楚楚可人的意趣。

就说斋宫东侧那好大一片草坪吧。那里本是个歪着几行杂树的空场,土面躶露着,凹凸着。夏天大日头一晒,地皮白得晃眼,热得烫脚……到了去年春季,终于破土了。眼瞅着那躶地上栽了小草,小草又延展成茸茸的绿茵……

可每在这儿盘桓,又总觉得还少些什么似的。少什么呢?一时又想不出。

大约是去年入秋吧,草坪东北角儿上搭起了一圈儿脚手架,又围了一遭苇席——哦,要动工了。怪的是,备下的料都是旧的,一块块筒儿瓦,沾着些陈年的灰渍;一根根檀条、柱子,也都斑驳着暗淡了的漆痕……不很久,从席围子里耸起一座,不,是一对小小的方型凉亭。仔细看去,那对小亭,如同连体双胞胎,仿佛各有自己的一角檐头,包容在对方那瓦楞井然的顶脊之内。

亭子造型的奇巧,引得我上前去,向几位正给椽檀打“腻子”的师傅请教这小亭的格局。

“这是个相衔相套的‘方胜儿’格局,”一位年纪稍长的师傅见问,笑吟吟地,却并不停下手里活计,搭言了,“这叫‘鸳鸯亭’,或是‘姊妹亭’;也叫‘双亭’。”

“这亭子原在什么地方?”

“在陈老总工作过的一处机关大院儿里。传闻他生前有过话,说是这么个小巧亭子,要是迁到公园里去,让大家都能来看看,坐坐,该有多好。这不,今年总算……”

听那话音儿,只平平的,轻轻的,却似乎浸润了一种沉沉的、暖暖的情意……

今年刚入夏,这彩饰一新的双亭,就临着草坪,倚了松障,同游人会面了。人们在这儿或坐,或立,或静观,或闲话,兴致是满浓的。

“听说,是陈老总的遗言,让把这亭子从他办公事的地方,挪到咱老百姓看得见的地方来的!”一位老者,略显急切地宣布着自己的“独家消息”,听众呢,对这番即景演说,自然是有兴味,有感情的。

那以后,转述这小亭来历的,越来越多了。“独家消息”,早成了人们的口碑。

这传闻如果是真的,那么,在陈毅同志的一生大业中,也只不过是个芥然小善;我们的人民呢,却绝不会,也从不曾因其善小而或一淡忘——这是我每到这小亭跟前,就不免生出一点儿念头……

       一九八一年仲夏,于北京地坛北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韩少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