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世36计》

第10计 捧场计

作者:和事

——如何处好与领导、上司的关系

一个“捧”字暴露了我们的从属身份和地位。我们是那些下级、“低辈”、“服务员”、求助者等弱光小个的“众星”,所以才会有“捧月”的念头和需要。“捧”好“月亮婆婆”的大驾,想方设法维护其面予和尊严,因为我们势不如人,有求于他,不敢得罪或想主动讨个好。于是我们不可“居功自傲’;不能只顾下棋不分对手;不能不长眼色不会变色;甚至还要说好不说歹,报喜不报忧,或替人背黑锅。一句话,对“太岁岁’要敬畏有加,投其所好,更不能去动他的一点“土”。说白了,“太岁”们便是上司以及类似上司的准上司。我们身为“小星星”,不但要“捧月”,还得去捧“大星星”。看“太岁”们脸上是否有光,便知你是否“捧”到了“场。

1.红花要让上司戴

被别人比下去是很令人恼恨的事情,所以你的上司被你超过,这对你来说不仅是蠢事,甚而至于产生致命后果。

龚遂是汉宣帝时代一名能干的官吏。当时渤海一带灾害连年,百姓不堪忍受饥饿,纷纷聚众造反,当地官员镇压无效,束手无策,宣帝派年已七十余岁的龚遂去任渤海太守。

龚遂单车简从到任,安抚百姓,与民休息,鼓励农民垦田种桑,规定农家每口种一株榆树,一百棵茭白,五十棵葱,一畦韭菜,养两口母猪,五只鸡,对于那些心存戒备,依然带剑的人,他劝喻道:“干吗不把剑卖了去买头牛?”经过几年治理,渤海一带社会安定,百姓安居乐业,温饱有余,龚遂名声大振。

于是,汉宣帝召他还朝,他有一个属吏王先生,请求随他一同去长安,说:“我对你会有好处的!其他属吏却不同意,说:“这个人,一天到晚喝得醉醺醺的,又好说大话,还是别带他去为好!”龚遂说:“他想去就让他去吧!”

到了长安后,这位王先生终日还是沉溺在醉乡之中,也不见龚遂。可有一天,当他听说皇帝要召见龚遂时,便对看门人说:“去将我的主人叫到我的住处来,我有话要对他说!”

一副醉汉狂徒的嘴脸,龚遂也不计较,还真来了。王先生问:“天子如果问大人如何治理渤海,大人当如何回答?”

龚遂说:“我就说任用贤材,使人各尽其能,严格执法,赏罚分明。”

王先生连连摆头道:“不好!不好!这么说岂不是自夸其功吗?请大人这么回答:‘这不是小臣的功劳,而是天子的神灵威武所感化!”’

龚遂接受了他的建议,按他的话回答了汉宣帝,宣帝果然十分高兴,便将龚遂留在身边,任以显要而又轻闲的官职。

作臣下的,最忌讳自表其功,自矜其能,凡是这种人,十有九个要遭到猜忌而没有好下场。当年刘邦曾经问韩信:“你看我能带多少兵?”韩信说:“陛下带兵最多也不能超过十万。”刘邦又问:“那么你呢?”韩信说:“我是多多益善。”这样的回答,刘邦怎么能不耿耿于怀!

喜好虚荣,爱听奉承,这是人类无性的弱点,作为一个万人注目的帝王更是如此。有功归上,正是迎合这一点,因此是讨好君上,固宠求荣屡试不爽的法宝。

自以为有功便忘了上峰,总是讨人嫌的,特别容易招惹上司和君上嫉恨。把自己的功劳自己表白虽说合理,但却不合人情的捧场之需,而且是很危险的事情。

三国末期,西晋名将王浚于公元280年巧用火烧铁索之计,灭掉了东吴。三国分裂的局面至此方告结束,国家又重新归于统一,王浚的历史功勋是不可埋没的。岂料王浚克敌致胜之日。竟是受谗遭诬之时,安东将军王浑以不服从指挥为由,要求将他交司法部门论罪,又诬王浚攻入建康之后,大量抢劫吴宫的珍宝。

这不能不令功勋卓著的王浚感到畏惧。当年,消灭蜀国,收降后主刘禅的大功臣邓艾,就是在获胜之日被谗言构陷而死,他害怕重蹈邓艾的覆辙,便一再上书,陈述战场的实际状况,辩白自己的无辜,晋武帝司马炎倒是没有治他的罪,而且力排众议,对他论功行赏。

可王港每当想到自己立了大功,反而被豪强大臣所压制,一再被弹劾,便愤愤不平,每次晋见皇帝,都一再陈述自己伐吴之战中的种种辛苦以及被人冤枉的悲愤,有时感情激动,也不向皇帝辞别,便愤愤离开朝廷。他的一个亲戚范通对他说:“足下的功劳可谓大了,可惜足下居功自傲,未能做到尽善尽美!

王浚问:“这话什么意思?”

范通说:“当足下凯旋归来之日,应当退居家中,再也不要提伐吴之事,如果有人问起来,你就说:‘是皇上的圣明,诸位将帅的努力,我有什么功劳可夸的!’这样,王浑能不惭愧吗?”

王浚按照他的话去作了,谗言果然不止自息。

立了功,其实是很危险的事情。上司给你安个“居功自傲”的罪名把你灭了,很得正嫉妒你眼红你的同事的心。你不了解这种孤立无援的后果是不能自保的。把功劳让给上司,是明智的捧场,稳妥的自保。还是把红花让给上司为上策。

2.不能显得比上司高明

赵公是某市的市长。两年前的初夏,赵公去省里参加科技方面的一个会议,他决定要带个懂科学的技术人员一同前往。于是学土木工程的大学毕业生,当时在科委当干事的钱是愚便轮到了这个美差。

开会期间,白天的宴席上,谁不掉的酒有人代喝了;会议中的科技名词,有同音译传到耳中。晚上看文件,觉得口渴,一杯热茶已放在手边;身上觉得热时,定了向的摇头电扇及时地送来徐徐的凉风。他扭头一看,对自己体贴入微的小钱正在看书,头上、脸上满是细汗珠子。

开会回来之后不久,钱是愚便成了赵公的秘书。

小钱当了秘书后,发现赵公爱下象棋。于是他参加了市象棋大赛,并赢得了冠军,却谦虚地说只是随便下下。

a市棋坛不乏高手,冠军岂是随便下下就可以弄来的?从那以后,闲暇无事,赵公便叫小钱陪他下几盘棋。

其实,小钱是位家学渊源的棋手。他还没上学就跟颇有造诣的爷爷学棋。爷爷不仅向他传授棋艺,而且教诲棋德,告诫他不可恃强凌弱,如碰到棋艺不高,又以权势压人的人不可故意失棋,否则失棋即是失德。小钱原来一直都遵从爷爷的教诲,但在大学里为此得罪了系主任,毕业时便被分到了科委当个小干事,实际上等于是个高级勤杂工。

根据赵公的脾气,既不能胜他,以免背上骄傲自满的罪名,也不能轻易让他取胜,让他认为自己没有本事。于是,赵公和小钱下棋,竟成了一种乐趣。每次和人说起他的秘书,老赵总说:“人聪明,但不骄傲,难得。”钱是愚被提升为市委办公室主任。

第二年春天。小钱正要报名参加a市象棋大赛。赵公叫他也给自己捎带报个名。赵公虽爱下棋,却从未参加过本市大赛,他怕输了,脸上不光彩,但经过与小钱这个上届冠军经常对抗,颇增了几分自信,他觉得应向全市人民显示一下自己的棋艺和智慧。他要小钱去要求自己只参加决赛。

文化宫孙主任深知赵公的棋风。当年他在文化局当干事,就是因为和老赵下棋发生了争执,从此长期得不到提拔。小钱以孙主任过去的遭遇为鉴,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终说服了孙主任。

决赛开始了,这对钱是愚才知道是自己讨了苦吃。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拼搏,终于赵公获胜了。周围一片溢美之辞。赵公也不禁挂出了一副“一览众山小”的神情。

钱是愚的良苦用心,蒙住了a市棋迷们,却没有瞒过孙主任的眼睛。小钱替他出了个主意:借此机会请求成立象棋协会,拉赵公做了名誉主席,也好解决文化宫的经费问题。

“如果今天我胜了,这好事恐怕也就办不成了。”小钱一语道破天机,而且说得诙谐得体。

a市象棋协会就这样成立了。赵公担任了名誉主席。

不久,赵公退居二线时,极力推荐小钱接替他的工作,他在给省委的报告中强调,钱是愚不仅符合提拔干部的标准,而且具有谦虚、谨慎、好学的品质。

今年a市的象棋大赛又开始了。最后,争夺冠军的决赛在老赵和新任市长钱是愚之间进行。这次钱市长开局后,便步步紧逼,中局后不久,赵公便看清自己政局已定,哈哈笑着说:“到底是年轻人,脑子好,小钱这棋,进步好快呀!”脸部红了。

不久,棋协主席易人。再不久,钱是愚调任市委纪委,新任市长是赵老同乡的女婿。从此,棋协末再开展活动。

一般说来,大多数的人对于在运气、性格和气质方面被超过并不太介意,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尤其是领导)喜欢在智力上被人超过。因为智力是人格特征之王,冒犯了它无异于犯下弥天大罪。当领导的总是要显示出比其他人高明,处处为上。下盘棋有胜有负,你认为是小事,无关大局,其实是大错特错,因为你在智力上让他丢了面子,这比其他方面更为严重。

3.察颜才能观色

商鞅在政治上投秦王所好,所以很快便飞黄腾达。这种人在春秋战国时特别多,后代也没有绝迹。在官场上有这么一种人,能适应各种差异甚大的主子、上司和完全不同的政治环境和气候,他们如同变色龙一样,根据上司的口味不断改变着自己的政治主张、倾向,因而总能春风得意,人们称这种人为“代代红”。“代代香”。他们便颇有点商鞅的流风余韵,但像商鞅那样成就了一番大事业的并不多,绝大多数只是一些小角色。

汉元帝刘爽上台后,将著名的学者贡禹请到朝廷,征求他对国家大事的意见,这时朝廷最大的问题是外戚与宦官专权,正直的大臣难以在朝廷立足,对此,贡禹不置一词,他可不愿得罪那些权势人物,只给皇帝提了一条,即请皇帝注意节俭,将官中众多宫女放掉一批,再少养一点马。其实,汉元帝这个人本来就很节俭,早在贡禹提意见之前已经将许多节俭的措施付诸实施了,其中就包括裁减宫中多余人员及减少御马,贡禹只不过将皇帝已经做过的事情再重复一遍,汉元帝自然乐于接受,于是,汉元帝便博得了纳谏的美名,而贡禹也达到了迎合皇帝的目的。

(资治通鉴)的作者司马光对贡禹的这种作法很不以为然,他批评说:“忠臣服事君上,应该要求他去解决国家所面临的最困难的问题,其他较容易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应该补救他的缺点,他的优点不用说也会得到发挥。当汉元帝即位之初,向贡禹征求意见时,他应当先国家之所急,其他问题可以先放一放。就当时的形势而有,皇帝优柔寡断,谗佞之徒专权,是国家急待解决的大问题,对此贡禹一字不提。恭谨节俭,是汉元帝的一贯心愿,贡禹都说个没完没了,这算什么?如果贡禹不了解国家的问题,他算不上什么贤者,如果知而不言,罪过就更大了。”

司马光不明白,古代的帝王在即位之初或某些较为严重的政治关头,时常要下诏求谏,让臣下对朝政或他本人提意见,表现出一副弃旧图新、虚心纳谏的样子,其实这大多是一些故作姿态的表面文章。有一些实心眼的大臣却十分认真,不知轻重地提了一大堆意见,这时常招来忌恨,埋下祸根,早晚会招来帝王的打击报复。但贡高却十分精明,专拣君上能够解决、愿意解决、甚至正在着手解决的问题去提,而回避重大的、急需的、棘手的问题,这样避重就轻,避难从易,避大取小,既迎合了上意,又不得罪人,表明他做官的技巧已经十分圆熟老道了。

会长眼色,察言观色是捧场至关重要的基本功。要投其所好,及时变色,不知道上头的心理和意图,说不定会拍错了马尼,“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我国旧社会官场之上,都是一个比一个长眼色,善变色。

唐高宗李治将要立武则天为皇后,遭到了长孙无忌、诸遂良等一大批元老重臣的反对。一天,李治又要召见他们商量此事,诸遂良说:“今日召见我们,必定是为皇后废立之事,皇帝决心既然已经定下,要是反对,必有死罪,我既然受先帝的顾托,辅佐陛下,不拼死一争,还有什么面目见先帝于地下!”

李勤同长孙无忌、诸遂良一样,也是顾命大臣,但他看出,此次入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计 捧场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处世36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