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少华》

春的联想

作者:韩少华

——一个少年和一个老人的对话

——不知为什么,老伯伯,我想念春天,总在冬天最冷的时候。

——嗯,古人也说过“腊鼓催春”的话。

——有个叔叔,到一个“四季如春”的地方去了几年。最近来信说,真想念北方,想念北方的四季。觉得他那儿的温差太小了,说“生活也总像一张圆乎乎的娃娃脸”……

——可不么,就连北方人的面部轮廓都棱角分明。冬就是冬,夏就是夏,生活才有节奏感。

——真怪,人为什么喜欢节奏感呢?

——有节奏,才显出生活正运动着,是一个运动着的过程。

——才觉得出生活里有一股劲,是么?

——是的,层次分明的四季,是最能给我们描绘出时间和空间的存在来的。

——四季能显出时间来,这我懂;可空间呢?

——古诗里有“草色遥看近却无”的句子。说在早春野外,你远远看去,觉得好一片小草扑来了;可走近一看,又不见了。空间的开阔也就感觉了出来。尤其是秋天,你看那山峰啊,山谷啊……

——各种树,各种草,有的黄了,有的红了,有的紫了,有的还绿着,就觉得山更深了,比夏天显得层次更丰富,对么?

——不错。秋天能贡献出那么多让你叫不出名字的色彩,能开拓出那么鲜明的空间层次;而鲜明强烈的时空感,最能启发人类的智慧了。

——真的?

——你知道,全世界的所有体育项目里,最能反映人类体育总水平的项目是田径。田赛,就是赛“空间”;径赛,就是赛“时间”。一项跳高世界新纪录,就鼓舞着人类征服新空间的信心;一个……

——一个百米新纪录也能鼓舞人类去不断征服时间!所以全中国都关心朱建华,全世界都为约翰逊自豪!

——所以爱琴海岸的雕塑大师迈隆,才把“掷铁饼者”塑造为英雄。人类的英雄崇拜热,正是对自身的力与美的赞颂。

——噢,原来“阿波罗”登月,跟跳高竞赛有关系;“同温层”航天,也联系着百米冲刺呢!

——创造立体交叉桥,是为了向空间要时间;创造超音速运载体,是为了向时间要空间。而人类自己,也就在时空交点上创造着自己的世界!哦,至于春天么……

——春天是起跑的季节,起跳的季节!

——春天,也是新生命的起点!

——可现在,冬天还没过去呢……

——哦,我在一篇小文章里说过,“冬和春并没有界限。雪地也不是一片空白。谁知道雪底下酝酿着多少色彩和声响……”

——哦,我明白冰岛、札幌和斯摩梭斯克为什么都有“雪节”啦。

——全世界也都把播种和收割当做过节一样。其实,每个普通劳动日都是一个节日。每个忠诚的劳动者都是世界的主人,而人生的每一个瞬间,都可能成为创造的起点。

——可我,我还是最喜欢春天……

——嗯,这也许是因为一年所有的节日都是以春天为起点的;而你呢,你正站在人生的起航线上。世界和未来都属于你。空间和时间都属于你。创造的权利和机遇也都属于你。生命之春,正与你同在!

——谢谢,老伯伯,谢谢您啦。我还有点儿事情要去做……

——要去滑冰么?

——不,要去把我那只风筝做好,一只挺大挺大的风筝,还要给它带上一个小风笛……

        一九八七年九月六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韩少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