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少华》

手和手

作者:韩少华

人的双手,曾得到过多少赞美,谁知道?

就连恩格斯,也曾在庄严的经典里描述过手的奇妙。

从原始人群里最初一柄石刀,直至二十世纪后期的光导纤维系统,无一不是人类双手的产物。手,正是人类智慧的外化。

从卓别林到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都盛赞过梅兰芳的手。一个兰花指,就凝聚了无可言传的情愫,就是一个美的象征。

无数善男信女也都膜拜千手观音。人类一切无能为力的事,似乎都是佛法所能施为的。善萨一弹指,人间似乎就天花乱落,春色无边了。

其实,更令人向往的,倒是华山路上供攀登者扶一扶的铁索。那相连着的一个个铁环似乎含着谁的体温,简直就是先驱者为后来人捍着生命的一只只紧紧相握着的手。

种子要播下去,靠手。旗帜要举起来,靠手。世间最真挚、最细腻、最崇高的情感要传递交流,也靠手。握手取代了叩头、屈膝,也取代了触鼻、贴脸。这或许正意味着全世界人际关系的某种趋向。平等、友谊、理解和文明,既是人类的天职,也是人人应享的天然的权益。

“手挥五弦”也好,“遥指杏花村”也好,哪怕“执手相看泪眼”也好,无不是诚意与真情的写照。而所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愿只是人工控制气象的一种幽默表达;所谓“扼杀在摇篮里”,也但愿只是对古典悲剧情节的无可奈何的复述。

当“握手言欢”不再含着言外之意,而手和手相连结也只产生创造性成果的时候,人类就掌握了自己的和地球的命运。

地球不是任何人手里的玩具。

地球是人类共有的方舟。

地球只有一个,而且无可仿造。

让所有劳动者的手都握起来吧,在全人类体温的交流中,地球将拥有自己的永远的春天!

       一九八九年冬,于病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韩少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