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少华》

后记

作者:韩少华

近来,我常常忆起山间云雾。

峰回路转,忽有雾气袭来,弥天接地,使人茫然,惶然。

九一年的突发中风,让我有似一步坠入弥天雾中,失语和心智的恍惚,竟牵延了数月之久。直到今天,我的脑际仍不免会有云气雾水迷濛。我只有沉住气,握紧了笔,才好像有了点抓挠,有了点凭依。

记忆力无疑受到了损害。头脑中好像有许多暗影云集徘徊。

在这样的时候,这本书的编选和整理工作,于我就有着特殊的意义。

旧作重读,在我好像老友重逢;旧事重提,眼前又仿佛云开月朗,水清沙净。一时间,竟有些感谢当年的自己了。

重读那篇《记忆》,竟好像就是当年的我写给多年后的自己的。一字一句,读来悲喜交集。

除了旧作,我还有意选出了数篇病后所作。从《真也新鲜》、《炉记》,直到《也说风景》和《想到了巴金先生》,读者可以清楚地看出我歪歪扭扭的足迹。虽然歪扭,却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

亦使我欣慰的是,妻子帮我拣拾出了数篇病前所作,却是未及发表的,略作修改之后,一并呈现在这里。尤其是《八脚鼓儿》一篇,又令我念起老舍先生和那位老琴师来。斯人已逝,如今只能从回忆和文字中去找寻踪影了。

写至此处,我不免念及刘兄绍棠。这本书还是绍棠打电话来代为约稿的。我和绍棠曾在北京二中同学,多年后亦曾同病相怜。不料近日忽闻绍棠已去。先前的电话言犹在耳。夜深辗转,不胜唏嘘。

本书的编选和整理誊清工作,如果没有我妻玉英的支持,则会很难完成;在临近尾声的阶段,又蒙冯桂英女士的协助;还有我的女儿晓征,我病后的文章,多由她打印付邮。我谨向她们致以深深的谢意。

          韩少华

     一九九七年三月三十一日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韩少华》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韩少华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韩少华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