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世36计》

第24计 反悔计

作者:和事

——如何避免陷入他人的圈套

重信守诺是为人永久称颂的处世信条,反悔行为素为君子不齿。然而凡事过犹不及,我们的文化长久以来将我们教育成一个绝对与人为善的好人,使得在许多应该维护自己利益的时候我们都不去据理力争。因此,懂得反悔之道,是一个人通权达变,实现自我价值的必要开端。如果反悔对人对己都没什么坏处,而对于成功合作,玉成好事有促进之益,为何要执迷于愚忠之谬呢?具体的人际交往中,反悔术讲求“毁诺”要有礼有节。“我保证”是语言中最危险的句子之一,所以在许诺时就应该八成把握只说五成,而不应把话说绝说满,免得忽生变故时没有回旋余地。至于不能兑现的请求有时也可答应下来,但也应许诺巧妙,缓兵有术,更不应经常以拖延去反悔。

1.死守诺言乃愚忠

在两条道路的交叉路口有一棵树,一位圣人在树下苦思冥想,他的思绪被一位朝他飞奔而来的小伙子打断。

“救救我,”那位小伙子哀求道,“有个人误称我行窃,他正带领一大帮人追捕我。他们要是抓住我,就会剁掉我的双手。”他爬上那棵树,藏在枝叶中。“请你别告诉他们我躲藏在哪里,”他乞求道。

圣人犀利的目光洞悉那位年轻人对他讲的是实话。稍过片刻,那群村民赶到了,为首者问:“你看没看见有一个年轻人从这里跑过去?”

许多年以前,这位圣人曾发誓永远讲真话。所以,他说他看见过。

“他往哪儿跑啦?”为首者问道。

圣人并不想背叛那位清白无辜的年轻人,可是,他的誓言对他是神圣不可违犯的。他朝树上指了指。村民们把小伙子从树上拖下来,剁掉了他的双手。

圣人临死的时候面对老天的最后审判,他由于对那位不幸的年轻人的行为而遭到了谴责。“可是,”他抗议道,“我已经发过神圣的誓言,只讲真话,我有义务恪守誓言。”

“就在那一天,”老天回答道,“你热爱虚荣胜过热爱美德。”

重信守诺是一个人起码的立足品质,然而不懂变通,把它抬高到一个绝对不可越过半步的“雷池”,则是僵死呆板的表现。许多人执迷不悟,不懂反悔之道,因一时的轻率许诺和错误决定而处处受限制,这是一种愚忠,一种短见,一种只有傻瓜才会做的事情。

对中国人来讲,限制我们主动实现自我价值的最大不利承诺便是与人为善,做个好人。

从儿提时代开始,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所受的教育都是,世界上最高的奖赏莫过于得到他人的赞同。兴许这么多话语表达不出其中的真谛,可是我们接受的一切正确的美好的教育中皆含有这种意思。为了讨得父母亲的欢心,我们俯首贴耳,言听计从。为了赢得老师的欢心,我们勤奋好学,规规矩矩。我们跟小伙伴一块儿玩自己的玩具,这样他们就喜欢我们。当我们试图依照自己的意愿行事时,我们就会被指责为自私。为了获得别人的赞许,在我们幼小的心灵中分不清什么是好的思想,什么是坏的思想。其实,那些教导我们辨别好坏的人们自己正是这种是非观念模糊的受害者。

随着我们渐渐长大,情况变得很明了,老是听从别人,寻求他人的赞同,并不是能够出人头地的最有效的途径。尽管如此,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依然继续这种无效的行为。有时候,我们尝试著作一些自私的举动,可是由于受到早期环境的熏陶,我们往往发现它给我们带来苦恼。好人不应该常常表现得自私自利。尽管我们知道自己努力争取获得成功,需要采取某种以我为中心的措施,但是我们仍然继续要做好人。这样做的推一报偿就是我们自认为自己高尚的美德是对的。

假如你不理直气壮地坚持要求得到直正属于自己的东西,别人不会帮助你。即使你果真维持自己的权利,很多人也会企图恫吓你。他们希望压得你低人一等,使你灰心丧气,这样你就不会阻碍他们前进的路途。

芭芭拉是一家电视台的新闻主播。她在这家电视台干了五年多,她的新闻节目最近被评为当地第一流节目,可是这五年来她向事业的顶峰攀登并不总是一帆风顺、轻而易举的。

三年以前,当她不得不与电视台谈判签订合同时,她遇到了一些严重的阻力。电视台经理向她暗示,他与她续签合同,她应该感到幸运。她很清楚地听出了言下之意:“你是个姑娘,姑娘们不应该咄咄逼人。”

当她要求修改合同时,电视台经理大发雷霆,她强烈地相信本身的自我价值,拒不让步。每天新闻部主任都把她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对她的工作横加指责,每回训斥结束时总是说:“签这个合同吧。”四个月过去了,她仍然毫不动摇。最后,电视台经理答应了芭芭拉提出来的每一项修改的要求。

然而,在签订合同之前,地征求一位律师的意见。这位律师建议在措辞上作几处小小的改动。她回到电视台告诉他们此事时,他们大吃一惊,又一次暴跳如雷。她的上司们直言不讳地说,他们认为她的行为太自私,不道德。即使这时,艺芭拉也不让步。最终,根据双方都能接受的意见,对合同的措辞进行了修改。

最近,芭芭拉与同一家电视台又签订了一项为期三年的合同,这一回容易多了。正如她说的那样:“如今,他们知道我是什么样一个人,我说到做到。跟我在一块儿工作的很多人对我说,我应该要求比我真正想要的更多,然后再让步,这样能使主管们有胜利籁。可是,我不以为然。我要求他们给我提供必要的条件,而其他锦上添花的条件我不会奢求。”

这个故事的意义不在于芭芭拉的谈判手法。应该注意和分析使芭芭拉如此坚强的精神。她被迫每日顶住电视台领导以威胁、婬威和侮辱的形式进行的恫吓。与此同时,她又不得不以一个妙趣横生的记者的职业风度,兴致勃勃地面对摄影机镜头每夜播送新闻。她从不让谈判中滋生的那种情绪影响自己的工作。芭芭拉具有一种强烈的自我价值观。地保护自己克受婬威的伤害,让自己为了获得应该获得的东西而战。使自己意志坚强,坚持信念。

整个文化用教育强迫我们将它对我们的期望,误以为是我们必须遵守的、出于自愿而许下的诺言。别人告诉我们(用他们的评价)作为好人或者女人,就应该如何如何去为人处世。然而我们一旦不事反悔,唯唯诺诺,便变成了一个无法自保的受害者,一个人善被人欺的佐证,一个欺骗性诺言下的牺牲品。

2.先答应,后反悔

(福尔摩斯探案集)作者柯南道尔,在第一次他的著作改编权卖给欧洲“戏剧界的拿破仑”弗罗曼时,曾对弗罗曼有一点小限制,戏里的福尔摩斯不许有恋爱事情。当时弗罗曼并不争执,满口答应了这个条件,但是,后来演出的剧目里,为了迎合一些观众的心理,弗罗曼还是加了些可以算恋爱也可以不算恋爱的浪漫故事过去。由于演出效果不错,一年之后,弗罗曼在英国会见柯南道尔时,柯南道尔非但没有责怪弗罗曼,相反还表示不反对戏里的福尔摩基可以浪漫点。弗罗曼以后谈到此事,当初他对柯南道尔让了一步才取得今日的演出成功。要是他当时固执己见,事情可能弄僵了。

某对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同样是撒谎与反悔结下好果子的例证。这位女士回忆了她与男友的经历:

从小到大,我的玩具就是那些各式各样的可爱的小娃娃,而我最喜欢装扮成娃娃们的小妈妈了。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做妈妈,有自己的亲娃娃。医生说我,不能生育。

大学毕业后,我留在了这个原本陌生的城市。在家乡的小镇里,虽然有家人的疼爱,邻里的照顾,但我不幸福。因为他们的爱护和同情,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我,我是一个不健全的女孩子。在这个大城市里,没有人知道我的秘密。我似乎从来没有这样的轻松过。只是,只是我会本能地抗拒着身边每一位有意的男孩子。直到遇到了子健。我们相爱了。子健是家中的独子。我不该对不起他。

我知道自己是鼓了多大的勇气才把事实告诉了他。之后的事,我好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是依稀记得他那张苍白的脸。之后,我一个星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我不怪他,相反,连我自己都觉得那是一种解脱。

那天,我意外地接到了他母亲的电话。她是个慈祥的人,待我很好,这使孤单的我在这个城市里多多少少有了个安慰。“小颜呀,晚上来家里吃饭吧,伯母给你炖的排骨,你得多增加点营养。你不用瞒着我了,子健部跟我说了,都是他不对,你可别怪他,反正我们都没什么意见……”

我恍恍惚惚地挂上了电话。我不敢多说,因为我不知道子健从中说了些什么。

走出大厦时,我看见了子健。他当时说的话,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昨天,我对我妈说,因为我的一时冲动,让你怀了孕,刚刚做完流产。我妈说让咱们尽快结婚。结婚后若真没有孩子,就说是这次流产造成的后果,我妈也就不能再说什么了。我仔仔细细地想了整整一个星期,也就只有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了。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实在不行,我们是可以领养一个小娃娃的

我很自私,因为我竟然认同了这个流言,抑或是因为我不能没有子健。

在我们结婚第二年里,我怀了孕。我震惊得几乎昏死过去。按子健的话说,这是上天的谎言,只是为了考验我们的爱情。

说实话,我爱这谎言!

3.许诺中的反悔伏笔

反悔时需要借口,而在许诺时就有意留下反悔时可以使用的伏笔则会使借口更为圆满。不妨作出一些大胆的许诺。只是你在作出许诺的同时,必须告诉对方可能出现的各种麻烦和不能实现的可能性,亦即不要把话说得太绝对,以让人家事先有思想准备,一旦未能实现不至于过份地对你失去信任。

俗话说,“逢人只说三分活”,还有七分活,不必对人说出,你也许以为大丈夫光明磊落,坦诚相见,事无不可对人言,何必只说三分话呢?其实不然,我们提倡在人际交往中以诚相见,但是,人与人之间要达到以诚相见的境界势必要有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的每个阶段,需要运用各种信如其分的交际方法,方能保证这个过程的顺利完成。

①向你介绍一种“模糊表态”的方法去应付一些复杂的请求。

所谓“模糊表态”即是采取恰当的方式,巧妙的语言对别人的请求作出间接的、含蓄的、灵活的表态。其特点就是不直截了当地表示态度,避免与对方短兵相接的交锋。它是一种常用的社交方式。“模糊表态”的功效有二:

一是给自己留有回旋的余地。

有些问题一时尚不明朗,需进一步了解事实真相,或看看事态的发展及周围形势的变化,方可拿主张。“模糊表态”就能给自己留下一个仔细考虑、慎重决策的余地。否则,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不仅影响自己的威信和声誉,也对事业对人际关系造成不应有的损失。

二是给对方一点希望之光,有利于稳定对方的情绪。

要求你解决或答复问题的人,内心总是寄予厚望,希望事情能如愿以偿,圆满解决。如果突然遭到生硬的拒绝,由于缺乏必要的心理准备,很可能因过分失望或悲伤,心理上难以平衡,情绪难以稳定,产生偏激言行,有碍于人际交往。

相反,倘若话尚未完全说死,则使他感到事情并非毫无希望,也许经过更多的努力或者过一段时间机会降临,事情会向好的方向转化,因而情绪趋于稳定。

然而,我们并不是说凡事都得“模糊表态”。该明确表态也含糊其辞,那是十分错误的。那么,遇到什么的问题、在什么的情况下,宜用“模糊表态”方式?又如何掌握“模糊”的分寸呢?

当事态不明朗时,宜用“模糊表态”。任何事情的发展变化都有个过程,有的还得有一个相当长的演变过程。当事情处于发展变化初期,实质性的问题尚未表露出来,这就难于断定其好坏、美丑、利弊、胜负。这时,就需要等待。观察、了解、研究,切不可贸然行事,信口开河。倘若迫于情势,你不能不有所表态的话,最好还是向他“模糊表态”。例如,你可以说:“这件事比较棘手,让我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计 反悔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处世36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