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少华》

婚事

作者:韩少华

北屋大妈算是晚年不得个心净。二姑娘跟二姑爷,过的好好儿的日子,猛不丁的就闹上离婚了。这不,这位二姑奶奶,头不梳、脸不洗,一大清早儿,跑来把孩子往姥姥怀里一搡,拉开被子,倒头就睡——“这准是又吵了一宿,唉……”大妈摇摇头,抱着外孙女儿上街了。

直到晌饭端上了桌子——那两个油汪汪儿、黄生生儿的荷包蛋,是大妈特意给二姑娘煎的,却见老头子遛弯儿回来,连茶都没呡一口,嘟哝了一句“还算是俩大学生呢,让学问迷了心窍了”,就一甩手,又走了。

“大学生怎么啦!上个破‘业大’就把婚姻自主也当学杂费交了是怎么着!”二姑娘一掀被子,冲着老头儿的背影儿就嚷。

大妈愣了。她简直认不得自个儿的亲生女孩儿了。一个文文静静儿、通情达理的人,怎么一转脸儿就这么……她忍住了一阵阵心酸,忙给女儿拧了个热毛巾把儿,悄声劝着:“别这么大呼小喊的,让街坊听见那多……”

“你们怕寒碜,我可顾不得了,”二姑娘往窗户外头瞥了一眼,见南屋胖嫂、东屋老姨、就连西屋那位出任街道负责人多年的三婶儿,不知什么工夫儿,都各自站在自认为最得当的位置上;见此情景,她更提高了嗓门儿数说起来,“我忍了半年多了,他总那么丢了魂儿似的,到家来,米也不淘,菜也不洗,猫也不喂,连孩子他都不逗了——夫妻十年呀,他,他有了外心了!”

说罢,就嚎啕大哭起来。众邻居进了屋,二姑娘就一把拽住了主任的手,说了句“给我做主吧,三婶儿”,又大哭起来。

“唉呀,二妞儿你这手上……”主任发现二姑娘手背上的两道子血痕,忙问。

“孩子,这事儿你就交给三婶儿我吧……”

婚事了结得相当利索。男方一切都承当了下来;只求为那个第三者保密,再就要那只没一根杂毛儿的大白猫,说是为做个伴儿……难怪主任铁着脸骂他“假正经到家了”。哦,也许是二姑娘在单位的表现正派,工作积极,人缘儿又好,当然还有以街道主任为首的众邻居作证,有关人员来了两三趟,在离婚判决之后半年多,就又给二姑娘母女分了一间十二平方米的新房。这可把大妈累坏了,顾了老头子,还得顾……“唉,老了老了,又得为出了阁的女儿操这再走一步儿的心呢——”

眼看到春节了。二姑娘羞惭惭地对妈说了几句咬耳朵根子的话。这当妈的登时满脸堆欢,瞟了老头子一眼,说:“人家男方说了,二婚要当初婚办,连全套儿家具都一手打成了;今儿就请我过去相姑爷、看新房去!”

等上了电梯,又进了一个两室一小厅的单元的时候,满屋子的新家具就甭提让大妈多希罕了。正高兴着,一只大白猫溜到了二姑娘脚底下。大妈心里一动。定了定神,问了句:“孩子呢?”;听女儿说,“让他带走买菜去了”。老人“哦”了一声,就又愣住了——五展柜上支着的一个新镜框里……

“你怎么?怎么还摆着跟他这个假正经的……”

“妈,我跟他——复婚了……”

“什么!?你说什么?”

“我们俩,这是假戏真唱呀!”

“啊?你,你们这可是图什么?”

“房子呀!要不介,就凭我们原来那间,能换这么个单元?”二姑娘说着,顺手把大白猫抱在了怀里。“哦,连我们大白子都演了个角儿呢……”

说着,她却两手一松,任那猫溜下地去;一时间,她竟又愣怔怔的,摸着自己的手背,……

一九八四年春,于杭州黄龙洞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韩少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