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少华》

珍珠

作者:韩少华

只在紫禁城的楠木匣子里见过它,还隔着厚厚的玻璃。

只知道它曾装饰过宫妃们的鬓发;或珠光宝气,或玉碎珠沉,一任后人追思凭吊。

只觉得那一个个圆润的颗粒该属于历史。久而久之,甚至让人忘记了它的故乡在大海深处,它的母体本来包容在蚌壳里。

也许并不只大海也这样富有。生活就是大海。每个生命都怀着自己的奇珍。

那些种田的,织布的,开山的,数不尽的普通劳动者,鬓角额头,滚落着热汗。每滴汗都含着体温。一位人类的导师说:“劳动是劳动者生命的支出”——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们已把汗滴叫做“汗珠”。

那些忧而转乐的幸运儿,乐极生悲的不幸者,历尽悲欢的过来人,曾挥洒多少悲泪喜泪辛酸泪。每滴泪都反映着人生。一个无名的哲人说:“眼泪凝结了记忆,洗涤了痛苦。也滋润着希望”——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们已把泪滴叫做“泪珠”。

那些杀身成仁的忠臣,舍生取义的烈士,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古圣今贤,曾为百姓、为故国、为真理而洒尽最后一滴血。每滴血都凝聚着忠贞。一位仗剑高歌、义无反顾的女英雄说:“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竟也有人把血滴叫做“血珠”。

是的,每滴汗,每滴泪,每滴血,都是生命的珍珠。

记得小时候听老人讲过一个故事。说大海里住着个海蚌姑娘,她不愿意空活一辈子,想给大海留下一点美好的东西。海姑娘知道了,就告诉她:“这要看你敢不敢敞开你的壳壳,让沙子磨你的身子,磨你的心!”

海蚌姑娘好像明白了什么,只默默沉到海底,敞开蚌壳,放一粒沙子进来。可那沙子刚一碰她,就疼得她昏了过去。等醒过来,她忍着,耐着,任那沙子磨得她死去活来,可她一直把蚌壳关得紧紧的。不知过了多少年,那粒沙子跟她的心连在一起了,直到临死的时候,她才敞开胸怀,给大海,给人间,献出一颗大珍珠……

哦,我的年轻的朋友,如果你立志决不虚度此生,那么,该怎样生活,才能给人生、给时代、给未来捧献出一颗自己的珍珠?

          一九八六年春,于北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韩少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